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57棺材,被凤轻尘截胡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会彩票历史记录10223com王中王资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这个时候进宫,一时半刻肯定回不来,就算回来了,之前的事也无法继续再谈,修路是国家大事,凤轻尘现在没有资格参与。

    凤轻尘起身,把桌上散乱的资料收拾好,装在一个小盒子里,准备回头送给九皇叔,让九皇叔可以参考一下。

    地图和资料收拢后,凤轻尘时间还早,准备去凤谨与凌默,却不想还没有出门,就遇到急忙来找她的春绘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……”春绘人未到声先至,听这声音好像很急切,凤轻尘吓了一大跳,连忙开门走了出去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姑娘,凤谨少爷,凤谨少爷……”春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靠在一个小丫头身上,气喘吁吁的道:“姑娘,凤谨少爷烧起来了,刚吃的东西也吐了,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凤谨又发烧了。”凤轻尘脸色一变,急忙往外走:“把房关上,任何人不得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护卫上前,一左一右守在房外,凤轻尘回房取了药箱,大步朝小木屋跑去。

    凤谨刚出生时吃了大亏,身子比一般的孩子娇弱,虽然平时不出来,可一生病这个问题就非常明显,凤谨的免疫力比一般的孩子差,一个不好病情就会反复。

    凤轻尘出门前特意过凤谨,那时候凤谨还挺好的,小脸虽红但气息平稳,可这伙凤谨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小脸也红得不正常,得凤轻尘心疼死了。(最稳定,)

    小凤谨身体不舒服,不管夏挽她们怎么哄都哭个不停,凤轻尘进来时凤谨差点哭得岔气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乖,给你呼呼,不痛不痛……”秋绘小心地抱着凤谨,按着凤谨的手,不让凤谨乱动,以免他把身上的痘痘抠破,怕凤谨不舒服,又细心吹着气,让凤谨能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凤谨动不了,也无法说出自己的难受,只能扯着嗓子哭,那哭声听得人心疼死了,凤轻尘一进来,秋绘和夏挽大大地松了口气:“姑娘,你可来了。”凤谨再哭下去,她们也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凤谨到凤轻尘,哭声更委屈,朝凤轻尘伸手,要凤轻尘抱。

    秋绘怕弄疼凤谨,不敢用力,只能抱凤谨抱到凤轻尘面前:“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靠近凤轻尘,凤谨没有再哭,挂满泪水的小脸满是委屈,可怜巴巴地着凤轻尘,得凤轻尘心都疼了,抱起来就亲了一口:“小笨蛋,别哭了,再哭姐姐也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凤谨乖巧听话,软软的小身子窝在凤轻尘的怀里一动不动,小嘴一抽一抽,时不时就哼哼两句,表示自己不舒服。

    凤谨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凤轻尘也没有急着医治,而是抱着凤谨轻轻哄着,嘴里哼着前世记忆里的儿歌。

    凤谨不知是哭累了还是舒服了一些,到了凤轻尘手里没有再哭,只是时不时的哼哼两声,表示他还不舒服。

    凤轻尘时刻注意着凤谨的情况,凤谨有睡着的迹象,便放轻了动作,示意秋绘和夏挽无出去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轻轻地点头,默默地退下,交待好门外的小丫鬟才朝自己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凤谨少爷真聪明。”夏挽打了个哈欠,和秋绘便走边说。

    想到凤谨对凤轻尘的亲近,秋绘也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小少爷聪明,知道谁对他好,以后有大造化。”

    只要凤轻尘不出事,凤谨下半生的富贵可以得到。

    “姑娘也很喜欢凤谨少爷,姑娘的样子,她应该很喜欢孩子,不知何时我们会有小主子。”夏挽自动入代凤轻尘抱小主子的画面,怎么怎么觉得好。

    “应该快了吧。”秋绘嘀咕了一句,眼中也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夏挽点了点头,指着自己的院门,说道:“我到了,你和冬雪说一声,我今晚就不过去了。让她和春绘照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休息吧,回头我去整理姑娘的院子。”秋绘想到夏挽这两天几乎没有合眼,又交待夏挽好好休息,有事她和春绘几个人还在。

    秋绘送走夏挽后,便回到自己的房子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才带着小丫鬟去凤轻尘的院子。

    不管她们四大丫鬟有多忙,凤轻尘和凤谨身边的事,她们都会亲力亲为,尤其是九皇叔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秋绘不知,在她带着小丫鬟进屋打扫,一路尾随她的黑衣人也顺着她,找到了凤轻尘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在秋绘带着小丫鬟离开没有多久,黑衣人避开护卫的视线,悄悄潜入凤轻尘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一尘不染,黑衣人并没有找到什么,不过黑衣人并没有气馁,在房间没有收获后,便潜入了房。

    凤轻尘房里有不少机密资料,虽说都归置好了,可因为凤谨出事,凤轻尘也没有把它们一一琐起来,这正好给了黑衣人极大的方便。

    山东的地图、山东的布防,官员情况……

    黑衣人不敢大动作,只抽出几页纸快速扫过,又按原样放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全是山东的情况?”黑衣人暗道奇怪,把上面几个人名和店名给记了下来,又继续查找。

    “北陵?”

    “夜城?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,怎么会关注这么多?

    “难道这些是九皇叔的东西?”黑衣人想到之前的事,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飞速的将房复原后,如同来时一般,黑衣人没有惊动任何人,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离开凤府后,在路上转了几圈,确实没有人跟踪,才朝城西别院走去,而他不知,在他离开没有多久,远处大树下,有一黑影动了……

    黑影沿着老胡同来到一个棺材铺,在棺材铺里买了一叠纸,又慢悠悠地往城外走。

    棺材铺上去很正常,这样的铺子城中小街小巷里有不少,完全没有特色,可就在这个没有特色的小店里,龙住着九皇叔和凤轻尘满京城找的人——蓝景阳。

    棺材铺后面,蓝景阳与凤离清歌正在室内,听棺材铺的小二汇报凤府的动向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的人跟了上去,发现那人去了城西别院,他的身形与武功,应该是凌天,他应该在凤府发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盯着凌天。让李玄月去找暄少奇,我要知道凌天与东陵九的动向。”蓝景阳火速下令,温润的眉目闪过一丝急切,想到天穹堡的事,蓝景阳努力压下心中的烦躁,问道:“天穹堡的凌默呢?他还没有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凌默不见了,我们的人跟丢了。”小二低头,眼中闪过一抹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。”蓝景阳冷冷地了小二一眼:“滚。”

    ……——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