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48医者,我只有这条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9zzcc特彩吧tc111cc马香港马会传真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凌默好不容易从呆愣中恢复过来,还没有坐下又被凤轻尘的话给惊呆了,愣愣地看着凤轻尘,想不明白凤轻尘怎么会问他这么**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吧,他们有这么熟吗?

    凤轻尘这才想到,对方不是来求医的,而且他们也不熟,一边给凌默倒水,一边解释:“抱歉,大夫的通病,职业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凌默接过水,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才发现,凌默似乎很喜欢低头,这和他外在的气质完全不符。

    果然,阴冷嗜血什么的都是表象,要真是这样的人,暄少奇和左岸怎么会看上眼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再说话,而是在凌默对面坐下,凌默将水喝完后,双手将杯子放在桌上,动作有些僵硬,凤轻尘发现这人似乎有交际障碍症,和凌天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要是性格正常的人,怎么可能会半夜上门,要知道她可是姑娘,姑娘呢!

    “凤姑娘。”凌默的声音依旧难听缓慢:“很冒昧的打扰你,我希望你能帮我引见九皇叔。”说到这里,凌默偷偷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见凤轻尘没有表情,又补了一句:“要是很麻烦,就当我没有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样想?你只要引见,又不要我在九皇叔面前给你说好话,我什么麻烦的。”凤轻尘无意为难凌默,只是想要知道凌默见九皇叔的目的。

    是和凌天一样,还是有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不麻烦,可不可以让我见九皇叔一面。”凌默说话时,脸部的表情有些扭曲,看上去更吓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这不是凌默愤怒扭曲,而是凌默的喉咙有问题。作为大夫,她真得很想看看凌默的嗓子,或者让他不要说话,凤轻尘可以肯定凌默现在多说一个字,他的嗓子就多受一份痛。

    刀割喉咙的痛,却能忍着不出声,这个男人不简单,忍功一流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想让凌默多受罪,直言道:“你希望九皇叔帮你做什么?你又能给九皇叔什么?也许条件合适,我们可以谈谈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千万别怪她截胡,实在是凌默这人还真对她的眼了,她在江湖中没什么势力,也没有什么人脉,要查个消息都得拐七拐八,她需要在江湖中培养一部分人脉。

    她记得九皇叔说过,杀手联盟就是凤离族成立的,除此之外,凤离族还秘密扶持了一些小门派,可现在他们都心生二心了,不把凤离族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从蓝氏和凤离族的做法,凤轻尘知道,在江湖中有属于自己势力的重要性,凤离族留给她的只有杀手联盟,可杀手联盟老头们年纪大了,左岸和豆豆她是不指望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坐稳、坐大,就必须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实力,而本就是江湖人的凌默很适合。

    凌默没有想到凤轻尘会这么直接,想到他打听到的消息,凌默也没有矫情,面无表情地道:“我要天穹堡上下的命。我能付出的,就只有我这条命。”

    这要多深的恨,才能这般平静得说出灭门。凤轻尘深深地看向凌默,凌默也没有闪躲,任凤轻尘打量,眼中没有扭曲、疯狂的恨,有得只是死寂的平静。

    凌默并不是被仇恨冲昏头脑,他是真得恨,恨到极致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你的命不值钱。”凤轻尘冷漠的直言。

    她不是圣母,不会因为同情凌默,就冒险对上天穹堡。别说她了,就是九皇叔要灭天穹堡也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凌默并没有被看轻的愤怒,他完全认同凤轻尘的话:“可我只有这条命,也许日后还有天穹堡。”他学不会空口许诺,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“天穹堡堡主的位置你坐不稳。”凤轻尘再次犀利的点明。

    凌默完全不擅长与人打交道,只相处片刻,凤轻尘就能断定凌默有交流恐惧症,这样的他根本无法打理天穹堡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成为你的傀儡,我不在乎天穹堡变成什么样。”凌默并不是堵气,也不认为成为傀儡是耻辱的事。

    凌默此言一出,凤轻尘发现,她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因为凌默已经退到最低,以最卑微的方式寻求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唉……凤轻尘叹了口气,就在她决定松开口,凌默又开口:“我知道天穹堡有一个秘密,据说和前朝宝藏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前朝宝藏?”这下凤轻尘的兴趣被勾起来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可是把九州地图的事和她说了,如果是前朝宝藏,说不定就和九州地图有关。

    凌默想了想才重重点头:“我知道得不多,凌天知晓更多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实诚的让人不放心,明知凌天和他是竞争对手,还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凤轻尘,这不是让凤轻尘去和凌天接触嘛。

    不过笨人也有笨福,凤轻尘就更愿意和凌默打交道,死心眼的孩子更好骗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去查,你的提议我很心动,不过我需要考虑一下。”此事事关重大,不仅仅是天穹堡,还牵扯到武林纷争和即将召开的武林大会,她必须和九皇叔商量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走,你有消息告诉左岸,他能找到我。”这几个字,凌默真正是含血说出来的,一说完嘴角就溢出血丝。

    作为大夫,凤轻尘真心看不下去:“张嘴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凌默眼睛猛得睁大一下,随即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没有事。

    他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今晚只是说太多话了,不然也不会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“我是大夫,我比你更清楚你有没有事。”凤轻尘一脸严肃地站在凌默的面前,见凌默仍旧不为所动,凤轻尘再次开口:“别忘了,你的命以后就不是你自己的,你最好还是听我的话,把嘴张开。”

    凌默眼中闪过一抹挣扎,在凤轻尘的坚持下,最终还是张开了嘴……

    恶臭味扑鼻而来。血,不受控制的从嘴里流出来,隐约还能看到白色的肉沫,透过腥红的血,还能看到凌默腐烂的舌头。

    “伤得这么重?”凤轻尘发誓,她行医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看到一张这么惨的嘴,她无法想象凌默是忍着多大的痛,才能说出那么多话。

    凤轻尘承认,她虽不是善良的人,可她内心柔软的那块,被凌默的嘴里的伤击中了,面对这样的凌默,她无法作视不管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