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93收拾,谁家没犯点错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杀号技巧准确率最高浙江12选5走势图今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药方当然没有问题,不仅没有问题,效果还极好,这药方一交出去,皇城的古尸毒就能得到控制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中毒的百姓有救,我这就把药方交上去。”几个太医一听,欢喜异常,捧着药方就如同珍宝一样,急忙往外走,其他太医也跟了上去,生怕晚了一步就没有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病房很快就走空了,只有白胡子太医和凤轻尘在。白胡子太医看凤轻尘一脸平静,忍不住问道:“凤姑娘不去吗?这药方可是你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虽然也做了事,可和凤轻尘相比,他们所有人做的事,都不上凤轻尘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我并不是为了功劳,这药方对百姓有用就好。老大人不去吗?”

    这样的功劳对她而言不地是锦上添花,要不要都无所谓。这药方要以她的名义报上去,说不定还会被人骂,说九皇叔滥用职权,拿太医院的功劳为她谋名利。

    九皇叔权势过大,于她而言好坏参半,世人都有仇视当权者的心态,因为当权者可以利用手上的权势,为自己和身边的人谋好,她不否认,她也用权势为自己谋个好处。

    老太医笑呵呵地提起自己的药箱,慢悠悠地往外走:“老夫年纪一大把了,无子又无女,要那劳什子的功劳做什么。倒是凤姑娘你不错,小小年纪就不骄不躁,不错,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远远地,凤轻尘还听到老者在说“不错”,凤轻尘自嘲一笑:她根本当不起老者的夸奖,她也有自己的私心。

    太医院的人不仅在五天内配好药方,而且药效极好,不过三天的功夫,中毒的人症状就减轻了许多,整个皇城都陷入一片欢喜之中。

    此举,与其说太医院狠狠给了挑事的人一巴掌,不如说九皇叔狠狠给了那群人一巴掌,上早朝时九皇叔近乎刻薄的将众人骂了一通,把这些人最近犯的错一一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任家族子弟欺男霸女,亏你管着礼部。”

    “将犯了杀人罪的侄子无罪释放,池大人的律法研究的真透彻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贵府的千金,素爱打身边的丫鬟,每每把丫鬟打得半死活,史大人可真正是言传身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的眼神落到谁身上,谁家那点破事就会被翻出来,被九皇叔点到名的官员,咚的一声就跪下,恨不得将头埋到胸前,根本不敢看九皇叔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所有人的罪名一一挑出来后,冷哼一声便直接从大殿上走了,留下文武百官面面相觑,接下来怎么办?

    众人哑然,一个个看着王锦凌与符临。

    三公最近已不管朝政,除了九皇叔这个摄政王外,就只有王锦凌这位帝师,和符临这位太上皇亲点的摄政大臣权势最大了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这是什么意思?”刑部尚书指着跪在大殿上的数十个官员,咂巴着嘴巴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是不是可以带走了绝品邪少。

    王锦凌含笑不语,率先踏出大殿,表示不掺和此事。九皇叔这是要趁离京前,把众人敲打一遍,免得有人不知天高地厚趁此捣乱。

    王锦凌走得太快,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王锦凌就出殿了,殿内只剩下符临这个辅政大臣,众人当然不会放任符临离去,把符临团团围住,想方设法从符临口中套出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符临虽然入官场没有多久,可他天生就是当官的料,圆滑世故,即使是被一群大臣包围着,符临也游刃有余,说了半天,这些人硬是没有从他嘴里要到半点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用意王锦凌懂,符临也懂。在九皇叔离京,没有在皇城坐镇前,九皇叔都不会拿这些人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些罪名就像一把悬在众人的头顶上的利剑,让众人不得不收起那点儿小心思。

    在九皇叔没有说如何处置他们之前,这些人都只能忐忑的等结果,而其他人也不敢轻举妄动,毕竟谁家也不是一个人,家里的亲戚、族人总有犯错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在九皇叔中威慑下,朝局又维持了表面的平静,至于内里的暗潮涌动,暂时可以不予理会,横竖楚城就算要出兵,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到的,他还有时间。

    事情告一段落,不管是九皇叔还是凤轻尘,都可以暂时闲下来,凤轻尘从顺天府回来,第一件事就是沐浴更衣,去看凤谨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凤谨有太医们照顾,可凤轻尘还是担心,直到看到凤谨醒了,睁着黑葡萄般的双眼看着她,挥着小胳膊,一脸兴奋的朝她伸手要抱时,凤轻尘才真正的放心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心肝小宝贝,你终于醒了。”凤轻尘抱起凤谨,就在他的脸上猛亲。

    凤谨咯咯直笑,一脸欢喜,小手拽着凤轻尘的头发,怎么也不肯放手,凤轻尘也放之任之,抱着小凤谨半天舍不得撒手,姐弟二人玩闹了半天,春绘实在看不过去,不得不上前提醒:“姑娘,小少爷大病初愈,还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看凤轻尘的样子,她比凤谨更需要休息,春绘真担心凤轻尘随手会倒下,凤轻尘的脸色太憔悴了,也不知熬了几天几夜。

    被春绘这么一说,凤轻尘也困了,打了哈欠,小心地将凤谨递给春绘,凤谨不依,小猫一般哽咽着,死死地拽着凤轻尘的头发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春绘一上前,凤谨就不满地挣扎,也不怕累,用力朝春绘蹬腿,不让春绘靠近:坏人,坏人,抢我姐姐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法,只得抱着凤谨一起去睡,她再不睡,估计站着就能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春绘叫了一句,欲言又止,凤轻尘停下脚步,回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春绘面露难色,硬着头皮道:“姑娘,你,你的睡姿。”说完,立马低头,不敢再看凤轻尘。

    呃……凤轻尘脸色一僵,默默地看着怀里的凤谨,凤谨以为姐姐和自己玩,立马朝凤轻尘露出一个“无齿”的笑容。

    天真纯粹的笑容,让凤轻尘的心瞬间软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照顾好凤谨。”凤轻尘心有点虚,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:“差不多的时候,你就进去看看,凤谨要是睡着了,你就把他抱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睡,至少要睡个一天一夜才能恢复过来,凤谨可不能陪着她一起睡。

    春绘暗自松了口气,连忙称是,凤轻尘抱着凤谨继续往前,春绘跟在身后,借机小声地将京城的动向报给凤轻尘知晓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