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20过敏,贱人就是花样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394222三期必出一期2017全年脑筋急转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一男一女朝众人走人,随着女子的靠近,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,一群大老粗根本不习惯这种味道,一个个被呛地要死:“这是什么味道,这么难闻。”

    “哈啾,哈啾。”一时间哈啾连天,甚至有些不讲究的,直接飞出鼻涕了北。

    好在九皇叔的位置好,身边的人也算上档次,倒是没有出现哈啾连天,鼻涕到处飞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花香味连正常人都鼻子发痒,更何况九皇叔。作为有洁癖,又对花粉过敏的男人,九皇叔这时的情况不用想也知。

    幸亏凤轻尘准备得够充分,在花香扑面而来的瞬间,凤轻尘就取出一粒药丸递到九皇叔嘴边: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像九皇叔这样防备心的重的人,也只有凤轻尘喂他东西时,他不会考虑。

    泛苦的药片入喉,九皇叔眉都不皱一下,只是冷冷地直视前方二人。

    着百花锦衣的是西陵长公主,她身旁是个穿着石青长衫高手,带着一块黑色的眼罩,罩住了鼻子以上的部分,遮挡了他的容颜。

    只一眼,凤轻尘就知道这石青男子是南陵锦凡。不管衣着、气质怎么变,那双冰冷的眼睛,和南陵锦凡给凤轻尘的感觉不会变。

    “居然光明正大的出现,南陵锦凡胆子真大。”凤轻尘不得不说,她佩服南陵锦凡,这个男人真得很可怕,简直就是百折不弯,命比小强。

    发现西陵长公主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劲,凤轻尘想到凌默的汇报,笑:“与虎谋皮,西陵长公主似乎已经吃到了苦头。”

    “脑子在想什么,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给本王忘了。”过敏的症状缓解了一些,九皇叔刚一放松就听到这话,心里恨不得把凌默打一顿。

    这种话,也说给凤轻尘说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这是发现了什么,高兴成这样,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也乐呵乐呵如何?”在九皇叔和凤轻尘说话时,西陵长公主盈盈上前,站在九皇叔面前,打断九皇叔和凤轻尘的悄悄话。

    离得越近,西陵长公主身上那股香味就越浓,九皇叔手臂上已出现红色疙瘩,鼻子也很不舒服,甚至凤轻尘这个女人也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我以大夫的专业素养告诉你,你的鼻子有问题,你现在急需大夫,如果没有别的事,还请长公主离我们远一点,我们是正常人,受不了你身上的香味。”凤轻尘不客气的指责,敢让九皇叔吃暗亏,西陵长公主胆子越来越肥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西陵长公主歪头看看向凤轻尘,风情万种的眸子此时却满是纯真:“轻尘姑娘你在说什么,本宫没有听懂。”

    说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九皇叔面前多站一刻,拿花香熏死九皇叔,最好严重到让九皇叔当场发作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严肃,说道:“我忘了长公主和我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,长公主年纪大了,和我们自然有代沟,就好比长公主,你这种把所有香味都往身上倒的行为,就不是我们这群年轻女子会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越是上了年纪的女人,越是听不得别人说她老,长公主气得脸色大变,可她没有开口,就被凤轻尘截了话:“长公主你别动,你这一动眼角的皱眉就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西陵长公主快气炸了,多少年了,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南陵锦凡见长公主失控,连忙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似乎很忌惮南陵锦凡,明明气得全身都在颤抖,却生生忍了下来,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:“本宫不和你这种丫头片子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公主殿下。”凤轻尘这话中规中矩,可接下来的一句话,又把长公主气炸了:“果然上了年纪的女人,都比较有风度,这种历经太多的人与事沉淀出来的气韵,是我等学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明面上是夸人,可是暗地里还是指责西陵长公主年纪大,旁边几个人忍不住笑了出来,西陵长公主花了好大的力气,才没有让自己失态。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并不是见好就收的人,西陵长公主既然要站在九皇叔面前,让九皇叔难受,那就别怪她不让西陵长公主好过。

    “殿下,历经岁月沉淀与洗礼的人,拥有我们没有的风度与修养,现在就请你展现一下你的修养与风度,将你身上这件香得不知是什么味道的衣服脱下来,或者离我们远一点。

    这低俗的香味,实在配不上你高贵的出身,也对不起西陵皇室的品味,您今天的行为不仅让自己显得俗不可耐,也让人对西陵皇室的教养和品味产生怀疑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诚恳,一副处处为西陵长公主着想的模样,可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高傲,却在告诉众人,她看不起西陵长公主这个低俗又没有品味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偏偏赞同凤轻尘的人还不少:“这衣服确实香得奇怪,难闻得紧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闻得我差点吐了出来,我还以为是我这个大老粗不懂的欣赏,原来真是这气味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鼻子现在还是痒的,长公主殿下这品味,确实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之前没人说长公主这香味不对,并不是他们认同长公主,而是众人只以为自己不懂贵族的品味,即使心里不喜也不敢开口,还要装出一副会享受的样子,就怕丢脸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凤轻尘指责长公主没有品味,才知道自己没有错,一个个便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群江湖大老粗,即使他们在江湖上地位都不低,可你能指望他们说出什么好听的话,一句比一句难听的话,从众人嘴里蹦出来,西陵长公主就是脸皮再厚,这个时候也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看九皇叔脸色难堪,倒是想要劝西陵长公主再坚持一下,可作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贵女,西陵长公主哪里受得了这奚落,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下,西陵长公主强扯笑颜,说会穿自己这件衣服出现,是为了跟九皇叔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许不知,外界传九皇叔厌恶女子,对花香过敏。昨儿个本宫已经见到了九皇叔对女子的厌恶,所以今天就想看看九皇叔是不是对花香,结果……”西陵长公主嘟着唇,一大把年纪的女人,做出这个可爱的动作,居然不违和,看得凤轻尘那叫一个郁闷。

    “结果……”西陵长公主继续扮可爱,耸了耸肩,一副我被人骗了的傻样:“九皇叔根本不受花香的影响,传言并不可尽信。”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说完这话,便将身上香得吓死人的衣服脱掉,而她里面还有一件金色的外套。

    对方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西陵长公主的说词,得到大部分的认同,不过她想要骗真正的知情者,那绝对是不可能,已经有好几个聪明人,偷偷打量九皇叔,又看向西陵长公主,一个个露出了然的笑。

    不过,有种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,不必摆在明面上来谈,下了天穹山,他们有的是时间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