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51认错,绝望地闭上眼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合2017现场开奖结果香港一肖一码免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生气了!

    看到凤轻尘转身离去,九皇叔才发现,事情似乎和他想得不一样,在他为身上的气味烦躁时,凤轻尘似乎更不满。

    手比脑子的动作更快,在九皇叔还没有想明白,凤轻尘为什么生气,便起身拉住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凤轻尘离开,不然他一定会后悔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想到九皇叔会突然拉住她,脚尖一个旋转直直撞向九皇叔,身高的差距,让凤轻尘直直撞在九皇叔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好疼。”凤轻尘鼻子一酸,睫毛一颤,眼睛就泛起雾水。

    铜墙铁鼓呢,这么硬,痛死她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顾不得心中的小忧伤,捂着鼻子可惜兮兮地看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疼死她了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尴尬地立在原地,伸手去碰凤轻尘红通通的鼻子,却被凤轻尘给躲开了:“痛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。”九皇叔没有想到,事情会变成这样,颇为懊恼,把所有的账都记在步惊云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意外就是意外。”凤轻尘鼻子疼得紧,声音有些抽咽,听上去就像是撒娇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知要如何哄人,只能默默地看着凤轻尘,等凤轻尘缓过劲儿,才开口:“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你撞一撞不就知道了。”凤轻尘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,看上去就像受了极大的委屈,刚哭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本王倒是想撞,只是……”九皇叔比了比两人身高的差距,又指了指凤轻尘柔软的胸部,表示他要撞伤鼻子,有技术上难题需要克服。

    唰……凤轻尘的脸红了,不是羞得是气得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,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嘛。”明明自己有错在先,不认错就算了,还调戏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试试吗?”九皇叔似笑非笑,好看的眼角微微上挑,带着说不出来风情,凤轻尘直接看痴了,等到她反应过来,才发现自己又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使美男计。”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无辜的摊手:“本王什么都没有做。”是你自己定力太差,这话九皇叔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我走了。”傲娇傲不过人家,耍流氓也耍不过人家,凤轻尘果断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九皇叔再次拉住凤轻尘:“告诉本王,为什么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不高兴吗?”合着她气了半天,九皇叔还不知她气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,差点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有。你不高兴。”九皇叔很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很高兴。”凤轻尘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我非常高兴,高兴你半夜三更外出,带着别的女人的气息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要高兴,才会有鬼。

    “你吃醋了?”九皇叔后知后觉,带着一丝丝喜意。

    “我吃醋,你很高兴?”这个男人,是不是喜欢把他的快乐,建立在他的痛苦上。

    九皇叔很想点头就是,可对上凤轻尘的冷眼,九皇叔果断摇头:“当然不是,本王很内疚,让你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我多想吗?”靠近,凤轻尘才觉得这香气似乎有点熟悉,可又记不起在哪里闻过。

    九皇叔重重点头:“这是步惊云带来的。”九皇叔明显避重就轻,但也算是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步惊云?他嫌命长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会替你教训他。”把黑锅推给步惊云,九皇叔表示完全无压力。这事本就是步惊云的错,只要凤轻尘高兴,虐死步惊云也不是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事情解释清楚,警报暂时解除,不过凤轻尘依旧没有给九皇叔好脸色,推开九皇叔继续走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追了出去,却被管家给拦住了:“王爷,您该换衣服上早朝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病了。”九皇叔想也不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这招九皇叔以前常用,太上皇从来不管,文武百官也不会过问,可现在不行,现在早朝要是没有九皇叔,恐怕没法转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今天早朝,要商量出兵夜城的事。”管家尽职的提醒。

    王爷呀,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路,真得不适合你,你可不能为女色误国呀。

    九皇叔生生止住脚步,转身往回走……

    对九皇叔没有追出来,凤轻尘一点也不失望,要是九皇叔追出来,凤轻尘才要多想,九皇叔是不是真做了对不起她的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到凤府时,时辰已经不早了,凌默早已醒了,豆豆严格按凤轻尘的要求,不让凌默乱动,直到凤轻尘回来,凌默才得已放松。

    “你的口腔与食道伤得很严重,暂时不能进食,你现在只能用试管灌食,靠营养液维生。”凤轻尘一进来就给凌默解释,并且把盐水瓶挂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要去九王府,凤轻尘甚至没有给凌默输消炎药。

    凌默嘴巴不能动,只能伸手笔划,表示自己没有事,让凤轻尘不用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是大夫,我比你更了解你的病情。你的事情我昨天已经和九皇叔说过,凭你说得那个消息就值得我们动手,你现在什么都不用管,只要好好养伤,等伤好得差不多我们也就去天穹堡了。”凤轻尘知道凌默关心什么,先一步解释给凌默听。

    将药瓶挂好,凤轻尘准备给凌默注射时,发现凌默全身又僵硬了,双手握得像石头,青筋都暴了出来,这样完全无法注射。

    “放松。”凤轻尘拍了拍凌默手,示意他别把自己绷太紧,凌默想要放松配合,可偏偏越是想要放松,就越紧张。

    不是凌默不想,而是凌默的身体无法配合,这让凤轻尘很头痛,她真得没有遇到过,这么抗拒医治的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停地在凌默耳边说话安慰他,凌默也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气息,试图按凤轻尘的要求,为自己争取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来之前,左岸就和凌默说了凤轻尘的医术,也告诉凌默这是他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左岸说,如果这世间有人能医,也愿意医他,非凤轻尘莫属,如果他想活着,像人一样活着,就要配合凤轻尘的医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身体不争气,他无法控制自己僵硬的肢体,无法放松身体配合凤轻尘医治,这样的他根本不可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。

    凌默近乎绝望地闭上眼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