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66海盗,大家都悲剧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一分快三是全国开奖吗105彩票苹果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要说南陵锦凡也真是命大,从九皇叔手中逃脱后,他慌不择路撞上一块石头,整个人直接摔到水里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快要被淹死时,一个浪头打过来,直接把他拍上岸,让邰城的人给救了。

    邰城因为九皇叔,打了败战不说,还差点把邰城赔空了,邰城和九皇叔的恩怨,整个九州大陆的人都知晓。

    邰城在九皇叔的打压下,都成了九州大陆的笑话,邰城要不恨九皇叔,那可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醒来时,发出自己在邰城的队伍中,心中狂喜面上却努力压抑。当邰城人问他身边的护卫哪里去了?为何会落水时,南陵锦凡只是抿着唇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邰城人一再追问,南陵锦凡也只是苦笑摇头,让他别问了,以免惹火上身。

    “锦凡公子这是看不起我们嘛,我们邰城人岂是贪生怕死之辈。”邰城的人迫切要证明,他们并没有被九皇叔和南陵锦行打怕,所以他们更加爱表现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一脸为难,最后在邰城人强求下,语焉不详的道:“我身体不适,无法在海上久呆,便和众人说先一步离开。却不想在出岛时,遇上了刚刚上岛的九……呃,东陵九皇叔和凤轻尘。他,他们把大家的战船给砸了,我命属下阻止,结果……引来他们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说的绝对是实话,只不过是加工后的实话,中间有一些事情,直接被他抹除了。

    邰城人一听事情和九皇叔有关,先是明显不安,随即狂喜了起来,大声叫了起来:“什么?东陵九来小岛了?他这个时候来小岛是什么意思?抢我们的功劳?不对……还砸了我们的船,这让我们怎么回去。”

    东陵九皇叔这是犯了众怒,他惨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故作沉重地叹了口气:“东陵九皇叔和凤轻尘这一次做得实在太过分了,他们这吃相真不是一般的难看。要不是我命大逃过,恐怕要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“阴谋?”邰城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等到他明白南陵锦凡往九皇叔头上扣帽子,一拍大腿:“对,这就是九皇叔的阴谋,我绝不能让九皇叔的阴谋得逞。不行,这事我得告诉其他人,绝不能让东陵九的阴谋得逞。”

    话落,邰城的人丢下南陵锦凡,就急忙往外走,南陵锦凡在背后阴冷一笑:就算他现在是废人一个,照样能找九皇叔麻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岛上磨合了数个月,大家都有默契的选择暂时合作,彼此之间也留下一个联系的方式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现在的敌人不是对方,而是这岛上那些丑陋却武力高强的怪物。

    因此,邰城要找其他人并不难。不过一个时辰,四国九城就知道九皇叔和凤轻尘登岛,并把战船砸毁的事。

    这事可不是一般的严重,四国九城不可能光听邰城片面之词,就信他们。九皇叔和凤轻尘在四国九城的名声还算不错,至少连城、云城、玉城的人,就直言不相信。

    可当探子来报,他们停在岸边的战船全部不见时,众人才不得不相信,一股名为不安的情绪,在众将领之间蔓延。

    没了战船,他们怎么出去?难不成在这岛上当野人?

    这是他们绝不能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也有人骂九皇叔和凤轻尘不是人,之前支持九皇叔的人,此时根本插不上话,他们一开口就被其他人的声音压下。

    一群人吵吵闹闹,半天也没有商最出一个子寅卯丑。而就在此时,探子又来报,有十几艘大船驶向小岛,看船上的旗帜,似乎是海盗。

    “海盗?”这话一出,众人立即呆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九皇叔是海盗。锦凡公子这眼神着实让人担心。”玉城是王家分支,他们不像其他八城那般忌惮四国,说话也就更随意一些。

    连城的人不好多说,倒是云城的人跟着附和:“十几艘船,这样的手笔可不是一个王爷能拿出来的。锦凡公子之前一直是南陵唯一的皇子,可也拿不出这么多人吧。”

    云城虽然没有直白说不相信南陵锦凡,可话中的意思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海盗,我看就是骗人的,一定是东陵九。”邰城的人死咬着九皇叔不放。

    “除了东陵九,我想不到四国九城,还有谁那么大手笔。”夜城的人连忙附和,东陵和北陵始终保持沉默,他们都和九皇叔有关系。

    玉城的冷笑,再次直言道:“哼……别什么事都往九皇叔身上栽,真当我们不知道锦凡公子和九皇叔、凤轻尘之间的恩怨。别把我们当傻子,想利用我们为他报仇,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个个都糊涂了。连之前咬着九皇叔不放的几个人,也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是傻子,一个亲王,一个被皇上盯着的亲王,去哪弄这么多船和人。

    水军可不比步兵,训练几个月就能上战场。水军要熟悉水性,要有应对海风的经验,这一训练下来,少说得花三五年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许真是海盗,就算不是海盗,也不一定就和九皇叔有关。

    众人想到南陵锦凡和九皇叔的恩怨,自发脑补南陵锦凡栽赃陷害九皇叔了一事。

    东陵的将领见大家安静下来,也没有把罪名死扣在九皇叔头上,连忙站出来,说道:“大家都别吵了。那些海盗到底是谁的人现在并不重要。现在最重要的是,我们要怎么办?对方十几艘大船,至少有四五万人,我们现在加起来也就只有四五万人,真要和他们对上,我们讨不到好。”

    东陵国力最强,此次来的人数也最多。众人隐隐以东陵为尊。之前东陵人不冒来,不过是此事牵扯上九皇叔,他们没有立场。

    “没错,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对策,先渡过这一关再说。”西陵、南陵和北陵也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要搁两个月前,四、五万海盗,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还别说,他们真没有把握打赢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想的,打呗。人家可是海盗,还会跟我们讲情义不成。”安城、楚城的人,终于找到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打是必须要打的,只是要看怎么打?对方人数不比我们少,我们要赢人家,就得尽全力。这个时候我们要再藏着掖着,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。”东陵人这话讲得很实在。

    四国九城的人,在岛上之所以损失惨重,并不是因为他们武力不强,而是他们不够团结。

    这些人自作聪明,每次遇到危险总是自己躲起来,让对方的人前,想要保存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傻头傻脑,重义气、讲真情的江湖人士,四国九城的人不管平时叫得多响,一到战斗时就往后方缩,完全不出力。结果大家都悲剧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