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69抄了,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ⅰ8年期期必中4肖手机上怎样登录管家婆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连城与太上皇。

    听到谢太后的话,凤轻尘并不惊讶,事实上在收到谢太后的消息,凤轻尘就猜到此事十有**与太上皇有关,只是没有想到连城居然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“连城?”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了,也不是第一次找上她了,凤轻尘对连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,告别了谢太后,凤轻尘直接回到凤府。

    “姑娘,九皇叔刚刚来了,一刻钟前离开。”管家尽职地报告道,凤轻尘点了点头,表示知道了,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:“给崔家递个帖子,我要见崔浩亭。通让顺天府伊,让他加大在城内的搜索力度,绝不能让人带凤谨出城。”

    要把凤谨带到连城了,事情会更麻烦,她可没有能力发兵灭了连城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急忙去处理,半刻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自从凤谨被劫走后,整个凤府的人都动了起来,没有一个敢偷懒,大家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恨不得把整个皇城都翻一遍。

    春绘三人见锋插针地上前,三人不敢为自己辩解,只把自己今天查到消息报给凤轻尘:“姑娘,凌天少主这段时间频频外出,每天都会去一家叫集墨轩的书斋,一呆就是一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集墨轩?去告诉顺天府一声,抄了它。”凤轻尘不敢肯定,这件事有没有凌天的手笔,她现在宁可错杀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春绘点头应是,秋绘犹豫片刻,又说了一句:“姑娘,之前下面的人来报,靠近城外有一家棺材店,那那店开了好几年,生意一直不好,可不管是掌柜和小二都坚持着,并且几年来都没有换过人。”

    “棺材店?”凤轻尘知道这种店一般是三年不开市,开市吃三年,卖了一口好棺材,足够这店撑几年,所以生意不怎么样也能撑下去倒没有什么,不过保险起见,凤轻尘还是让人盯着:“别让人发现了。”;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秋画应声而下,只有冬晴,盯头看着自己的鞋尖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凤轻尘扫了她一眼: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姑娘。”冬晴惊了一跳,本能地低头,要说时又犹豫了起来,凤轻尘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打算走,冬晴却突然开口:“姑娘,奴婢,奴婢听到九皇叔走之前说了连城二字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这算不算出卖九皇叔,可她又不能不说。

    “连城?又是连城。”凤轻尘脚步一顿,转身看着冬晴,赞许的道:“你做得很好,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不需要犹豫,记住,你的主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冬晴摸了一把冷汗,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赌对了。

    天见黑,月光惨淡地照耀皇城,凤轻尘没有急着去找九皇叔,而是准备去找蓝九卿,蓝九卿和连城关系不一般,她要请蓝九卿帮她传个话,一来保证凤谨的安全,二来也让连城明白,别以为偷偷摸摸,她就不知道下手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信送出去后,凤轻尘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,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,想着最近一团乱麻的事。

    也许她该听九皇叔的话,别去插手崔家的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如果她一直被动不出手,就会像现在一样,时刻处在挨打的境地,甚至连累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凤谨现在怎么样了?”想到凤谨那小小的一团,凤轻尘眼睛就发酸。

    凤谨现在还病着,也不知抓他的人会不会好好照顾他?凤谨的病情也不知会不会加重?

    凤轻尘担忧不已,而抓到凤谨的蓝景阳也很烦躁,凤谨的迷药醒来后,就一直哭闹个不停,怎么哄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蓝景阳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可也无法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,最主要的是,他从埋在九皇叔身边的人口中得知,凤谨和杀手排行榜第一左岸有关。

    就冲这一层关系,蓝景阳也不敢对凤谨下狠手,万一凤谨有个三长两短,他岂不是要被左岸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,去看着他,别让他哭。”蓝景阳被吵得不耐烦,随手一指。

    被指的女子身子一抖,二话不说小跑到床边,把凤谨把了起来,细心地给凤谨拍着背,嘴里也哼着不知明的小调。

    凤谨依旧在哭,不过有人哄再加上哭累了,哭声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蓝景阳呼了口气,抬头一看,这才发现哄孩子的是凤离幽歌,嘲讽的道:“看不出来,你还有点用处。”

    凤离幽歌身子一颤,手一松,凤谨从她手上掉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哇……凤谨心惊,大哭一声,蓝景阳脸色顿变,猛得扑上前,在凤谨落地时,堪堪抱住了凤谨。

    呼……蓝景阳吐了口气,抱着凤谨一个转身站了起来,确定小孩子无事,便找上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凤离清歌脸色发白,全身都在打抖,看到蓝景阳站起来,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蓝景阳抱着凤谨步步逼近,扬手就给凤离清歌一个巴掌:“蠢妇。”

    凤离清歌头一偏,眼泪和血水同时流出去,却不敢哭出声,看上去就像饱受欺负的小媳妇,好不可怜,可惜,她这幅模样引不起蓝景阳的怜惜,蓝景阳将受了惊吓,哭闹不停地凤谨塞到凤离清歌的手里,威胁道:“看好他,他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凤离清歌没有吭声,只是把凤谨紧紧抱在怀里,机械地拍着凤谨的背,那样子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,蓝景阳很满意凤离清歌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放心地离去。

    蓝景阳走后,凤离清歌依旧抱着凤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只是泪珠啪嗒……啪嗒的往下是,一颗颗落在凤谨的脸上,溅开……

    凤谨似乎懂得凤离清歌的悲伤,哭声渐止,黑亮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凤离清歌,时不时眨巴着小眼睛,一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对上凤谨干净清澈的眸子,凤离清歌哭得更凶了,凤谨挣扎了两下,伸出小手去摸凤离清歌,凤离清歌骤然碰到小凤谨温热柔软的小手,整个人都惊呆了,哽咽一声就哭了出来,将凤谨紧紧地抱在怀里,脸颊碰着凤谨的脸,泪落得更凶……

    “小宝贝不要怕,姐姐会保护你,哪怕是死也不会让你落到那个混蛋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宝贝,相信姐姐,姐姐一定会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凤离清歌抱着小凤谨,哭得不能自己,那双死寂的眸子随着哭声,渐渐有了神彩,眼神越发地坚定。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怀中的小宝贝,她也要拼一拼,这种活死人的日子,她再也受不了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