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79赎罪,有爹的孩子是个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分分时时彩五星计划2018会是股灾的一年吗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凤轻尘一脸惊讶,眼中闪过一抹冷意,戒备地后退一步,拉开双方的距离福晋凶猛。

    凤离幽歌没有注意到凤轻尘的脸色,听到声音猛得回头,惊喜地叫道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凤离挚,凤离清歌与凤离幽歌的父亲,差一点成为凤离王的男人。

    凤离挚身上的衣服半旧不新,一脸风霜,鬓角有几缕白发,手上抱着一个盒子,用黑布包裹住,看上去很落魄。

    看到凤离幽歌欣慰一笑,便一脸严肃地看向凤轻尘,生硬的叫了一句: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按辈份我该叫你一声堂兄,你叫我轻尘就可以。”最初的惊讶过后,凤轻尘便没有把凤离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既然主动上门,就没有要走的可能,至于六长老?

    凤轻尘的眼神落在凤离挚手上的盒子上,意味深长……

    凤离挚顺着凤轻尘的视线低头,流露出淡淡的哀伤,没有卖关子,直接将盒子外的黑布打开,哽咽的道:“大小姐,罪人凤离挚将六长老的骨灰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爷爷?”凤离幽歌惊呼,猛得扑上前,抢过凤离挚手上的骨灰盒:“父亲,你说爷爷他……”死了,尸骨就装在这个小小的坛子里?

    后面的话,凤离幽歌没有说出来,而是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父亲,你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,爷爷没有死?没有死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幽歌,别闹了,爹在和大小姐说话。”凤离挚吸了口气,将眼中的泪眨回去,把凤离幽歌推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说过罪不及子女,他不希望把幽歌卷进来,有他一个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请你过目。”凤离挚将骨灰盒拿了回来,递到凤轻尘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小坛子,凤轻尘知道她的父仇报了,可她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高兴,反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。

    害死她父亲的人都死了又如何,她父亲也无法复生,再说她本意是想逼凤离挚现身,以免他背叛凤离族,却没有想到凤离挚会这么干脆,直接带着六长老的骨灰回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轻叹了口气:“不必了,好好安葬六长老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摆了摆手,不愿多说,凤离挚恭敬地低头:“多谢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像凤轻尘低头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一双儿女,他在外面有很多机会可以背叛凤轻尘,背叛凤离族,可他没有。

    他始终记得自己是凤离族人,始终没有把自己一双儿女忘记,不管多难多苦,他都不会出卖族人,置自己的儿女于不顾。

    凤离挚将骨灰盒递给身旁呆愣的凤离幽歌,一撩衣袍便直直地跪在凤轻尘面前: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,起来。”凤轻尘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开玩笑,凤离挚虽然和她是同辈,可按年纪却能当她父亲,这么跪她,她怎么受得起,可凤离挚却一动不动,不管凤轻尘怎么拉,都死死地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凤离幽歌再也止不住,眼泪夺眶而出,却什么也做不了,他知道父亲这是在赎罪,为他和清歌跪下。

    凤离挚一脸坚定,不顾凤轻尘的阻拦,朝凤轻尘叩首:“大小姐,我自知有罪,不敢求你饶恕,无论大小姐如何处置,我绝无二话。但清歌和幽歌他们什么都不知情,还请大小姐看在同祖同宗的份上,给他们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想过要他们的命,你可以起来了超级因果抽奖仪最新章节。”凤轻尘站在一侧,并没有受凤离挚这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是罪人。”凤离挚依旧不肯起来,颇有几分要挟的意味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了他一眼,丢下一句:“随你,你爱跪便跪,恕我不奉陪。”便转身就走人。

    凤离挚没有任何反应,倒是凤离幽歌不忍自己的父亲这么跪下去,连忙冲上前挡住凤轻尘的去路:“轻尘姑姑……”

    叫了一声,可接下来了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求情?凤轻尘又没有罚凤离挚,他怎么求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凤离幽歌,片刻后凤离幽歌低下头,一脸痛苦的道:“轻尘姑姑,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家没了,爷爷死了,父亲颓废了,妹妹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错,错的是老天爷。”凤轻尘望着灰蒙蒙的天空,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挚堂兄,我会安排人送你们三人回去,至于你有没有罪,不是我说了算,而是由族人说了算,对你的处罚自然也是按族规办,我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小姐。”这一次凤离挚没有再拒绝,叩谢后便站了起来,凤离幽歌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,却收到凤离挚警告的眼神,最终只能闭嘴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管这对父子在想什么,交待清楚便走人,同时心中的大石也落下。

    凤离挚回来了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至少这个危险消除了,短时间内她不用担心身份暴露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为什么不让我说?”凤轻尘一走,凤离幽歌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大小姐的处置并没有错。”不过数月,凤离挚整个人老了一圈,背微驼,眼神浑浊,没有一丝斗志。

    “可她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。”凭什么要求他们遵守族规,而她自己却不遵守。

    凤离挚苦笑一声:“因为……她是凤离嫡女,她是凤离王!”谁敢要她遵守族规,谁敢?

    “所以妹妹和她犯下同样的错,也只有妹妹要被族规罚,她却不用?”凤离幽歌知道这样不对,可只要想到父亲和妹妹回到族内所要受到的惩罚,他心里就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……”凤离挚叹了口气,声音幽远而空洞。

    清歌要被族规处罚,不是她婚前失贞,名节扫地,而是她识人不清,丢尽凤离族的脸,丢尽凤离族女儿的脸。别说族人,就是他这个父亲都做不到原谅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,他们凤离族的女儿,绝不能被人那般践踏。

    “幽歌,记住,你是凤族人,凤离王,凤离嫡女是你终生要追随的人,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是你能干涉的事,你只要听命就成。还有,造成我们一家悲剧的不是大小姐而是景阳,要报仇就别找错人。”凤离挚这话像是交待后事,凤离幽歌吓得脸色发白、全身颤抖,双手死死地抱着骨灰盒,眼里盛满惊慌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这是怎么了?我和清歌已经没有爷爷和母亲了,可不能再没有父亲。父亲,你不能丢下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想什么呢。”凤离挚露出一丝笑意:“父亲不会丢下你们,父亲会一直护着你们,没看到你们成家立业,父亲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这一双儿女,再苦再难他都会活下去。他死了,他的孩子怎么办?他的孩子不能任人欺负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