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44小岛,没有那么多为什么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香港六开奖记录2017145期开啥特马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腥湿的海风迎面吹来,凤轻尘站在船头,闭上双眼,张开双臂,深深地吸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终于从冰天雪地的北陵出来了!终于从一堆繁杂的事务中抽身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!

    “小心着凉。”九皇叔走了过来,手上拿了一件薄薄的披风,顺手抖开,披在凤轻尘的身上,顺势将凤轻尘整个人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相依,看着太阳从海面升起。

    清晨的海风确实有些凉,再加上船头没有别人,凤轻尘不担心被人笑话,大大方方地靠在九皇叔的身上,带着一丝鼻音,说道:“这又不是北陵,这么热的天我还能着凉。”

    话里虽是抱怨,可心里却是甜的。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她不要九皇叔拱手江山,她只需要一句关怀,而一个拥抱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海上,风大。”九皇叔摸了摸凤轻尘的手,确实凤轻尘的双手没有冰冷才松开。

    在北陵的那段日子,凤轻尘的双手从来没有暖和过,一直都是冷冰冰的,不管他怎么捂都没有。

    北陵那地方果然不适合轻尘居住。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,把自己裹得像雪狼,然后热得直喘粗气。”说到雪狼,凤轻尘深深地同情它了。

    雪狼在北陵呆习惯了,身上的毛又密又厚,一出北陵就热得直喘气,像狗似的,走一步喘三喘,为了让雪狼舒服一点,凤轻尘特意替它修剪了一下狼毛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一剪,雪狼悲剧了!

    凤轻尘从来没有养过宠物,就算她的双手再灵巧,也改变不她生疏的技巧,于是雪狼遭了殃。

    一身狼毛被凤轻尘修剪的坑坑洼洼,有几处都直接能看到肉了,比癞皮狗还丑。雪狼对着水面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形象,立马捂脸躲在房里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它丢尽了狼王的脸!

    雪狼的毛长得慢,好几天过去了,依旧丑得不能见人,自打上船后,雪狼就不曾大白天出现过,只有晚上的时候,它才会出来活动活动,对此凤轻尘表示很满意。

    太好了,晚上有雪狼巡夜,他们再也不用安排人晚上值夜,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!

    雪狼再次泪奔,要不是它不会说话,它一定会指责凤轻尘,是故意把它剪成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雪狼对陌生的气息非常敏感,有雪狼在,十八骑的工作量减少了很多,不仅晚上可以睡个好觉,白天还能凑在一起聊天打屁。

    十八骑私下曾不止一次夸他们家主子英明,威武。人家小姑娘奍宠物,顶多就是猫呀狗呀,他们家主子的宠物直接就是狼,还是狼王。至于猫狗那种和雪狼一比,就弱暴了的宠物,根本不敢近他们家主子的身。

    不仅猫狗不敢近身,就是苍蝇蚊子也离凤轻尘远远地。不知真相的十八骑瞬间就崇拜起凤轻尘,主子威武!

    此时正是出海的好时节,海上风平浪静,大部分人都被陆家财富吸引走了,凤轻尘和九皇叔一群人在海上行了半个月,都没有遇到一艘船,更别提海盗什么的。

    一路顺风顺水,四国九城的士兵,花了两三个月才达到陆家小岛,他们一个多月就到了,而且一路上零损失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岛,和一排排战船。战般上不知有没有人,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,看久了头发都发麻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并没有急着登岛,而是在一座孤岛停,远离战船的视线范围,然后再让人放一条小船下去,打算先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先去看看。”十八骑看凤轻尘和九皇叔打算亲自前去,连忙上前请命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种冲锋陷阵的事,怎么能让主子做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回答,而是看着远处的海面,眉头微蹙:“小岛附近的海水很不寻常,我想亲自去看看。”她是大夫,发现不对劲她能第一时间应对,可十八骑不一定懂。

    “腥臭味极浓,死了很多人。”九皇叔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厌恶。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陆家财富出世,真不知是好是坏。”凤轻尘摇头叹息,这还没有看到陆家财富,这群人就自己打了起来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财富没有好坏,在于用它的人。你给十八骑准备一些药物,让他们先去看看。”九皇叔直接下令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前面危险,就没有必要让凤轻尘冒险。

    什么事都是主子冲在前头,那要下人何用?

    “大小姐放心,我们一定会小心。”十八骑也连忙劝说。凤轻尘是他们的主子,凤轻尘要是出了事,他们下半生会很惨。

    护主不利,他们根本不够格做人家属下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勉强,回到船舱,打开智能医疗包,从里面取出四套防护衣。

    防护衣也是要用医德兑换的,多换一套就多损失一份医德,凤轻尘舍不得多换。

    自从冬季过后,她的医德就没有怎么长,在她兑换出沙漠之鹰后,医德近乎空掉了,再这么下去,她早晚有一天会坐山吃空。

    医德这种东西,她永远都缺一点!

    “只能四个人过去,半个时辰内必须回来,超过半个时辰,把衣服脱了。”防护衣里的氧气只够他们用一个小时,凤轻尘没有解释太多,只让他们按命令办事。

    军人最可爱的地方,就是他们只会听令,从不会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照办就成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十八骑站出四个武功最好的,换上在他们眼中,极度奇怪的衣服,然后登上小船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船头目送十八骑离去,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。任何人都可能死在那座小岛上,但你一定不会。”凤轻尘可以说是陆家仅剩的血脉,陆家人纵横海域多年,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的血脉留后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是陆家人嘛。”凤轻尘笑了一声,突然想到一件事,凤轻尘很认真地问道:“你说,四国九城的人,在陆家小岛损失惨重,结果什么也没有得到,会不会迁怒我这个陆家后人?”

    也只有要找人出气的时候,那群人才会记得她是陆家后人。

    “不必管他们,有本王在。”九皇叔毫不迟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四国九城的人敢找凤轻尘麻烦,他就敢一个个打过去。凭他现在的武力,同时对上四国九城没有胜算,但对方要一个个挑衅,他就敢趁机一个个吃掉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