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30忧心,这要不要求情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万众福免费资料挂码王中王香港正版资料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轻尘,我们要一个孩子吧!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九皇叔不是说说而已,是真得想要一个孩子,或者说九皇叔现在需要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九皇叔年纪不小了,像他这般大年纪的人,孩子都能去学院了,可九皇叔却连孩子的影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九皇叔之前不急,那是因为周边的危险太多,有孩子也不一定能保住,可现在不同。东陵内部已经安定,在东陵九皇叔可谓是一手遮天,现在要个孩子也是时候。

    毕竟九皇叔不是旁人,他需要一个继承人,需要一个让属下安心的继承人,不能等到九皇叔四五十岁,孩子才一两岁,那个时候九皇叔可没精力教导继承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是略作思考,便郑重地点头:“好,我们准备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不是要一个,而是准备要孩子,九皇叔需要继承人,同样凤轻尘也需要继承人,她现在能压制凤离族,不过继旁枝来继承王位,那么以后呢?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也需要一个孩子,好好教导十几年,在她还有能力的时候,可以把这个孩子扶上凤离王位。

    虽说,他们两人都是带着目的性要孩子,可这并不影响他们对孩子的期待和喜爱,他们只是想要把最好的一切,留给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得到凤轻尘亲口允诺,九皇叔心情瞬间就好了,不管连城那些人做什么动作,都注定不能成功,他东陵九花了半生时间,打下来的基业只会留给自己的后人,如果他注定没有继承人,那么他宁可毁了,也不会便宜其他蓝氏后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孩子也不是说要就能立马有,九皇叔和凤轻尘都有心理准备,两人不差一年两年的时间,只要他们有心,孩子早晚会有的。

    解决了压在心头的一件大事,九皇叔便把更多的精力,都用在处理政务、清理朝廷人员的上,东陵不是九皇叔的终点,九皇叔从来没有想过一直留在东陵,被东陵的政务羁绊。

    九皇叔准备利用这段时间,把东陵的政务清一清,然后交由五位辅政大臣处理,东陵的事务他只过问,除非涉及到军权、政权,不然九皇叔不会干涉东陵政务正常运行。

    这种放权的行为,在外人眼中是九皇叔高风亮节,不和小皇帝抢权,可知情人却明白,九皇叔即使不处理政务,这东陵的事务也全在他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三公是先皇留下来的人,忠于先皇选定的继承人,也就是九皇叔。另位两位辅政大臣王锦凌和符临,明面上一个是九皇叔的人,一个是皇上的人,可实际上全是九皇叔的人。而且,这两人还能起到互相监督,互相牵制的作。

    三国九城的使者在东陵呆了三天,就知道他们在东陵占不到便宜。在九皇叔的铁血手腕下,东陵内部虽然仍有争斗,可对外却是非常团结,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,都收买不了皇宫里的人,更接触不到太上皇。

    东陵的太上皇,彻底被九皇叔软禁,即使他手上还有一部分势力,可他无法和外界联系,根本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还是,现在八皇子已登基,九皇叔完全可以借新皇之手,打压太上皇手上的势力,慢慢把太上皇手中的权利削弱。

    三国九城的人都能看明白,东陵的大臣又怎么会看不明白,一朝天子一朝臣,新皇登基了,不想被清下去,就得认认真真执行新皇的命令,别想着推翻新皇的政权。

    至于远在封地和楚城的咏王、舟王等人不是没有想法,可想到东陵的兵权,想到宇文元化的威名,他们想要起兵也得掂量一二,再说八皇子是名正言顺的登基,他们要是起兵那就是造反。

    三国九城的使者在东陵呆了十天,等到整个登基仪式结束,使者们也没有理由在东陵停留,九皇叔不等他们开口请辞,直接以新皇的名义,邀请三国九城的使者,为他们饯行。

    这一下,这些使者就是不想走也得走了,其他人倒没有什么,在东陵占不到便宜,他们早些回去也不是坏事,连城的人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蓝景阳至今还在犹豫,没有答应跟他们一起走。现在九皇叔摆明了送客,他们根本没办法在东陵久留,甚至离开的时候都不能太低调,要带蓝景阳离开东陵,恐怕很难了。

    连城使者快愁死了,看着坐高位,接受众使者恭贺的九皇叔,连城使者眼中闪过一抹黯然,心里不禁再想,要是少主和九皇叔调个位置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和九皇叔相比,他们少主就是不识人间疾苦的公子哥,至今还以为九皇叔没有连城不行,却不知很多年前,连城就靠九皇叔接济而活。

    连城和前朝关系密切,这一点四国皇帝都知晓,他们虽然不能明面上出兵灭了连城,可暗中打压却不数,要不是有九皇叔大量的金银支持,连城早就败落了。

    连城依靠九皇叔而活,他们却没有全心忠于九皇叔,而他们寄托了绝大部分希望的少主,却像是一个孩子,不做正事就算了,反倒天天想着和九皇叔争长短,似乎只要争赢了九皇叔,他就能证明自己很强大一般。

    各国各城使者脸上带笑,心里却各怀心思,就在众人以为,这场饯行宴会在杯觥交错中结束时,一道意外的声音,打断了宴会的进程。

    一白面太监不知在九皇叔耳边说了什么,九皇叔突然放下酒杯,说道:“宣人进殿。”

    白面太监迟疑了片刻,对上九皇叔冷冽的眼神,吓得直哆嗦,连忙亲自去请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怎么?不会是出事了吧?”

    众位使者交头接耳,心里惴惴不安,其中又以连城使者为最。连城使者悄悄看了一眼九皇叔,见九皇叔面冷如霜,冷寒如剑,心里七上八下,生怕自己的担忧成真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知晓,九皇叔一直在寻找景阳少主的下落,不会是九皇叔找到景阳少主,要公布景阳少主的身份吧?

    要是让九皇叔找到景阳,他们要不要为景阳出面说情呢?

    出面说情,他们连城、甚至整个蓝氏旧部都得和九皇叔撕破脸,以后别说借力了,九皇叔不打压他们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可要不出面,放任景阳少主死在九皇叔手里,这又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人一直没有进来,连城的人愁呀,小心肝一跳一跳,甚至不敢对上九皇叔的眼神,就怕九皇叔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好在,来人并没有在外面磨蹭,在众使者的期待下,来人一步步朝殿内走来……!——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