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01受伤,别逼我宰了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红财神报新图香港天空彩票爱资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雪狼不是豆豆,它绝不是贪玩惹事的主,左岸想找雪狼的错,要拿雪狼出气,无疑是做梦。

    雪狼一路狂奔,雪白的狼毛沾满了泥点,被雨水一淋,粘在身上又重又闷,让雪狼跑起来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雪狼在雨中的身影看上去很狼狈,完全没有狼王的气势,可它却没有停下来,隐隐还加快了动作。

    凤轻尘能感觉到雪狼的急切,她可以肯定自己的预感成真了。凤轻尘一脸凝得对左岸道:“左岸,我们快一点,雪狼它很聪明,也比我们敏感多了,前面肯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左岸也能感觉出,雪狼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。

    杀手对这种气息总是比较敏感的,左岸舔了舔唇,将唇角的雨滴舔掉,狠狠地抽了一鞭,马儿吃痛,不要命地往前跑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骑术也不弱,有雪狼在前面带路,也不用担心会走到死路,或者撞到山头,凤轻尘身子往前倾,上半身近乎与马身齐平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在雨中狂奔,双眼凌厉地看着前方,全身紧绷,蓄势待发……

    两柱香后,凤轻尘和左岸听到了打斗声,狂奔中的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:近了。

    在雨中还能听到打斗声,可见他们要找的人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又跑了百米左右,凤轻尘和左岸闻到了血腹味,而这个时候,在前面带路的雪狼,全身狼毛突然竖起,猛得往前扑去……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雪狼愤怒地喊了一声,那声音急切又不安。

    下一秒,凤轻尘就看到雪狼矫健的身影飞了起来,等到凤轻尘冲上前时,就看到雪狼将一个黑衣人扑倒,一口咬断了对方的脖子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的样子,让人打从心底害怕。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左岸跳下马时,不忘夸一声。

    马儿还在往前冲,左岸却已拔剑冲了上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往下跳,她不敢保证,自己跳下去不会摔倒,再说她跳马做什么,她又没有左岸的好本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放缓速度,策马上前……

    走近,便看到雪狼刚刚急切地扑过去,是为了救豆豆。

    豆豆怎么了?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怀疑,可此时并不是寻问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雪狼,我爱死你了。”豆豆一身脏污,身上还有雨水没有冲掉的血,也不知是他流的,还是对方的。

    豆豆一把搂住雪狼,不顾雪狼的意愿,在雪狼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雪狼很不高兴,身子一晃,甩了豆豆一身的水和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雪狼,你个坏狼,你学坏了。”豆豆哇哇大叫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郊游。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不对豆豆抱希望了,伸手摸掉脸上的雨水,凤轻尘拿出枪,上膛,对准雨中的黑衣人……

    有雨声和风声遮掩,枪声并不明显,至少黑衣人就没有察觉到,子弹从身后朝自己射来。

    占了先机,凤轻尘一连开数枪,虽然没有枪枪命中,但也比左岸杀的人多。

    左岸是个傲气的家伙,见状眉毛一挑,朝一旁的豆豆大喊:“欧阳豆豆,还不快动手,等着我给你收尸嘛。”

    “左岸?你怎么来了?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,你看到我发求救信号了对不对?”豆豆光顾着和雪狼玩去了,完全没有发现左岸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咦,不对呀,我的信号弹是一刻钟前发出去的,按理你没有这么快赶过来呀?”豆豆终于长脑子了,可明显这个时候,不是问这种琐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左岸快炸毛了:“欧阳豆豆,别逼我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杀手,也只有欧阳豆豆才有闲情,关心这种不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来。雪狼,咱们来比赛,看谁杀的人多。”豆豆朝雪狼吹了一声口哨,便冲入战斗圈中。

    有豆豆的加入,左岸和护卫立马感觉轻松了不少,而黑衣人则越来越吃力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到被保护在后面的马车,翻身下马,雪狼见状立马抛弃豆豆,撒腿就跑到凤轻尘身边。

    雪狼全身狼毛竖起,狼牙也露了出来,一有人靠近凤轻尘,不等凤轻尘开枪,雪狼就扑上去把对方撕碎。

    显然,雪狼是以凤轻尘保护者自居了。

    有雪狼开路,再加上枪防身,凤轻尘很快就来到马车旁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。”守在马车旁的护卫,看到凤轻尘都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凤轻尘的救援会来得这么及时。要不是凤轻尘带了一个高手过来,他们估计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正想开口就听到谷主大声说道:“凤轻尘,快,快,快……拿药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受伤了。”凤轻尘连忙打开马车。

    浓郁得血腥味扑面而来,凤轻尘暗道不好,连忙爬上马车,就看到一脸惨白的郭保济靠在马车上,谷主则在帮处理胸前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伤得这么严重。”地上,染了血的白布,都可以装一木盆。

    “刀上有毒,一时止不住血。”谷主没空和凤轻尘寒暄,黑着一张脸:“快点,把药拿来,我没带外伤用的药。”

    郭保济是为了保护他,才会受伤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解开绑在腿间的小药包:“药不多,可以简单的处理一下,等回去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的智能医疗包里有药,可现在不好拿出来。而且,郭保济失血过多,光包扎伤口不行,他这个情况必须输血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你可以下车了。”谷主检查了一下药包,发现都是他认识的药,便挥了挥手,让凤轻尘滚蛋。

    有战斗能力的,出去帮忙,别在这里碍事。

    郭保济朝凤轻尘虚弱一笑,表示上自己没事,让凤轻尘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空和谷主较真,转身便下了马车,在雪狼的护卫下,站在战斗圈外继续放冷枪。

    黑衣人吃了几次亏,便找到躲避凤轻尘“暗器”的方法,凤轻尘一连开了几枪,都让人避开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索性不再随便开枪,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,仔细观察这些黑衣人,揪准机会再下手。

    这一观察,就让凤轻尘发现不对劲的地方:这些黑衣人似乎不是一伙人。

    他们眼神相交时,偶尔会流露出诧异的神色,甚至当有黑衣人朝马车发暗器时,会有黑衣人出来阻挡。

    凤轻尘初步判断中,这群黑衣人有一伙是要杀郭保济和谷主,有一伙是想要带他们两个走,至于有没有第三伙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这大雨的天,让很多事情都变得扑朔迷离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