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53诚意,打一巴掌给个枣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可以网上购买分分彩长龙玩法技巧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从容高贵、优雅天成的王锦凌,从来不需要表现自己的优秀,他的一言一行都彰显自己的独一无二、风华无双。

    站在王锦凌面前,你只能仰望与崇拜,如果你存着和他一较高下的心思,那你注定惨败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凌天懂,可他控制不了自己,看到王锦凌,他就忍不住拿自己和王锦凌对比,这一对比,凌天就发现自己悲剧了,他引以为傲的东西,在王锦凌面前没有一点优势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以前太自我,被身边的捧得太自以为是了,走出来才知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不管是九皇叔还是王锦凌,他都比不过。

    凌天眼神黯然,一瞬间像是失去斗志一般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将凌天的表情尽收眼底,九皇叔面无表情,凤轻尘却暗道一句可惜。

    凌天很优秀,至少在他的领域凌天是优秀的,可面对王锦凌时,凌天把自己的缺点和王锦凌的优点比,这一比怎么能不惨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交谈深入,凌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,整个人都有些放不开了,他的气势完全被王锦凌压制住了,局面完全被王锦凌掌控。

    王锦凌待人一向温和,如果是平时,王锦凌肯定会收敛气势,不会抢了凌天的风头,可千不该万不该,凌天不该让一个人下人,当街辱骂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王锦凌的逆鳞,王锦凌不止一次为凤轻尘大开杀戒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面对即将溃败的凌天,王锦凌不仅没有收手,反倒再次逼进,反客为主的道:“和少堡主一见如顾,差点把正事给忘了,时辰不早了,少堡主把你那位侍女叫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凌天嘴角微抽,勉强维持笑脸:“绿晴,去把红袖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绿晴在心中为红袖默默祈祷,同时也希望红袖经此一事,能学乖一点,别以为是天穹堡的人,就可以横行天下,连天皇老子也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磕头道歉的戏码正式上演,红袖一身白衣,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,苍白的脸颊、哀怨的小眼神,无不诉说她的委屈。

    这是道歉?王锦凌眼中闪过一抹不喜。

    红袖走进来并没有看凤轻尘,而是盈盈跪在凌天的面前:“奴婢见过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给凤姑娘道歉。”凌天原本是有点小心思,可现在却没有使出来的打算,直接命令道。

    红袖错愕了片刻,便挪了挪了身子,听话地跪在凤轻尘面前,绿晴适时端着一杯茶上前,红袖端过茶,高高举到凤轻尘面前:“奴婢给凤姑娘请罪,请凤姑娘大人有大谅,饶恕奴婢一次。”

    敬茶道歉没有什么错,可在凤轻尘准备接过茶杯时,红袖手腕一动,露出自己青紫带鞭伤的小胳膊。

    众人脸色皆变,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凤轻尘当即收回手,冷声道:“请罪?红袖姑娘这是来请罪还是来问责?”

    居然当面玩花样,胆子真大。

    “奴婢是来请罪的。”红袖身子一颤,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,连忙将手腕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把他们当傻子呢。

    凤轻尘冷哼一声,别过脸不说话;九皇叔眼皮一抬,亦是不曾开口。

    王锦凌含笑地看着凌天,虽然没有半句指责的话,可眼中表露的意思却足够凌天难堪。

    他御下不严!

    王锦凌没有轻蔑傲慢地看他,可凌天更希望王锦凌指责他,这样他就能理直气壮的说,大公子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室内的气氛瞬间凝固,绿晴暗道不好,悄悄地踢了红袖一脚,奈何红袖却像是傻了一眼,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小身板挺得比直,倔强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九皇叔身上寒气渐重,打破沉默:“时辰不早,本王还有公务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请稍候。”凌天哪里能让九皇叔这么走,连忙出言挽留,转身就对红袖呵道:“红袖,还不快给凤姑娘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红袖乖巧开口,却被凤轻尘给打断了:“不用了,我当不起。少堡主还是给红袖姑娘请个大夫,红袖姑娘身娇肉贵,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是我的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红袖那要露不露的伤,不就是在告诉众人,这伤是她凤轻尘弄的嘛,她凤轻尘敢做就敢承认,但同样她没有做的事,想要栽赃给她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红袖她……”绿晴心急,想要替红袖解释,可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,凤轻尘眼中的寒意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她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“轻尘,这两个丫鬟被我宠坏了。”凌天的脸色红了青,青了又白,就像调色盘一样:“轻尘别往心里去,我这就给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言重了。我看红袖姑娘似乎怨气很重,要有什么冤情还是早日说明的好,九皇叔就在这里,红袖姑娘要是在东陵受了什么委屈,现在说出来正好让九皇叔为她做主。”顺天府的官差不是笨蛋,真要折腾红袖哪里会用这么明显的招,白白落人口实。

    “红袖姑娘,趁九皇叔在这里,你有什么冤情快快说出来。”凤轻尘捧起茶杯,轻啜一口,居高临下地看着红袖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奴,奴婢没有冤情。奴婢不该冒犯您,奴婢知错了,求凤姑娘你放过奴婢吧,奴婢再也不敢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咚咚咚,红袖匍匐在凤轻尘脚边,一直不停地口磕头,不过三两下就磕出一地的血,可她仍旧没有停,大有凤轻尘不叫停,就不停下地打算。

    这是逼迫,红袖用苦肉计逼凤轻尘松口,逼凤轻尘承认自己有错,然后不追究这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红袖很有脑子,可是她遇到了凤轻尘这个不按理出牌的人,凤轻尘看都不看红袖,任红袖磕得头破血流,一脸浅笑地看向凌天:“小师叔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这是道歉还是抹黑她?

    “轻尘,红袖年纪小不懂事,你就放过她一回,你看她已经吃了苦头。”凌天尴尬地开口,这个时候他也不能指责红袖什么,说出来他更丢人,连个丫头都管不住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一个德性,凤轻尘很失望,面上却不显,只道:“小师叔,我今天是来拜访你的,这些小事就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说放过红袖,只是不打算再追究,这已是最好的选择,给足了凌天面子,凌天也知此事不可再强求,可红袖仍不满足,扬起血淋淋的小脸看着凤轻尘,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仇人。

    这才一天,她和红袖有什么仇?

    凤轻尘眉毛微挑,眼中闪过一抹不解,转头看向九皇叔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了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