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98哭闹,和天穹堡没法善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内部综合资料2017年十二生肖年龄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因九皇叔,逐风楼在东陵皇城名声大振,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官,不是一品大员,还是七品芝麻官,一听到逐风楼被包场了,心里就种忐忑,生怕包场的人是九皇叔。

    得知包场的人是九皇后,又开始各种害怕,生怕九皇叔又要杀人,而自己不幸成为那个倒霉鬼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下午进逐风楼的事很多人都看到了,甚至他们在子夜时分出逐风楼,也有很多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和凤轻尘在逐风楼呆了四五个时辰,他们到底见了什么人?又说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这次又要杀谁,会不会是本官?”

    “听说,九皇叔从逐风楼出来时,脸色很难看,看样子又有人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城的官员再次人人自危,太上皇派系的官员,更是忍不住,离早朝还有一个时辰,就打着灯笼在宫外等着,见到符临前来,一个个惶恐不安地上前:“符大人,你可要救救下官呀。”

    “符大人,下官也是为太上皇办事,你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下官横死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一句接一句,声音一个比一个大,吵得符临脑袋瓜生疼,强忍着吼人的冲动,好言安抚众人一番,心里却暗骂这些人闹事的时候,怎么没想过听他的话,一出事就知道找他,真当他是他们家的管家呀。

    还有那什么九皇叔最可恶了,明知京城的官员最怕九皇叔去逐风楼,离京前还要高调的显摆一回,真正是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符临按了按跳动的太阳穴,朝身旁的小厮使了个眼色,在小厮的掩护下,符临凭借高超的武功,终于从一干官员中脱身。

    “符大人,符大人你别走呀,你还没有说完呢。”那几个官员见符临走了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锦凌下马时就看到这一幕,唇角轻轻往上,勾起一抹浅笑:逐风楼真是一个好地方,难怪九皇叔宁可当小跟班,也要陪轻尘来逐风楼。

    九皇叔进逐风楼的威慑力是强大的,即使文武百官都知道九皇叔第二天就出城了,可众人还是小心翼翼,生怕犯了错,突然冒出一个人,说奉九皇叔之命拿他们下牢。

    “以后这群人要再闹,就请九皇叔去逐风楼吃饭。”王锦凌看着高效运转的六部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果然,这些人都是贱骨头,哄着不走打着才走,什么以理服人那全是空话、假话,只有强权才能让这些老油子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公务都被高效的下属处理好了,王锦凌悠闲地坐在小桌前,惬意地喝着小茶,可他这份惬意并没有持续太久,当连城主赶到皇城没有见到九皇叔时,王锦凌就再也没有悠闲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谁让蓝景阳和他一样出自稷下学宫,九皇叔不在,连城主想见蓝景阳,不找他找谁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个混蛋。”被连城主缠烦了,文雅的王锦凌也忍不住骂起人来,诅骂九皇叔被天穹堡堡主刁难。

    这一切凤轻尘半点不知,九皇叔大至能猜到一二,可他也不会告诉凤轻尘,让王锦凌小小地烦闷一下,就当给他黑白的生活添一点儿色彩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带着凌天一同赶路。可一路走来,双方却连面都没有碰上。一出发,凤轻尘就以保护为名,把凌天和他的两个侍女丢给随行的禁军,让禁军们里三层、外三层的保护好凌天,别让凌天出事了。

    这“保护”二字意义非凡,禁军深刻领悟了凤轻尘的意思,并将其贯彻执行。一路上,凌天虽然没有受到亏待,却一点自由都没有,走到哪里都有人盯着,美其名曰:保护!

    保护,保护你全家!

    凌天面上带笑,心里的野兽却在狂奔,要不是修养好,理智尚存,他早就和九皇叔的人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凌天有理智,绿晴聪明,可红袖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红袖恨死凤轻尘了,先是暄少奇,后是蓝景阳。她喜欢的男人喜欢凤轻尘,她欣赏的男人被凤轻尘抓走了,红袖觉得凤轻尘天生就是跟她作对的。

    红袖虽然行事冲动,可也知好女不吃眼前亏,只在口头上占占便宜,找找禁军的麻烦。

    禁卫军看她是个女人,不屑和她计较,直到某一天,红袖踢翻了他们从五里地打来的水,禁军这才忍无可忍,拿刀背将红袖推开:“贱婆娘,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禁军虽然气狠了,可还保有理智,朝红袖下手时并没有使全力,这话也没有多难听,可红袖却不依不饶,顺势坐在地上又上哭又是闹,毫无形象的大喊:“当兵的杀人了,当兵的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陵的官兵就会打女人。你们算什么男人,欺负我一个弱女子,有本事上战场杀敌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爷,他们欺负人,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红袖哭得很伤心,眼泪、鼻涕糊了一脸,手上死死拽着刚刚推她那人的裤脚,那样子就像市井泼妇,九皇叔远远看到,嫌恶的别过脸,不再上前。

    有洁癖的男人伤不起,看上有洁癖男人的女人更伤不起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法,只得独自上前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欺负人,欺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凤小姐,你手下的人要杀我,我一个弱女子,你们怎么就不肯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红袖哭天喊地,一个人就把全部的话说完了,也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,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凤轻尘实在受不了,让人堵住了红袖的嘴,红袖哪里肯依,大喊大叫:“公子,救命呀!凤姑娘要杀人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尖锐的让凤轻尘耳膜生痛,凤轻尘差点就飙脏话了:m的,这辈子就没有遇到过这么胡搅蛮缠的女人,什么事都没有弄清,就大喊大叫,搞得像是被人轮.奸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凌天被红袖的叫声给吸引了过来,看到红袖一脸泪水,衣服还怕了,忍不住皱眉,质问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红袖看到救兵,拼命地挣扎,红肿的双眼蓄满泪水,好不可怜了。

    凌天不满地扫了禁军一眼,说道:“轻尘,是不是先把红袖放了,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,她一个弱女可经不起这些大老粗的手劲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把错全部推到了禁军头上,丝毫不认为红袖有什么问题,简直和红袖如出一辙,错的全是别人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点,凤轻尘便明白,他们和天穹堡没法善了。

    凌天这人爱面子又护短,他们削了凌天的面子,又伤了凌天的爱婢,凌天又和蓝景阳合作了,天穹堡他们不抢也得抢了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