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08盛典,齐聚天穹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图信封每期自动更新3d太湖钓叟字谜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三年一届的武林大会,是武林中盛世,不论大小门派,只要有实力便能借机扬名,除了确实不能来的,有资格参加的门派都会带自家得意弟子前来,好借此机会扬名。

    想当年,步惊云、凌天这些惊才绝艳的武林少侠,就是因为武林大会而成名。而蓝九卿?他直接踩着步惊云成名,把步惊云这个武林大会上出来的第一高手,打得没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开始前一天,凌堡主依照惯例,大开席面宴请众人高手,及各国各城的观礼者。

    每年各国各城都会派离天穹堡较近的县令前来参加,一是告诉这些江湖人士,朝廷一直盯着他们,别做出不该做的事,另一则是看看能不能碰到愿为朝廷效力的高手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个过场,在太平盛世武林人士入了朝,就只能乖乖听朝廷摆布,和普通的官员没有两样,真正的高手是不愿意入朝的,而那些身手普通的人,朝廷又看不上。

    这些年,江湖与朝廷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,直到今天的武林大会召开。随着九皇叔出现在天穹堡,一些小门派心里就有了小九九。

    学得文与武,卖与帝王家。如果能依附九皇叔,直接成为九皇叔的嫡系,那可比一步一步熬资历来强,说不定一步就登天了。

    有人心动,但碍于九皇叔的冷脸,不敢主动上前,便把主意打到凤轻尘头上,凤轻尘按九皇叔的话,礼照收事不办,横竖一切由九皇叔说了算。

    天穹堡的宴会,小门小派都提前到场,稍大一点的门派则再晚一点,而几个大门派直接掐着点到。像玄月宫主、玄宵宫主、九皇叔都是直接在凌堡主的陪同下才进来。

    这几人一到,全场皆静,不知是谁带头叫了一句:“见过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回神,一个个起身朝九皇叔拱手,高喊:“见过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至于九皇叔身边的人,则是随意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江湖人嘛,不拘小节,九皇叔身份不一般,他们叫一句又不会怎么样,谁能保证日后不会求到九皇叔面前,现在卖个好总没有错。

    差别待遇!

    暄少奇和玄月宫主都习以为常,可凌堡主却有那么些不是滋味。在他地盘抢他的风头,九皇叔凭什么?

    九皇叔除了出身比他好,还有哪一点比得上他?可就是这个出身压了他一辈子,让他即使奋斗一辈子,也比不上托生在玄霄宫的暄少奇,和生在皇家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凌天嫉妒暄少奇比他小一个高辈份,在江湖上的身份地位却比他高。同样凌堡主也无法接受,这个和自己儿子一般年纪的男子,在江湖上与自己比肩,甚至自己还得要和向他低头。

    再想到暄少奇和他一样,借魔教在江湖上立威,凌堡主心里更不是滋味。当年他费了那么多心思,也没有把魔教总教给端了,可偏偏暄少奇做到了。

    真是幸运的年轻人!

    凌堡主的眼神在九皇叔和暄少奇身上来回打转,虽然动作隐秘,却瞒不过九皇叔和暄少奇。两人不约而同的垂眸冷笑:将死之人,暂且不与他计较。

    作为天穹堡的少主,凌天今天的任务是迎客,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可看到九皇叔与暄少奇,在万众瞩目中出现,凌天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同样的年纪,同样的惊才绝艳,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,想起众人刚刚夸他的那些话,凌天就感觉无比讽刺。

    什么年少有为,什么武林新秀,全都是笑话,和九皇叔、暄少奇一对比,他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凌天脸上的笑有些僵硬,九皇叔无声一笑,暄少奇却不客气,嫌刺激不够,特特上前给凌天行了个礼:“少奇见过小师叔,小师叔一切可好?师公和师父一直念叨着小师叔,小师叔要有空,还要多多上看望他们才好。”

    敢用小师叔的身份压轻尘,哼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暄宫主与凌少主是师叔侄的关系?”知晓这事的人并不多,暄少奇当众说出来,有不少人便好奇起来:“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听说过才有鬼。师侄的身分和地位比自己高出一截,对凌天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得意的事,他自然不会到处嚷嚷。

    而暄少奇从不在意这种事,他师叔一大把,多一个少一个于他而言根本没差。凌天这个小师叔说真的,要不是去找凤轻尘,暄少奇都快忘了这号人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凌天脸上的笑容越发地不自然,暄少奇则是笑容满面的解释:“小师叔是师公晚年收的弟子,那时候家师以自立为户。”也就是说,两人其实关系并大,也只是担了个辈分在那,暄少奇客气才称凌天一句小师叔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了然。凌天脸色微青,勉强一笑。他是聪明人,自然知晓暄少奇这是在警告他,别利用他的身份行事。

    凌堡主见气氛不对,满脸笑容地上前说道:“暄宫主你太心急了,你们师侄二人要叙旧,也得等坐下来。你们还挡着九皇叔的路呢。”一句话就把九皇叔拖下水。

    真当自己不爱说话就好欺负,叔眼眸一抬头,冷声说道:“无妨,本王不着急。暄宫主和凌少主有话慢慢说,本王觉得挺有意思的,师叔只是天穹堡的少主,师侄却是玄家门派的一宫之主,到时候你们是要走江湖礼节,还是走师门之礼?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话就像炸了锅,引来众人热烈的议论:“当然是论江湖礼节,凌堡主在暄宫主面前,也不敢放肆,凌少主怎么能在暄宫主面前摆前辈的架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论江湖礼节。暄宫主身份不凡,要论师门之礼,暄宫主日后还如何处事。”

    “师门之礼不能忘,凌少主是暄宫主的师叔,暄宫主自是该尊重凌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忘礼节便可。要处处以师叔之礼待之,这位置怎么坐?暄宫主可是能坐主桌之人,凌少主似乎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说来说去,还是那句:师门之礼不可忘,但江湖上还是以江湖礼节与尊卑为主,到了师门再来按师门辈份排资论辈,不然就乱了套。

    要知道依暄少奇的江湖地位,就是凌堡主见他也得客客气气,凌少主要是在暄少奇面前摆小师叔的架子,那不就打自己父亲的脸嘛。

    众人讨论的越激动,凌天的脸色越难看,几次想要出声打断众人的议论声,可都被凌堡主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凌堡主笑容满面地看着九皇叔与暄少奇,眼眸深处却泛着寒光,他可以肯定,这两人上故意的,故意给凌天难堪。

    可明知是故意的,他也只能暂且忍着,直到门房高声通报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