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09研究,给皇上一点教训1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KJ|丨开奖直播马会二四六兔费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豆豆哭得很伤心,他不是装得,他是真伤心了。

    虽然日复一日的训练很无聊,可他还是很喜欢军中的生活,很想当将军的,现在他连军营都回不去了,他还怎么当将军,他还怎么实现自己的报复,还要怎么把左岸才踩下去。

    打架打不过左岸,当杀手也比左岸差,认路就不提了……他唯一能比左岸强的,可能就是从军中当优势了,他不要放过这个能赢左岸的机会呀……

    “轻尘,你帮我想想办法吧,了不起我受军法处置。”豆豆咬牙,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头痛……

    她是真头痛,军中很多规矩都是她定的,其实有一条就是处置私逃人员的,像豆豆这种私逃人员,被抓回去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兵全是私军,不能让外人知晓的存在,对人员管理更严格,可明显豆豆是个不按理出牌的,而这个不按理出牌的,还是走她的路子,从后门进去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真不是一般的难处理,再把豆豆送回军中,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其他人也会不服,会说豆豆仗着她的关系,就无视军中的纪律,视军规如无物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日后还有谁会把军规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麻烦精。”凤轻尘原本还想让雪狼揍豆豆一顿出气,可看豆豆哭得这么惨,只好放弃,踹了豆豆一脚,便不再管他。

    凤轻尘下脚并不重,可豆豆硬是被踹飞了数十步远,凤轻尘知道豆豆是做戏的,也懒得拆穿他。

    苦肉计什么的,九皇叔用得比豆豆好多了,豆豆还有得学。

    果然,凤轻尘刚进去,左岸就看到豆豆从地上爬了起来,脸上没有半丝伤心难过,拍了拍身上的灰,朝左岸露出一个天然傻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凤轻尘揍你?”左岸不明白了,刚刚还哭得那么伤心,怎么就能笑出来。

    豆豆这神经是多粗来着。

    “轻尘才舍不得揍我呢。”豆豆一脸得意,左岸无视豆豆欠扁的笑,又问了一句:“你一点也不担心?”他可是知道,豆豆有多想当大将军。

    “有轻尘出马,我担心什么。左岸你别怕,轻尘会帮我把事情摆平的,她的心最软了,我装装可怜她就会帮我。”豆豆拍了拍胸脯,让左岸把心放稳。

    天塌下来还有凤轻尘顶着。

    我靠,豆豆居然学得这么精了。

    左岸好像不认识豆豆一样,一脸诡异的打量着豆豆。

    这真是他认识的那个二傻子吗?居然有这么聪明的时候,连凤轻尘都被他坑了,这小子出息了。

    “左,左岸,你干嘛这样看着我。”豆豆被左岸看得心里发麻,小心地问了一句:“你这眼神,好吓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欣慰。”左岸收回眼神,拍了拍豆豆的肩膀:“我等你成为大将军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这么地狡猾,不领兵实在是浪费人才。

    豆豆一听,双眼放光,一扫刚刚地小心,大声问道:“左岸,你也觉得,我能成大将军?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,我看好你。”要当不了大将军,凤轻尘估计会被豆豆烦死。

    左岸突然同情凤轻尘了,遇到豆豆这么一个人,算凤轻尘倒霉。

    希望凤谨长大了,不要像豆豆一样,要是再来一个豆豆这样的人,凤轻尘怕是少活好几年。

    确实,光一个豆豆就让凤轻尘愁白了头,再来一个凤谨,凤轻尘就不要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到书房内,正琢磨着怎么给凤离忧写信,解释豆豆失踪的事,结果她的信还没有写出来,就收到凤离忧发来的信。

    从信上的时间来看,豆豆应该是失踪了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“这熊孩子,真是能跑。”凤轻尘再次佩服豆豆,不管在哪都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凤离忧先是对自己的失职进行检讨,接着就说了对自己和值班将领的处罚,还有一系列应对措施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凤离忧做好这一切,只是要告诉凤轻尘一件事,那就是豆豆这样的兵,他不要,再好也不要。

    没事就往外跑,这不是带坏他的兵嘛,要是人人都和豆豆一样,他还能保住私军的秘密吗?军规还有威慑力吗?

    凤离忧虽然没有说一句指责的话,可凤轻尘还是满脸羞愧,深深为自己当初鲁莽的决定而后悔。

    她真不应该把豆豆留下来,豆豆随性惯了,军中那些条条框框,他能忍受一个月已经算是奇迹了。军中没有人是豆豆的对手,根本没有人管得住他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气,提笔给凤离忧写了一封信,承认自己的错误,表示下次不会再任人唯亲,同时亦让凤离忧放心,她不会让豆豆去军营。

    最后,凤轻尘略略提了,让他暗中寻找凤离挚和六长老的事。虽说有凤离幽歌这颗棋子在,可让那两人流落在外总是不安全的。

    豆豆的事暂时就只能这样处理了,至于豆豆还想回军的事,只能再慢慢谋害了。

    凤离忧短时内,是绝不肯接纳豆豆的,而凤轻尘也不放心把他再往军中送。要再出事,她也不一定兜得住,毕竟规矩是她定的,她要为了豆豆带头破坏规矩,那就等于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下午,郭保济醒了,凤轻尘和谷主一同前去探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谷主和凤轻尘绝对是最佳组合,两人联手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,那绝对是数倍的功效。

    郭保济伤得那么重,睡了两天一夜,一醒来气色就很不错,喝了一碗鸡汤后就有精神和他们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轻尘,皇上和小皇子的蛊毒是个什么情况,你先给我们说说,我们好提前做准备。”郭保济提起自己的工作,整个人气质为之一变,没有半丝病态。

    凤轻尘自知她就是劝说也没有用,便用最简短的语言,把小皇子的病情形容了一下,她手上倒是有一些样本,只是不好给谷主和郭保济看。

    “照你的话来说,那位小皇子中的应该是噬尸蛊。这种蛊虫寄居在人体时,平时只是吃人进食的东西,可一旦被驱动就能把人,从里到外活活吃了。”郭保济是这方面的专家,凤轻尘还没有说完,他就推断出来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应该是这样的,之前我进宫看过一次皇上,那只蛊虫就被谢家人催动,在啃噬皇上的内脏,幸亏太医抢救及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蛊虫被催动了?”郭保济眼睛猛得睁大,连忙问道:“皇上还活着吗?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