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25中风,皇上倒血霉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彩正版资料大全天尊报图2016年17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不怪苏文清如此紧张,实在是连城太重要了,连城一旦出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是蓝九卿的大本营,是九皇叔所有秘密所在,一旦连城出了奸细,九皇叔身上所有秘密的都将暴光。

    要让世人知晓,九皇叔是蓝家后人,九皇叔不仅无法在东陵立足,甚至九州大陆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身份暴光后,四国皇帝是绝不可能放过九皇叔,一如现在他们在疯狂寻找南陵锦凡,不会放过南陵锦凡一样。

    苏文清很担心,见九皇叔没有说话,又问了一句了:“九皇叔,你到是告诉我,连城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要有问题就尽快解决,宁可错杀也不放过,和九皇叔身世秘密相比,冤死几个算什么。

    九皇叔沉吟片刻,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那你让我查什么?”苏文清被九皇叔搞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回答苏文清的问题,而是眼带迷惑地问道:“你说,凤轻尘死了,谁最得益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没有听明白,轻尘的生死和连城有什么关系?”苏文清发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,他根本跟不上九皇叔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。”九皇叔冷笑:“轻尘要是死了,你认为我还会有第二个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苏文清想也不想就说道。凭九皇叔那坑女人的洁癖,要九皇叔和女人亲近比什么都难,这天下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是呀,没有……”九皇叔轻轻叹了一声:“你都能看出来,连城那些老家伙又怎么会看不出来。轻尘死了,本王没有别的女人,也代表本王不会有继承人,没有继承人,你说本王坐拥万里江山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九皇叔说得如此浅显,苏文清怎么听不明白,只是他觉得这事太可怕了: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难不成,九皇叔今时今日都没有继承人,全是蓝氏旧部搞得鬼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觉得不可能,但蓝景阳的出现让本王不得不多想。”如果他没有继承人,他打下这江山,最终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“连城那些人,他们怎么敢……”苏文清双手握成拳,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他们的主子,他们居然这么算计九皇叔,他们眼里还有没有九皇叔这个主子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敢?他们此计要是成功,半点险都不用冒,便可让蓝家人坐上那个位置。”九皇叔神色淡然,但苏文清还是知道他此时心情很差。

    被自己人背后捅刀子的感觉,绝对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苏文清脸上闪过一抹怒意:“现在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用做。这一切不过是本王的猜测,是真是假还不能定。你先查一查连城那些人,看他们有没有和蓝景阳或者外人接触。”九皇叔大致可以肯定,他这个猜测十有**是真的,他身边一定有叛徒,要不然神机营也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好绝品邪少。”苏文清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慎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结果之前,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晓。”九皇叔想想还是强调了一句,万一连城没有人背叛,他此举会让人受伤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苏文清连连点头:“这件事我会亲自去查,绝不会走漏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当心。”虽说连城的事,让九皇叔对自己身边的人产生了怀疑,可对苏文清九皇叔却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说完连城的事,九皇叔又问道:“步凡那里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步凡那里完全没有问题,你可以放心,连我都看不出真假,他甚至骗过了符临。”蓝九卿从来没有以真面目示人,只要不是知情人,步凡换上蓝九卿的装扮很容易骗过其他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点头:“很好,回头让步凡见见凤轻尘,看凤轻尘会不会看出什么?”对凤轻尘那时灵时不灵的直觉,九皇叔表示相当头痛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用吧。到时候武林大会,轻尘也不一定会和步凡正面碰上,只要你们两在同一个场合出现,证明你们不是同一个人,这样不就行了吗?”苏文清可是知晓,凤轻尘一眼就看穿了南陵锦凡的伪装。

    万一凤轻尘又看出来了,他们不是白忙一场了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近距离,让他们碰上一面。”九皇叔坚持,苏文清也没有别的选择,只得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依旧是之前那身黑衣,符临出现在皇宫,把得到的消息一一报给皇上,最后又补了一句:“皇上,依下官所见,九皇叔似乎不相信幕后主使者是舟王。”

    “朕也不相信,子舟有这么蠢。”因为喉咙动了一刀,皇上的声音恢复后,仍有一些些嘶哑,倒不会影响发声。

    符临低头,不再接话。适时的像皇上坦白,能得到皇上的信任,可要全部都说,那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皇上也没有再问符临,命令道:“这件事你给朕继续盯着,先不要打草惊蛇,看看军中还有谁的人,一一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遵命。”符临行了个礼,确定皇上没有别的交待,别乖乖地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抬头,看着头顶上的明月,符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真不知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    符临走后,皇上把剩下的折子也批了,起身,皇上并不觉得疲累,心里暗自得意,让太监去宣妃子侍寝。

    皇上最近夜夜都召妃子侍寝,后宫没有太后、皇后,根本无人能劝说皇上,太医偶尔提一句,也会被皇上责骂,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敢扫皇上的面子。

    这一夜,皇上一连召了两位妃子,直到下半夜才停歇,大太监听到屋内没有响动,才让宫人进去侍候。

    皇上泡得是温泉,宫妃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,不过是在浴桶里清洗罢了,清洗干净便由太监抬着软轿送走了。

    皇上在温泉泡了两柱香的时间,精神大好,胯间那物也再次立了起来,皇上对自己的能力越发的满意了,可惜宫妃被送走了。

    正好,这个时候宫女进来服侍皇上起来,皇上看这宫女清秀娇丽,也不讲究,直接把人拉下水……

    那宫女挣扎一二,没有推开皇上,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,两人便在温泉里做了起来,那宫女惯会服侍人,也能放低身段,让皇上甚感满意。

    可就在皇上提枪上马,准备一举进入时,意外发生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