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00不安,总不能连个女人都不如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经精版料更新最新的管家婆图纸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回到东陵大半个月了,老天爷一直很给面子,没有下过一天雨,天气好得随时都能外出游玩。

    可偏偏今儿个天突然阴了,没多久就下起了雨,看这雨势,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停,而今天正是他们预估,谷主和郭保济到皇城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会不会耽误行程。”凤轻尘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这天阴沉得吓人,那如墨般的乌云好像压在心口,沉甸甸的,让人喘不过气。凤轻尘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,可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为了排解心中的烦闷,凤轻尘只得在屋内走来走去,借此驱散心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郭保济武功不错,江南王和清王也知此行的凶险,不会让他们孤身上路。”凤轻尘不停地安慰自己,可随着时间流逝,迟迟没有看到谷主和郭保济的影子,凤轻尘心中不安渐渐扩大。

    凤轻尘时而站着,时而坐着,屋外有人走过,便起身去看看,就希望是郭保济和谷主来了。

    管家见凤轻尘这个样子,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姑娘这是太无聊了?

    管家借着给凤轻尘添茶的当口,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姑娘,小少爷这伙醒了,要不把小少爷抱过来?”

    陪小少爷玩,总比在屋内走来走去的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凤轻尘没好气地白了管家一眼:“去接谷主的人,有消息传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原来是为这事担心,管家了解地点了点头:“姑娘,你别担心。今儿个天气不好,也许他们在路上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远的距离,即使快马加鞭,日夜兼职程的赶路,存在一两天的误差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只是心中的不安无法驱散罢了。

    谷主和郭保济的到来,对谢家来说是致命的一击,谢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连皇上都能查出这件事,谢家肯定也会知道。可这半个月来,谢家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事绝对不寻常,依她对谢家的了解,谢家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,还担心什么?

    管家不解地看着凤轻尘,凤轻尘此刻正陷入自己的思绪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管家的眼神。

    从早上等到中午,又等到下午,却迟迟没有一点音信,凤轻尘实在坐不住了,即使这天下着雨,她也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左岸,你出来,快出来。”凤轻尘对着屋顶大喊,没多久左岸就从正面口出现,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凤轻尘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似乎刚刚睡醒。

    “陪我出城。”凤轻尘略有几分歉意,要不是实在担心,她也不想麻烦左岸。

    左岸眼皮一翻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盯着左岸的背影,一脸问号……

    这是陪还是不陪呢?

    “不是要出城嘛,动作快点。”左岸走了数十步,发现人没跟上来,只得停下来,背对着凤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凤轻尘连忙跟上,让管家牵马出来,再准备外出的雨衣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左岸两人换上黑色防水衣,正准备出门时,却被雪狼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雪狼低声一吼,两匹马立刻绷紧身子,一脸戒备地看着雪狼。

    雪狼傲慢地瞥了两匹马一眼,便跑到凤轻尘身边,抬起头,可怜巴巴地看着凤轻尘,狼眼写着:带我一起。

    雪狼这伙确实挺可怜的,被凤轻尘剪掉的狼毛,好不容易长了出来,可一淋雨便全部贴在身上,看上去丑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这段时间把雪狼闷坏了,雪狼也不用她保护,想出门那就跟上好了。

    雪狼高兴地嗷呜一声,却把两匹马吓得嘶叫,马毛差点都竖起来了,凤轻尘和左岸安抚半天,两匹马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街上的人有幸看到,凤轻尘大雨天溜狼的画面。

    有雪狼在身后跟着,两匹马似乎感受到了危险,跑得比平时快了许多,即使下着大雨,也比平时少花许多时间。

    凤轻尘暗道雪狼给力,回去后一定要给雪狼加餐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,城外连个人影子也没有,虽然视线被雨水模糊了,凤轻尘和左岸却依旧让马放开来跑,没有减速。

    这段路他们熟,不怕出问题。

    淋着雨,迎着风,跑了半个时辰,即使有防水的外衣,两人身上还是淋湿了,马的速度也渐渐放缓了。

    一路跑过来,偶尔看到一两个躲雨的人,可始终没有郭保济和谷主的影子,更没有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刻钟,依旧没有看到人影,凤轻尘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谷主和郭保济今天赶不到呢,这么长的路晚上三五天都正常,更别说一天了,可是她心中的不安却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凤轻尘咬了咬牙,决定继续往前:“左岸,我们再走半个时辰,半个时辰没有看到人,我们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尽人事听天命,她要不往前去看一看,她不安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左岸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个女人都能风里来、雨里去,他总不至于连个女人都不如吧。

    给自己定了个时间,凤轻尘不再踌躇,将心中的压力暂时放下,一路打马向前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凤轻尘和左岸却依旧没有找到郭保济与谷主的影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皱眉,暗暗叹了口气,看样子是她想太多了,今天白忙一场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拉住缰绳,让马停了下来,没多久左岸也停在她身侧。凤轻尘朝左岸歉意的道:“今天让你跟着白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左岸硬邦邦的道。

    这大雨的天,在雨里跑一个多时辰,任谁都会不高兴,可凤轻尘自己也吃了这个苦,他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。”跑都跑了,她再说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掉转马头,准备往回走,雪狼却不干了,在原地嗷叫了一声,便撒腿往前跑,跑到一半发现凤轻尘没有路上,在半路上停了一下,朝凤轻尘叫了一声,那声音似乎在说:“跟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雪狼这是怎么了?玩疯了?”凤轻尘看着远去的雪狼,只得跟上去。

    她不能把雪狼丢在外面,外一雪狼走丢了,或者遇到危险,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麻烦。”

    左岸表示,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麻烦的女人,和这么惹人讨厌的狼。

    老天保佑,那匹傻狼最好有重要的事,不然……

    呵呵……左岸阴恻恻的一笑。

    他不能拿凤轻尘出气,拿这匹傻狼出气总可以吧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