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62出手,我就仗势欺人又怎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王中王算盘三期必开奖543occ天空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连属下都不相信崔浩亭能上位,谁还会看好他?

    凤轻尘的话不可谓不犀利、不残忍,可崔浩亭却哑口无言,因玉华兰芝升起的喜悦,此刻荡然无存,他看着凤轻尘,又移向王锦凌,眼中流露一丝痛苦与挣扎……

    真要把刀对准的自己的亲人?

    这一次不管是凤轻尘还是王锦凌都不允许崔浩亭逃避,王锦凌直接把自己当年,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爆了出来:“浩亭,我能明白你此时的心情。当年,我也曾因他们是亲人而手软过,可他们回报给我的不是同等心慈,他们回报给我的,是毁了我嫡亲弟弟、煽动我嫡亲父亲对付我。浩亭,别让自己和我一样后悔,我王锦凌此生最对不起的人,就是我嫡亲弟弟,不管日后我站得多高,都无法还我锦寒一个健康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段往事,饶是理智如王锦凌,也忍不住难过。如果他当时心狠一点,锦寒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,好好的王家七公子却成了残废。

    他王锦凌纵使位高权重,也无法让锦寒恢复如初,也无法还锦寒一个健康的身体。

    王锦凌深深地吸了口气,不愿意在轻尘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脆弱,不过瞬息间,便收敛好心情,继续劝说崔浩亭:“浩亭,这种时候心慈手软只会害了自己身边的人,你要是下不了手,就留他们一条命,让他们安享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锦凌,谢谢你。”王锦凌眼中一闪而过的悔恨他看到了,正因为看到了才明白王锦凌是为他好。

    崔浩亭同意主动攻击,凤轻尘自然不会让他孤身作战,这件事不仅关系到崔浩亭上位,也关系到凤离族与崔家的合作,崔浩亭不掌权,合作就是一纸空谈。

    “浩亭,崔家的事锦凌不好插手,但我可以。我们三人即是朋友也是盟友,虽不至于一损俱损,但确实是一荣俱荣,这件事我不会置身事外。”凤轻尘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见崔浩亭一脸不认同,又道:“浩亭,我和你们崔家也是有恩怨的,当年那一剑从我脖子上横划过去,我差点就因此陨命,这笔帐我可一直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当年把这件事栽赃给南陵苏家,是因为当时的情况需要,再加上那时的她无力和崔家抗衡,只能打断牙齿和血吞,明知真凶是谁也要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”崔浩亭自嘲一笑:原来一直都没有过去,不管是他三哥还是凤轻尘,都放在心里了,也只有他认为此事揭过了。

    可随即一想,崔浩亭就能理解了。任谁也不可能忘记要取自己性命之人,当年那一刀要是再深半寸,凤轻尘就死了。

    崔浩亭感慨片刻,便不再多想,恢复原有的沉稳与从容:“你打算用这件事当借口?”既然下定了决心,崔浩亭就不会再犹豫与心软。

    注定要手染亲人的血,早一点和晚一点并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当初,我把这件事栽在南陵苏家头上,可终归没有证据,一切不过是些似尔非尔的推测,我现在拿出证据,证明我当时推断有误就行了,反正现在世上已无南陵苏家,我也不用担心有人报复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理由可以,崔家三公子当时确实是暗杀了你,只是……正面对上崔家,你会有危险。”王锦凌时刻都关心着轻尘的安危:“轻尘,崔家的事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。”

    崔家有一部分人野心很大,崔家的水之深,王家连其五分之一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插手,崔浩亭正面迎上那几个人,可没有胜算。”崔浩亭自己也说了,他们几个竞争者手中的势力都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实力的人根本不敢争,就算争了也早早就炮灰了,哪里还能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能走到这一步的人,不管是权势还是心机,都是崔家数一数二的,凭崔浩亭的能力与手段,对付一两个还行,可对方抱成团,崔浩亭如何以一己之力单挑众人?

    王锦凌没有说话,他知道凤轻尘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更改,崔浩亭想了想也没有再坚持,默许了凤轻尘的帮助。

    有凤轻尘在外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,他要做什么都更方便。

    三人达成协议,凤轻尘正传令上膳,王家的小厮却急急忙忙跑了进来:“公子,有急事,皇上召您进宫。”

    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哪里会下令,在场的三人都知,这是九皇叔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轻尘,九皇叔越来越小气了,你得说说他。”王锦凌站了起来,拂了拂略有些折痕的袍子,笑得无奈又疲累。

    作为臣子,哪怕他贵为帝师,也不能无视帝王的召见,即使满心不愿,王锦凌还是进宫去了,因为他知道九皇叔这个时候召见他,肯定是真有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声一笑,什么都没有说,直接招呼崔浩亭用膳,膳后凤轻尘又详细问了崔三公子的情况,务必要做么知己知彼。

    两人聊至傍晚,直到秋绘和冬晴来报,凤谨醒了,正哭闹着找轻尘才罢休。

    崔浩亭适时提出告辞,凤轻尘也不挽留,只是歉意的道:“舍弟这段时间不舒服,有些缠人。”

    崔浩亭表示不在意,看凤轻尘对凤谨颇为重视,崔浩亭还亲自去看了一眼凤谨,只可惜凤谨一点也不给面子,懒懒得抬眼皮看了崔浩亭一眼,便缩回了凤轻尘的怀里,小脑袋在凤轻尘怀里一拱一拱,说不出来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令弟很可爱。”崔浩亭忍不住赞美:“你把他照顾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招人疼。”凤轻尘亲了亲小凤谨,一脸慈爱,崔浩亭有片刻的恍神:他似乎看到自己母亲抱着自己的画面,他母亲在他小的时候也应该会亲他吧?

    崔浩亭发现自己无聊了,轻轻摇头叹了口气,便不再久留。

    崔家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,他可没有空闲却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哄了凤谨大半天,才把凤谨哄睡着了,然后又去看了一趟凌默,确定凌默病情没有恶化,才拖着有些疲累的身子回房用膳。

    沐浴过后,凤轻尘解开长发,靠在长椅上,手里捧着一杯茶,却不见喝,只闭目深思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进来,就看到一副安详宁静的美人图,当下放缓脚步,不忍打扰,可凤轻尘何起警觉,九皇叔一进来,凤轻尘便发现。

    凤轻尘缓缓睁开眼,看到九皇叔站在身侧并不诧异,只是奉上一个甜甜的笑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短短三个字,瞬间将九皇叔的坏心情抹平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