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45惊恐,这个男人天下无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excel怎么制作曲线图八号彩票官网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可不是前两年,那个傻傻地被九皇叔利用了,还为九皇叔数钱的呆丫头。凤轻尘转念一想,就明白九皇叔的盘算。

    这个坏人!

    尼玛,真是太阴险了,差点就被他高尚、伟大的假象给骗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转过身,咬牙切齿地看着九皇叔,气鼓鼓的的道:“你是不是又打算,拿我当借口,好让四国九城送上门?”

    这次争夺陆家财富,出人出力的都是九皇叔。她还奇怪,九皇叔怎么会那么爽快的,就把陆家财富全部让给她,原来不是九皇叔太大方,而是有更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比苏文清那个奸商还要奸诈,完全不做亏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这次真没有。”九皇叔尴尬的咳了一声:“不过,他们要自寻死路,也怨不得本王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顺便,真心的顺便。费了大半天的功夫,总要弄一点好处,不然他就太亏了,而且这么好的机会,错过了要找就难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身份摆在那里,即使他不用,别人也会用。与其让敌人打他一个措手不及,不如他主动引众人出手,如此一来他也有理由打回去了。

    保护自己的女人,谁敢说他的不是,谁敢说他有错!

    “阴险。”凤轻尘气得直磨牙,可也知九皇叔没有说错,他确实是顺势而为,并没有故意设计她,要怪就怪她的身份,太容易被狗惦记了。

    “阴险”在九皇叔眼中绝对是夸奖,但他此时绝不接受这个评价。九皇叔一本正经的解释:“本王光明磊落,怎么能是阴险。本王这次是为了给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理了。”这的确是原因之一,凤轻尘也无法反驳,可看九皇叔那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,凤轻尘就很不爽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人太会算计了,不管什么事,到他手上,都能变成对他有利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也找不到一句可以反驳的话,气得凤轻尘抓起九皇叔的胳膊肘,张嘴就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说不过,我用咬得行不,反正都是动嘴。

    留了一个短时间内不会消退的牙印,凤轻尘满意地松开,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一脸得意的威胁道:“再有下次,我就咬在你脸上,让你三天三夜都没法见人,看你还怎么拿我身世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咬吧,本王不怕。”丢人得指不定是谁呢,反正不是会是他。

    九皇叔眉眼弯弯,站在船头笑得一脸欢快。

    正好,这个时候太阳已从海面升起,金黄的阳光迎面洒在九皇叔的脸上,好似蒙上一层金雾,朦胧而梦幻,身上也有一层层淡淡的金光笼罩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下就看痴了,脑子瞬间停止思考,整个人就好像在梦中一样家飘了起来,看什么都觉得不真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美貌,天下无双!

    而凤轻尘不知,在她看痴时,九皇叔也看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背对着太阳而站,金黄的太阳明明挂在海的另一头,可九皇叔却看到凤轻尘站在太阳的中间……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九皇叔以为凤轻尘是从太阳中走出来的女神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船头,久久无法回神,之前谈了什么通通都记不起来了,这一刻他们的眼里、脑海里,只有彼此!

    凤离幽歌出来时,就看到这么一幕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很不客气地出声打断,凤轻尘和九皇叔之间暗涌的情愫: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和凤轻尘相处久了,凤离幽歌也知道,他这个年纪很小的姑姑,其实是一个很心软的人,只要他无二心,他这个姑姑就不会苛待他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瞬间惊醒,两人同时回头,看到站在船板上的凤离幽歌,凤轻尘有几分不好意思,脸颊微微泛红,九皇叔脸上的表情收放自如,完全没有好事被人打断的恼怒与不满,只是看凤离幽歌的眼神了,多了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凤离幽歌脚步一顿,忍不住摸了摸手臂:太阳都出来了,这船上怎么还么冷?

    “幽歌,有事吗?”凤轻尘见凤离幽歌站在半路上发呆,只好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有,有的。轻尘姑姑,该用早膳了。”凤离幽歌想了半天,才想起他被十八骑推出来,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有什么主子,就有什么下人,十八骑真阴险,明明知道只有九皇叔和姑姑两人在船头,还把他推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让他送死嘛!

    顶着九皇叔的冷眼,凤离幽歌战战兢兢地把早膳用完了,正想溜的时候却被凤轻尘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幽歌,陆家财富的事,我和九皇叔不好出面,这件事必要你出头。”这是凤轻尘和九皇叔之前就想好的应对策略。

    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要是让人知道陆家的金山银山,落到她或者九皇叔手里,他们两个下半辈子就别想安宁。

    谈起正事,凤离幽歌连忙坐正,用力点头:“我知道了,我一定不会让姑姑你失望。”如果把他推出来,可以赎父亲和爷爷犯的错,那么他愿意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紧张,我不会把你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,也不会让人知道陆家的财富落到了凤离族,更不会把你推出去当替死鬼,你只是替我出面罢了。”于情于理,她都不会要凤离幽歌的命。

    没了凤离幽歌,她拿什么要挟凤离挚,凭凤离清歌?算了吧……

    等凤离挚知道他那个女儿做了什么,恐怕会放任她在蓝景阳手上,任她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是的……凤轻尘查出蓝景阳受伤的真相,也知道蓝景阳现在把凤离清歌当床奴的事,可这又与她何干。

    那两个老怪物给过凤离清歌机会,是凤离清歌自己没有把握住。

    凤离清歌应该很清楚,如果是两个老怪物出手,蓝景阳必须死无疑,而要是她自己出手,蓝景阳有七成的可能不会死。

    凤离清歌根本不想蓝景阳死,可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,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便可以心安理得的活下来,心安理得的爱蓝景阳。因为……她为凤离族付出过,虽然没有人稀罕她的付出。

    凤轻尘瞧不起凤离清歌这种自虐又自私的女人,所以她明知凤离清歌的处境堪忧,也没有出手救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凤离清歌明知自己要不了蓝景阳的命,就算侥幸杀了蓝景阳,她也逃不出寒月山庄,还是一意孤行,既然如此,她就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!

    凤轻尘把细节和凤离幽歌说了一遍,九皇叔只在一旁听着,并不插话,待到凤轻尘和凤离幽歌说完,前往小岛探查的十八骑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半个时辰,所以他们身上的“怪服”还在,凤轻尘让他们登船前,先把衣服脱了。

    没有防护服挡着,众人清楚地看到四人惨白惊恐的面容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