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04应验,血光之灾什么的真讨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买马资料精准一肖彩霸王幽默笑话解玄机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符临知道,这事不说清楚他走不了,只好开口道:“好吧,我说……我之所以会及时出现,并且救了轻尘,确实不是意外。

    我因为下雨无事做,便顺手在家中占了一卦,卦象显示凤轻尘需要贵人相助,我不知凤轻尘出了什么事,便带人来凤府,在路上听说凤轻尘带着一匹狼出城了,我就带人出城了,结果正好赶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符临知道这个理由说出来,除了他自己估计没有人相信,可事实真得是这样,作为神庙后人,他也是懂占卦的好不好,只是他不能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豆豆完全不给面子:“占了一卦?你说你算出来的?”

    难不成他脸上写了“好骗”二字嘛,怎么每个人都当他好骗,讨厌!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说出来你也不会信。”符临一脸无奈,默默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天黑了,他再不走就看不清路了,到时候说不定会应那句血光之灾。

    “信?我信你才有鬼呢。”豆豆一脸不屑,走到符临面前:“你觉得我像是很好骗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,我说得是事实。”只是你自己不肯信,这能怪他嘛。

    “事实你大爷,那你占卦的时候,有没有占出,你今天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嘭……豆豆话没说完,就抡起拳头朝符临打去,符临反应极快,连忙闪开,同时说道:“卦象显示,我回去晚了,会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真倒霉,他招谁惹谁了,不过是想等凤轻尘醒来,好第一时间表现他救了人的事,没想到没等到凤轻尘表示感谢,却等到这么一个麻烦精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这个神棍还真有两下子,既然有血光之灾,我帮你应了这卦。”豆豆又是一拳,符临避不开只得迎上前,两人就在凤府大门口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武功不错。”这是左岸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是个有趣的孩子。”这是谷主的评价。

    豆豆和符临却是越打越心惊。符临来九州大陆这么久,除了蓝九卿外,还没有谁能打过他;同样豆豆也没有想到,他打了这么久都没有把符临打出血,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江湖上能赢他的年轻人不多,蓝九卿不算,左岸不算,暄少奇不算,那什么步惊云不算,xx、xx不算。反正除掉这些人,没几个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神棍,你是不是用了法术。”豆豆打累了,退到一旁喘气。

    他今天打了一下午,累惨了。

    符临没好气地白了豆豆一眼,知晓豆豆的难缠后,符临果断越过他,对左岸和谷主道:“两位,时辰不早了,我该回去,至于其他的事我自会和轻尘说明。”所以,你们让这个二货退下,别再缠着我了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早点回去,真要出了血光之灾,那可就是我们的错了。”谷主笑眯眯的说着杀气腾腾的话,符临哆嗦了一下,心里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就应该高风亮节一下,把人放下就走。现在好了,不仅没有第一时间以救命恩人之姿出现在凤轻尘面前,还害得自己被人逼得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符临瞥了豆豆一眼,转身就往外走,生怕豆豆再缠他,他可以和任何人打交道,唯独拿豆豆这种天然蠢没办法。

    符临心里想着事,没有发现马鞍上有一道口子,当他翻身上马身,手指便被马鞍划出一道血口,瞬间就流了一巴掌的血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应了血光之灾。”符临看着伤口哭笑不得,随手拿布缠了一下,就止住了血。

    符临不知,他前脚走凤轻尘后脚就醒了,听到管家的汇报,凤轻尘明了符临的小心思,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知道符临没撒谎,神庙后人用心卜卦,算这种小事肯定不会出错,只是贵人嘛……

    符临是想说,他是她的贵人吗?她的贵人可不好当,符临的胃口真大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横竖符临不是一个吃亏的主,这份救命之恩她肯定是要连本带利还给符临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伤势并不严重,腰间那一道口子并没有伤到要害,只是流了不少血,身子有些虚,再加上淋了、雨吹了风,有点着凉罢了。

    吃了药、发了汗,凤轻尘精神好了许多,得知郭保济伤势加重,伤口发炎,整个人昏迷不醒,不顾春绘几人的劝说,执意下床。

    凤轻尘过去时,谷主已经去隔壁休息了,由云家一个坐堂大夫守着,凤轻尘把那人打发下去,便去检查郭保济的情况。

    谷主给郭保济处理过伤口,伤口已无大碍,也灌了药下去,现在就是等,等郭保济自己扛过去。

    谷主处理得极好,凤轻尘要做的就是给郭保济挂消炎药,以免伤口恶化,再来就是给他输血。

    郭保济伤口崩开后,可没少流血,那张脸白得像纸一样,光靠养的话也不知要养多久。

    凤轻尘先给郭保济挂上消炎药,才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设备,给郭保济验血。

    ab型的血并不算特别难找,凤轻尘把下人找人,还真让她查到两个ab型的血,一人抽了400,给郭保济输血。

    之后,又一直给郭保济挂着输液瓶,这么一折腾,天已大亮。

    凤轻尘拖着受伤生病的身体,照顾了郭保济一整晚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,当她起身往外走时,眼前一黑,身子一摇晃差点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扶住门槛,等了好几秒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吃大亏了,得好好调养。”凤轻尘知道自己的身体虽然没啥大毛病,可也不能大意,再不好好调养一阵子,以后她年纪大了,有得是苦吃。

    谷主忧心郭保济的伤,一大早就醒了,过来时就看到凤轻尘靠在门槛上,那病西施的模样,看着就让人不喜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病人,瞎跑什么。”谷主上前,扣住凤轻尘脉博,这一探脉,谷主脸就黑了:“气血亏损严重,你这是做了什么?亏你还是大夫,居然连自己的毛病都医不好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瑟缩了一下,心虚的道:“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,我忙。”

    在海上流了一次血,这又流了一次血,她要不气血亏损那可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小年轻,天天就知道忙忙忙,好像什么事离你们都转不了似的。忙又怎么样,再忙也得照顾好自己,到老了一身病,你忙半天也享受不到。”谷主狠狠地瞪了凤轻尘一眼:“你跟九皇叔在一起这么久,好的没学到,坏习惯全学会。”

    要说不爱惜身体,九皇叔排第二没有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这两年还好,早两年九皇叔那简直就是拿命再拼。昨天还一身是血,第二天就一身光鲜的出现在人前,要不是他冷傲惯了,没人敢找他说话,不然一开口就穿帮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