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16这一刀,你看得懂学不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购手机客户端香港马报124期生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血,暗沉浓稠的血从八皇子的嘴里吐出来,那血的颜色完全不像是正常的人该有的,不过众人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八皇子中了蛊毒,流出这样的血也是正常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除了嘴角外,还有眼角、鼻孔,双耳,都有血冒出来,这样子就像是人家常说得七孔流血。

    八皇子不会七孔流血而死吧?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的心都被提了起来无名古卷。他们不是担心八皇子的生死,他们更多的担心,郭保济和谷主引蛊虫失败。

    只有谢皇贵妃,这么多人中只有谢皇贵妃是真正担心八皇子,谢皇贵妃眼睛睁得极大,死死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起来,手心全部被掐烂了,身体不停地在颤抖。

    谢皇贵妃怕,很怕她的小八就这样死,死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八……”谢皇贵妃低低的声音,只有自己能听到。

    和谢皇贵妃相反,作为八皇子的父亲,皇上看到这一幕眼中只有光彩。

    他之前蛊毒发作时和八皇子一模一样,八皇子这个状况应该就是蛊毒被驱动了,只是不知下一步,这两位神医会如何做?

    是不是和太医一样,把血止住?

    结果,出乎皇上和众太医的预料,郭保济并没有止血,而是从盒子里拿出三只乌黑无骨的软虫,将它们放在八皇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三只软虫无骨,在八皇子的脸上慢慢爬行,它们所到之处暗沉的血消失不见,八皇子的脸上又恢复原有的色泽。

    “这是吸血虫?”有太医小声问道,没有意外,他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三只吸血虫看着虽小,速度却极快,不多时,八皇子脸上的血就它们吸得一干二净,就在它们还要再吸时,郭保济拿一根银针,沾了一点药粉在它们身上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三只黑虫瞬间变得僵硬,凤轻尘连忙将它们取下来,丢入一个瓷品里。

    众人隐约听到嗤的一声,可声音太小又太快,众人也不敢确定,只当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八皇子还在哭,除了谢皇贵妃外,恐怕没有人关注他的哭声,就连凤轻尘也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心硬,而是八皇子这个样子根本哄不住。蛊毒发作的痛,就是大人都承受不了,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八皇子能哭出声来也是好事,至少说明八皇子还有一口气在,短时间内死不掉。

    暗沉的血被吸干净后,众人就看到八皇子的肚子,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消下去,这个时候凤轻尘给八皇子灌了一碗药。

    隔得老远,众人就闻到一股有浓郁的药味,不用想也知道这药极难喝,可八皇子却一滴不漏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药下肚,八皇子的哭声也渐渐的缓了下来,小手和身子也不再扭动,乖乖靠在凤轻尘怀里,一脸纯真……

    见八皇子一脸安详,没有露出痛苦的情,谢皇贵妃松了口气,双手稍稍松开了一些,双眼也多了几分神采。

    她的小八,一定会活下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抽空看了谢皇贵妃一眼,看谢皇贵妃像个疯子一样,坐在地上眼神散涣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可怕的治疗还没有开始,八皇子和谢皇贵妃还有得受……

    一柱香后,八皇子窝在凤轻尘怀里睡着了,谷主上次查看一翻,朝郭保济看了一眼,郭保济上前把金针取下,凤轻尘转身就把八皇子放到水里。

    水温还有些高,至少这个时候泡在水里,绝对称不上舒服。八皇子一入水就挣扎了起来,可他那点子力气,如何同大人斗?

    凤轻尘双手卡在八皇子的腋下,把他按在水里,至于八皇子舒不舒服,则不是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最后一个狐狸精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蛊虫在八皇子体内,八皇子要舒服了,那蛊虫也就舒服了。而引蛊虫出来的过程绝对不会舒服,太过舒服的环境,只会让蛊虫不动。

    郭保济从箱子里,拿出一个瓷瓶,拔开塞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入水里。

    啪嗒……瓷瓶里的东西落入水中,那满满一桶水瞬间变黑,而且在不停地晃动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太医伸长脖子往里看,却看不出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凤轻尘离得近,她看得最清楚。

    水里面那黑黑的不是药,而是虫子,密密麻麻的虫子浮在水面上,这画面实在撑不上好看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水里的八皇子又哭了出来,并且小肚子一缩一鼓的,那鼓起的部位随时在变动,并且慢慢往上……

    心口的部位鼓起,又往上一点,一点一点,直到来到喉咙处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谷主突然上前,按住八皇子的额头同,让他往后仰,把脖子露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能清楚地看到,八皇子的喉咙处鼓了起来,即使是谢皇贵妃这个半点不懂的人,也知道那鼓起的东西,必是蛊虫。

    众人眼也不眨,期待那蛊虫能再次往上,从皇子嘴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不可能的,噬尸蛊对外界的气息很敏感,它绝不会从嘴里跳出来,它要察觉到气息不对,只会迅速的缩回去,而下一次要把它诱出来,那就更难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郭保济不会给它机会,当蛊虫来到喉咙处时,郭保济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,那样子不像大夫反倒像杀手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郭保济手上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,在八皇子喉咙处鼓起来的瞬间,郭保济突然举起刀子,朝八皇子喉咙划去……

    噗的一声,八皇子哭声顿息,鲜血的红在半空划过一个弧度,众人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这,这是杀人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小八。”谢皇贵妃悲痛的喊了一声,晕倒在上。

    皇上脚步一个踉跄,全身都汗湿了。

    可凤轻尘三人却不为所动,凤轻尘飞快地将八皇子抱出来,谷主则拿着一个药瓶,往八皇子伤口上洒,血很快就止住了。

    郭保济站在一侧,露出一抹虚弱的笑。

    “老郭,没事吧。”谷主上前扶了郭保济一把,从腰间抹出一个瓶子,丢给郭保济:“吃一丸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郭保济虚弱地应了一声,握刀的手一松,匕首啪的一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惊了一跳,回过神后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我,想要上前却又不敢上前。看到凤轻尘在给八皇子包扎伤口,又是往八皇子屁股上扎针,众人不解:难道八皇子没死?

    众太医万分好奇,齐刷刷地看向皇上,希望皇上能上前寻问一二,好解他们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皇上犹豫片刻还是没有上前打扰,只是站在一旁看着,随身的太监拿出帕子,小心地给皇上拭汗。

    药丸入腹,略作调息,郭保济勉强能站稳,喘了口气问道:“八皇子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脖子伸长,期待地看向凤轻尘,他们也想知道这个问题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