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12商量,这个时候你还敢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合宝典历史开奖结果第18115期大乐透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如此高调地找上凤轻尘,摆明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凤谨她要定了,不管九皇叔和凤轻尘愿意不愿意。

    作为凤谨的生.母,西陵长公主要回凤谨并没有什么错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凤谨绝不能被长公主带走。”和长公主打过交道后,凤轻尘更加坚定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左岸的说得没有错,西陵长公主不是一个好母亲,凤谨要是跟着长公主,下半生就毁了。长公主对凤谨半点慈爱之心都没有,她只把凤谨当成争权的工具,凤谨跟着她会比九皇叔还要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应了一声,凤轻尘便不再多言,她知道九皇叔对这件事上心了,除非他们死,不然凤谨一定不会被西陵长公主带走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从天穹堡出来,就收到许多武林人士的邀请,问她需不需要一同上天穹山,他们可以帮忙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一看就是没有武功的,她身边似乎也没有高手,凭她的本事,要在天亮前上山几乎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几个粗汉子揪着这个机会,想要和西陵长公主亲近亲近,并不是一定要做什么,只是看到美丽的女子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西方长公主却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,说要回去先休息片刻,至于上山的事,她自有办法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很不解,可看西陵长公主自信满满的样子,便猜到她有法子上去,众人也就不再献殷勤了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回到屋内没有多久,便有一男子走了进去,随后屋内的侍女和屋外的侍卫全部退下。

    男子全身被黑衣包住,整个人隐在黑暗里,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男子进去时,西陵长公主正在脱衣服,见到男子不仅没有惊慌,反倒继续脱自己的衣服,丝毫不在意展露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还敢来,你好大的胆子,不怕被东陵九发现吗?”长公主将手上的衣服往男子脸上一丢,调笑地道。

    “怕。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。”男子亦玩笑的附和,将长公主衣服握在手中,放在鼻尖吸了口气,一脸陶的道:“真香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东陵九无福消受。”西陵长公主想到九皇叔阴沉的脸,忍不住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这辈子都不能和正常男人一样,享受你这等尤.物了。”男子将头上的帽子取下,露一张白.皙俊颜,精致的凤眼微微上挑,带着一丝邪气与狂妄,这男子赫然是从海上逃生的南陵锦凡。

    “他不能享受,你能就好了。”西陵长公主脱下中衣,任衣服顺着自己的身体滑落,在脚步叠出一朵朵花来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眼带欣赏地看着长公主:这个女人果真是个尤.物,年纪不小肌肤却比十八岁少女还要嫩滑,最主要她有着少女没有的风情与豪放,在床.上就是当红名妓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很满意南陵锦凡的迷醉,将里衣缓缓解开,露出里面的红肚兜:“时辰还早,要不要来一场?”

    长长得指甲从唇边滑过,小.舌轻.舔,让人不由自地跟着一动。手指顺指颈脖往下,来到胸前的双.峰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故意停了一下,见南陵锦凡呼吸加重,才在自己胸前轻轻一勾,胸前那两只小兔子便颤抖了起来,红点儿露在肚兜外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的指甲在那两个红点来回摩擦着,南陵锦凡只感觉小腹一热,舌头扫过干涩的唇,想也不想便上前将西陵长公主拉往怀里,双手猛得在长公主胸前揉搓:“公主有命,在下岂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那样子,竟是有几分急切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西陵长公主娇笑,顺势倒在南陵锦凡的怀里,保养得宜的手轻巧到滑到南陵锦凡的腰季,指甲轻轻一动,便将南陵锦凡的裤子解开,右手顺势滑入裤裆,握住南陵锦凡那物,媚眼如丝:“年轻人,果然经不起逗,这才刚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指甲从那物顶端滑过,南陵锦凡全身一颤,差点就射了出来,引得西陵长公主又一次调戏:“得持久一点,不然本宫可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荡.妇,放心……今天一定满足你,不让你在我身下求饶我就不是男人。”南陵锦凡全身火热,打横将西陵长公主抱起,平放在床.上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猴地捏住西陵长公主的下.身,引得西陵长公主又是一阵娇笑,身子也不停地扭动,大.腿张开催促道:“快点进来,本宫那里正痒着,用你那物给本宫挠挠痒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亏你还是西陵的公主,你可真够银荡的,这才几天没有男人弄你,你就这么迫不急待。”南陵锦凡用力捏住长公主花核,长公主吃痛,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,南陵锦凡毫不怜惜,手一动,三根手指直接捅了进去,:“果然被男人干太多了,这里都松了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随意抽.动了两下,西陵长公主满意的闭眼,同时又反讽倒:“怎么?怕了?你要怕自己不够大,就再找一个人,本宫不介意两个人同时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和胃口一样大,放心,我今天一定满足你,今天就让我好好见识西陵长公主有多骚,有多荡。”南陵锦凡抽.出手指,将那物对准西陵长公主的花核,毫不怜惜,狠狠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要是一般的是女子定会吃痛,可对西陵长公主这个床.上老手来说,这只会让她更爽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迷醉地抱着南陵锦凡年轻有力的身子,娇.喘道:“今天就让本宫看看,南陵的皇子那物有多强,要是不能让本宫满足,本宫可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个中好手,在床.上花样百出,南陵锦凡什么都敢往长公主里面塞,长公主也来者不拒,只要伺候的她舒服就成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用这些外人听来下.流的浑话,把事情商量妥当,一边用力压榨彼此,可谓是正事享受两不误。

    凌默隐在暗处,默默地看着、听着,直到九皇叔所说的上山时间到了,还没有从这两人耳朵里,听到一丝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打探消息、监视的活果然不是人做的。凌默厌恶的别过头,默默地离去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他有监视西陵长公主,没有偷懒,他会把这两人的一举一动,说的话,做得动作一一说给九皇叔和凤轻尘听。

    这么恶心的事,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晓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