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10诱惑,是人都无法拒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我的安吉拉钻石无限版手机看开奖22249·com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皇上还活着吗?

    这个需要问吗?

    看郭保济反应这么大,凤轻尘有片刻的不解,自然地回了一句:“当然还活着了,他要死了,我们还要忙什么。”

    要死了,还让你们来干嘛。不对,应该是皇上要是死了,哪有黑衣人围堵他们,一个八皇子可不值得那些人费心思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?这怎么可能呢。蛊毒被催动了还能活,下蛊之人怎么会停手,他不怕蛊虫反噬嘛。”郭保济陷入沉思,一副走进死胡同出不来的样子,嘴里不停地念叨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怕他走火入魔,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不是下蛊的人停手,是我用药强制压下了蛊毒发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,皇上……嘶。”郭保济一激动,人就跳了起来,这一动就扯到伤口,疼得他咬牙切齿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您别激动,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。”凤轻尘吓了一跳,连忙安抚郭保济:“深呼吸,冷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郭保济是大夫,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可眼中的热切怎么也压不下,郭保济用力握住凤轻尘的手,激动的道:“你是怎么把噬尸蛊给压下的?”

    噬尸蛊是很奇特的一种蛊,它养成的方法与其他的蛊不同,一待发作起来,除非施蛊的人冒着被反噬的危险,不然根本不会停下。

    看噬尸蛊一直吃,身子却不见长就知道,这种蛊是贪得无厌的性子,一旦开吃不吃干净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“我用药用得比较猛。”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,她当时配出来的药,还没有临床实验就给皇上用了。

    好吧,她其实是把皇上当实验品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药?这种蛊毒你不用猛药也压不下来。”郭保济一向是用猛药的主,听到凤轻尘的话并不奇怪,倒是谷主不赞同地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凤轻尘假装没有看到,把自己配的药说了出来:“噬尸蛊极度贪吃,不管宿主吃了什么,它都能全部吃干净,抢占宿主的生源。我当时就想了,要是给噬尸蛊吃毒药,它会不会吃呢?”

    “会吃,而且不会死。”郭保济很肯定的道,这个方法他也用过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:“是的,噬尸蛊吃了巨毒却一点也不受影响,而且不管什么样的剧毒,都无法伤它半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当然不是喂给噬尸蛊吃,而是拿噬尸蛊的样本做实验,加入有毒的药剂,发现不管什么毒物都对它无用。

    同样,宿主除非吃到了见血封喉的毒,不然有噬尸蛊在,宿主也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那你用什么压制住了噬尸蛊?”郭保济追问,谷主来了兴志。凤轻尘也不卖关子,直接说道:“是蛊尸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郭保济和谷主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听错,就是蛊虫尸体研成的粉。你们等等,我去取给你们看。”凤轻尘起身,去了隔壁的小木屋,那里面有她提取的蛊尸粉。

    “你说凤轻尘是不是骗我们的?”凤轻尘一走,谷主就问了起来,郭保济摇了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会,可是……她去哪弄蛊尸粉。蛊虫都会被同类给吃了,要找蛊虫磨成粉,那得多难,你手上也没有几只蛊虫吧。”随着养蛊一族的灭亡,蛊虫这种东西已经成了九州大陆的稀奇祸。

    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郭保济倒是不急,反正凤轻尘拿来了,就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很快就拿了一个小瓶子过来,手指长短、粗细的玻璃瓶装了七分满,里面是一些灰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打开闻闻?”凤轻尘看两人眼露怀疑,提议道。

    郭保济摇了摇头:“不了,这东西毒的很,沾上了你我都不好。”他是相信凤轻尘的,虽然好奇这蛊尸粉哪里来的,却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谷主却不管,看到这蛊尸粉,谷主两眼放光:“凤轻尘,这玩意你哪来的。”他也让人去弄一点,说不定还真能让他养出蛊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海上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,黄金的事没有说,玉华兰芝的事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玉华兰芝?你怵然拿到了玉华兰芝?”谷主和郭保济对岛上的惊险没有兴趣,他们感兴趣的是玉华兰芝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倒抽一口气,一脸羡慕地看向凤轻尘:“我的乖乖,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谷主搓了搓手,琢磨着要怎么样,才能从凤轻尘手里搞到一点玉华兰芝。

    郭保济虽然也很羡慕凤轻尘的好运气,但他只为凤轻尘高兴:“轻尘,玉华兰芝能不能给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们只听过其名,从来没有见过玉华兰芝,有生之年能见上一见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呀。”凤轻尘只得再次起身,去隔壁的小木屋,从智能医疗包里取出玉华兰芝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真是走狗屎运了,随便出个海也能找到玉华兰芝,老夫我爬山涉水的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宝贝。”谷主那叫一个含恨呀:“明明九皇叔和凤轻尘在一起,九皇叔手脚怎么不快一点,居然让凤轻尘把玉华兰芝抢走了,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郭保济翻了个白眼,懒得理会谷主。

    玉华兰芝这种宝贝,能见上一见他就无憾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捧着一个玉盒走了进来:“完整的玉华兰芝两位可能看不到了,当时情况紧急,我拿玉华兰芝入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,一样的。没有吃了鸡蛋,还要看哪只鸡生的道理。”谷主挥了挥手,连忙接过玉盒,打开一看,谷主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玉色流转,那一片片叶子就好像上等的玉石,让人忍不住伸手碰一碰,而放在里面,那一管透明的液体,更是吸人眼睛。

    那色泽比天下最清的水还要透亮,谷主握在手中,摩挲了一阵,恋恋不舍地放了回去:“玉华兰芝,果然对得起它的名字,老夫有生之年能看这一眼,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哪个大夫不爱这等药材,不过谷主和郭保济都是有原则的人,他们再想要也不会拿凤轻尘的药才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谷主万分不舍,看了一眼又一眼,最终还是咬牙把东西递还给凤轻尘:“轻尘,东西收起来,以后别随便给人看,这东西太容易引起人的贪念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一滴,就能让药效加百倍,是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,比如他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