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49原则,自己人要照顾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诸葛劲爆料香港正版资料一二三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凌默是暄少奇亲自写信,要凤轻尘照顾的人;也是左岸难得开口承认的朋友,不管他们之间,那个关于买命的交易会不会达成,凤轻尘都认为凌默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一个护短的人,也是一个有医生道德的人。她无法放任凌默这样离去,更不能容许在自己能力范围内,让“自己人”带着这么严重的伤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凌默的意愿?那不是凤轻尘要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给我乖乖坐好,有什么话等你嘴里的伤好了再说。”凤轻尘撕去温婉大方的假面,女王范十足,把凌默吓得一愣一愣,刚想张嘴就对上凤轻尘凶狠的眼神,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,凌默只好闭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凌默这伤她要不处理好,她今晚肯定睡不着。凤轻尘叫来豆豆,让豆豆把凌默带到小木屋,自己则在屋内准备需要用的药物。

    来到小木屋前,凤轻尘已经换上了工作服,为了不被凤府的人当成女鬼,凤轻尘没有穿白色医生服,而是换上蓝色棉服。

    长发包进帽子里,脸上也带了一个大大的口罩,要不那双眼睛还算熟悉,凌默肯定认不出,面前这人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豆豆早已习惯凤轻尘这装扮,见凤轻尘这个样子,很配合地缩在角落里,假装自己不存在,凤轻尘用眼神示意他滚出去时,豆豆也装傻地望天。

    他要近距离保护轻尘。嘿嘿……

    豆豆装傻成习惯,凤轻尘也没空和她计较,更何况她给凌默医治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木屋里的灯光打开,在凌默和豆豆目瞪口呆下,将灯光调整好,对准凌默……

    被强光一照,凌默那张脸显得更惊悚。惨白的脸上、暗红的血,再加上凌默挺尸一般僵硬的动作,怎么看怎么像死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知晓凤轻尘工作时严肃认真,豆豆肯定要开口,建议凤轻尘把灯光打暗一点,这什么得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小木屋里的灯光只适合手术,不适合检查口腔,凤轻尘拿一个小电筒照着,才能看清凌默里的伤,可是凌默僵硬的像石头,凤轻尘一碰他,他全身就在颤抖,让凤轻尘不得不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凌默,放轻松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凤轻尘好言相劝,凌默深深地吸气,可却无法配合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”凌默习惯地低头,张嘴就要解释,可嘴里的伤让他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凌默你试着相信我,我是大夫我不会伤害你,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的伤,然后帮你医好它,相信我……”凤轻尘知晓凌默对人的排斥,知道他这是本能的反应,连忙放缓语气劝说。

    “深呼吸……什么都不要想,你只要明白我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凌默,就算你不相信我,也要相信少奇和左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耐心很足,奈何凌默内心阴影严重,怎么也放松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轻尘,要不我打晕他。”豆豆看不下去,好心给建议,凌默连忙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凌默满身大汗,僵直在病床上一动不敢动。他知道凤轻尘是要给他检查伤口,没有别的意思,可他的身体无法接受别人的靠近,要不是凤轻尘态度强硬,又有豆豆盯着,凌默肯定翻身下床跑人了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。”凤轻尘还是希望凌默能配合治疗,她不能每次都打晕凌默,这不利于治疗。

    “凌默,你闭上眼,什么都不想……”凤轻尘把脑子里,仅剩的一点催眠知识调出来,看看能不能让凌默稍稍放下心中的戒备。

    可凤轻尘实在太高估自己,又低估凌默的抗拒力了。凌默心里抗拒达到一个顶点,即使是他自己都无法控制,又怎么可能被凤轻尘这三脚猫功夫给催眠,要是苏家那个天生就有摄魂能力的苏柔在,说不定还能有效果。

    各种手段用尽,就在凌默撑不住要跑时,凤轻尘终于同意让豆豆把凌默打晕,可是凌默这人,即使晕倒全身也是紧绷的,整个人卷得像虾米,每一块肌肉僵硬的像石头。

    这人似乎从来不懂什么叫放松。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遇到,这么不配合的病人。”凤轻尘默默望天,她还真是给自己找罪受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他拉开。”病人身体不合作,凤轻尘只好用暴力,强制凌默接受医治,谁让凌默是她划定的“自己人”范围。

    豆豆对凤轻尘的医术有盲目的崇拜,听到凤轻尘要自己帮忙,撸起袖子就上前,一点也不嫌弃凌默身上腐烂味,把凌默放平,让他的脸朝上,捏开凌默的下颚,方便凤轻尘查看。

    在豆豆的帮助下,凤轻尘终于看清凌默嘴里的伤……

    和凤轻尘想得一样,凌默嘴巴和舌头有腐烂的迹象,喉咙被一块软肉卡住,那块软肉也在腐烂,整个咽喉部位没有一块好肉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凌默还能张嘴说话,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,绝对是靠强大的意志力在支撑。

    “轻尘,他好惨呀。”豆豆一向冷血无情,可看到凌默血淋淋的伤口,也忍不住动容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你有多幸福了吧。”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豆豆一眼,却不想豆豆很认真地摇头:“不知道,和思行一比我一点也不幸福,轻尘,你对思行比我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思行是我徒弟。”这能比嘛,她最苦最难的时候,都是思行陪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我姑姑呢。”豆豆嘀咕,凤轻尘冷笑:“凤离幽歌也叫我姑姑,你信不信我送你去和他做伴。”

    凤离幽歌到了东陵,就被凤轻尘丢给了管家,虽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,可出入却要报备,身边名为保护实则监视的人不少于四人。

    豆豆怨念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可惜凤轻尘正忙着给凌默清理口腔,根本没有闲情搭理豆豆。

    凌默嘴巴的伤是外伤,及时医治还能好,比较麻烦的是凌默卡在喉咙里的那块软肉。

    那块软肉卡得部位有些特殊,那个位置不会让凌默闷死,但却能天天折磨凌默,让凌默呼吸困难,这块软肉要是不取出来,凌默嘴里的伤永远不可能好。

    可是,凤轻尘检查时,发现要取这块软肉出来,不是一般有难度,她用智能医疗包,都检查不出那块软肉是什么,更不知这块软肉是怎么“长”在凌默喉咙里的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