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47见面,少奇暗中来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码玄机金码救世网凌波微步专解跑狗彩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凌天不知,在他犹豫要不要牺牲红袖,拿出诚意让九皇叔满意时,他口中的杂种,绿晴口中的三少凌默已暗中潜入东陵,准备与凤轻尘接触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兄弟二人想到了一块,在查到凤轻尘对九皇叔的重要性后,两人都选择从凤轻尘入手。

    没办法,凤轻尘好找,九皇叔难见。凌天还好,他的身份摆在那里,他正式登门九皇叔肯定会见他,但会不会谈正事却难说。

    至于三少凌墨?凭他的身份恐怕见不到九皇叔。凌默在天穹堡明面上的三少,可稍微了解天穹堡的人,都知晓凌默在天穹堡的地位比下人还不如。

    凌天小时候直接给凌墨拴条狗链子,让他只能爬不能站,也不让他说话,只能和狗一样“汪汪”叫。

    凌默小时候在天穹堡,就是像狗一样活着,直到凌天被一武林高手看中收为弟子,凌默的日子才过得好一些。

    凌天走后,天穹堡的人虽然依旧不重视凌默,但也没有像凌天一样折辱他,凌默有了喘息的机会,凭着不错的天赋和过人毅力,凌默暗中习得一身不错的武功,用自己的实力在天穹堡争得一席之位,并渐渐得到凌堡主的重用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重用并不是把凌默当成三少,而是把凌默当成天穹堡第一打手,天穹堡肮脏、危险的任务大多由凌默去办,这么多年来凌默没有死,还真是命大。

    凌默的资料是九皇叔给凤轻尘的,九皇叔只让凤轻尘无聊看看:“天穹堡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说这话时,凤轻尘隐约看到狐狸在笑,心里暗想:九皇叔不会因为大街上的事,冲冠一怒为红颜,为她灭了天穹堡吧?

    事实证明凤轻尘想太多了,先别说她没有倾国倾城的姿色,就算她有那个姿色,九皇叔也不是这么冲动的人,九皇叔之所以关注天穹堡,无外乎它有这个价值,而且撞上门了。

    从九皇叔手中得知凌默的事,凤轻尘便知道天穹堡确实很有意思,也知道她之前查的东西实在太少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之前只查了天穹堡的消息,对凌天和凌默的事并没有放在心上。在她看来,她顶多就是去打个酱油,她和天穹堡没啥交际,也没有本事从天穹堡身上咬块肉下来,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凌默这人,我倒是想要见一见。”凤轻尘的指腹,从凌默的名字上划过……

    和凌天相比,凤轻尘更看好凌默,想必九皇叔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他才会特意为难凌天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……”敲门声打断了凤轻尘的思路,凤轻尘皱眉:这个时候,会有谁来打扰她?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左岸推门而入,不等凤轻尘开口,就从身后抽出一封信:“有人要我转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会帮人传信?”凤轻尘接过信,看到信封下面的标志,挑眉问道:“玄霄宫?少奇怎么会给我写信?”还是让左岸传,这真是怪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左岸望天,即不回话也不出门,凤轻尘拆开信迅速浏览一眼,这一看才明白少奇为何要给她写信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凌天既然是少奇的小师叔,来东陵少奇怎么不告诉她一声,原来少奇和凌天这位小师叔交情不怎么样,反倒和凌默有交情。

    这封信就是少奇写给凤轻尘,让他照顾一下凌默的事,至少凌天这位小师叔,少奇也提了一句,让凤轻尘面子上过得去就行,不必太把他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送信来的人是谁?”凤轻尘将信放下,问道。

    “凌默。”左岸酷酷地开口,语气和平时没啥两样,可凤轻尘却明白左岸肯定和凌默有交情,不然依左岸的性子,他绝不会帮凌默递信。

    “你和凌默怎么认识的?”凌默和左岸会认识,并不是很奇怪的事,这两人身上有很多相似点,不过左岸比凌默幸福,左岸的公主娘虽然不靠谱,可总归没有虐待他,还有一个师傅教他本事。

    “救过他。”左岸明显不愿意多谈:“他在外面,你要不要见。”

    “见。你让他进来。你要没事可以去看看凤谨,多陪他说说话,他都快不认识你了。”左岸在凤谨面前一直各种高贵冷酷,凤谨看到他就怕,再这么下去兄弟二人恐怕会越来越生疏。

    左岸皱眉,刚想说不,可想想还是点了点头:“豆豆在外面,有事叫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,我相信。”能让少奇特意写信来的人,凤轻尘相信对方不是什么阴狠的人,并不是每一个拥有悲惨童年的人,都是大反派。

    左岸白了凤轻尘一眼,似乎在说凤轻尘太白痴、太容易相信人了。凤轻尘木有解释,反正她解释左岸也不会听。

    左岸出去没有多久,门外又响起敲门声,凤轻尘知道是谁,起身上前打开门,四面相对的瞬间,凌默愣在门口,抬起的脚半天没有放下去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凤,凤轻尘会亲自开门,这种礼遇他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受过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趁机打量凌默,削瘦、阴郁、血腥,整个人缩在暗处,周身散发着森冷的杀气,脸色苍白,双眼如同死水,让人有一种凌虐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凌默给凤轻尘的第一印象很差,如果不是有暄少奇和信,和左岸的话,凤轻尘都要怀疑,这个男人是邪魔一流。

    以貌取人最要不得,凤轻尘没有表露自己的喜恶,大方地将人迎进门:“凌三少,请进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凌默这才回过神,尴尬地低头缓缓说道:“凤姑娘叫我凌默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嘶哑缓慢,非常难听,就好像嗓子里有刀片,每一个字都被割开了,听起来来即刺耳又别扭,凭医生的本能,凤轻尘只听这一句话,就能断定凌默的嗓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作为医生,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医生,凤轻尘没有谈正事,而是把凌默的病情指了出来:“你的喉咙里有肉瘤,是天生的还是人为的?”

    凤轻尘相信人为的可能性更大,要真是天生的,凌默现在就不是含着刀片说话,而是无法说话了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在这个美好休息日,求月票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