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74尸毒,此仇不报枉为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香港开奖記录结果和开奖曰2018年33期特马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棺材铺就这么一点大,三百个如狼似虎的官差冲进来,不过两刻钟就把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,凡是可疑的土地,都重新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别说真从这铺子里挖出几俱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大案子。”某个官差感慨,同时在心中默默盘算,此次他们能立多大的功,又能升几级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这些棺材不对。”有几个官差,围着角落里的一俱棺材指指点点,引得众人齐齐上前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泥,这味道可不像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漆都掉了,一股尸气,这棺材里面不会有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封死了,里面不会装好死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对着棺材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瞎嚷嚷,把棺材打开,看看里面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官差立刻上前,三两下就将棺材撬开了,一股尸臭味扑面而来,尸虫也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,看到里面腐烂的尸体,几个心理素质不好新人当场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,连忙上前查看,这一看凤轻尘也惊了一跳,眉毛拧成一股绳:“盗墓?”

    这不失为一个好买卖,难怪蓝景阳的人能在皇城经营得下去,原来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。”官差们发现凤轻尘来人,连忙问好,凤轻尘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不必如此:“事情进展得如何?我弟弟呢?”

    “回凤姑娘的话,凤谨少爷还没有找到。不过,请凤姑娘放心,方圆十里我们都派人去搜了,那群人插翅难逃。”官差连忙保证,凤轻尘点了点头表示满意:“那个透露消息给你们听的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人带到府衙了,凤姑娘要见她的话,我这就让人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这事明天再说,现在找我弟弟要紧。”凤轻尘神色清冷,脸上没有一丝笑意:“既然这里的棺材有问题,那就把所有的棺材都打开,看看里面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凤姑娘提醒,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棺材能藏人,里面放个昏迷不醒的小孩,绝对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动作快一点。”凤轻尘又提醒了一句,要是小凤谨真被放在棺材里,时间久了可是会窒息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亲自来了,官差更是不敢怠慢,四人一组把里里外外的棺材都打开了,外面的棺材看上去都最崭新的,而放在后院的棺材就不一样了,里面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家棺材铺子其实是盗墓团伙,他们把偷出来的棺材重新翻新,又放出去卖。

    这做法不仅是对死者的不敬,也是对活人的亵渎,几个官差越看越不爽,手上的动作更快了,一刻钟辰后整个铺子又翻了一遍,可依旧没有凤谨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这小小的铺子,还真是藏龙卧虎黑暗至上全文阅读。”凤轻尘坐在大厅,看顺天府的官差审讯棺材铺子的伙计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个个嘴硬的很,不管受多大的苦,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小的们无能。”顺天府的官差一脸羞愧,凤轻尘不在意地挥挥手:“你们辛苦了,接下来就交给我吧,我到要看这些人的骨头有多硬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如同复仇女神一般,从椅子上起来,走到其中一人的面前,冷冷地打量对方:“骨头很硬,景阳先生的手下果然不错。”

    受刑的人眼珠子一转,不复木头人的呆样,对上凤轻尘洞悉一切的眸子,眼中闪过一抹惊惶,飞快地垂眸,恢复原来的死样子。

    可惜,晚了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木头人,你们装得还真像。”凤轻尘冷笑,拍了拍巴掌:“拿我的药箱来。”

    十八骑拎着凤轻尘的药箱上前,凤轻尘侧身打开,从里面取出手套带上,随即拿出针管与药剂,当着众人的面将里面的药抽出来:“这是我给景阳先生准备,可惜景阳先生太警觉了,先一步跑了,既然这样,我就拿你们出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不用自己所学害人,但这一次她却破例了,蓝景阳敢对她弟弟下手,那就等着承受她报复的怒火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得灿烂,示意一旁的了官差将人从刑架上解下来,那受刑的人全身颤抖,一脸惊恐地看着凤轻尘,不停地摇头,挣扎着往后退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凤轻尘笑得比恶魔还可怕。

    周围的官差也拼命地搓手,他们不知凤轻尘手中拿的是什么,可直觉告诉他们这不是什么好东西,凤轻尘这样太可怕了,比行刑的刽子手还要渗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才不管旁人怎么想,蹲下来将手里的药剂注入那人的体内,针管戳破皮肤,这一点痛对受了刑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那人以为就是这样,眼中闪过一抹庆幸,心中暗道凤轻尘果然是小女孩,手段简单,以为针扎身体会有多痛,为了让凤轻尘满意,他故意摆出痛苦的表情,可下一秒他发现自己错了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根本不是什么小女孩,她是恶魔……

    “啊,啊,啊……放过我,放过我。”不管顺天府的官差怎么用刑,都没有吭声硬汉,这个时候却痛得满地哀嚎,双手不停地抓着自己的手,把自己身上的皮肉一块块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呀,救命呀。”不多时,那人就把自己弄得血肉模糊,地上掉了一地的肉皮,顺天府的人看着又想吐了,抬头一看,却发现凤轻尘笑盈盈地站在那里,漂亮的眼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嘶……顺天府的官差打了个寒颤,真不知道凤姑娘到底做了什么,这个人怎么会自己把自己身上的肉撕下来,真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官差努力克制自己颤抖的身体,将眼睛放空,不让自己去看那人的惨状,以免自己做恶梦。

    “让我死吧,求求你,让我死了吧。”那人痛得不行,伸手将自己的眼珠抠了出来,想要拿头撞地面,可发现自己怎么也用不了。

    “别白费心机了,你死不掉的。”凤轻尘淡漠的开口:“好了,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,你们把我弟弟藏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那人依旧嘴硬,双手扯着自己的耳朵,很快就将自己的耳朵也扯了下来,血肉混在一团,好不恶心。

    “嘴真硬,我再给你一针如何?”凤轻尘轻轻地问道,声音柔和,那受刑的人全身一颤,噗嗤一声,屎尿同时流了出来,身子拼命的往里缩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