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34无私,踩着凤轻尘上位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特开奖结果查询2018年白小姐买马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指责九皇叔的人虽不少,可聪明人亦不少。比如凌堡主和玄月宫主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知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却能肯定今天的事和九皇叔无关,不然九皇叔不会还呆在这里,可他们并没有为九皇叔辩解的打算。

    九皇叔救了在场的人,要是他摘得干干净净,那么在场了所有门派,都要欠九皇叔一个人情,在江湖上人情最难还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,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,众人越说越愤怒,看九皇叔一声不吭转身走人,那几人跳得最欢的,差点就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可碍于九皇叔的身份与黑骑,他们也不敢对九皇叔对手,只好把凌堡主推出来,要他代表众人向九皇叔讨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一群没脑子的武夫。凌堡主心里虽气,可面上却不能表露半分,一脸正义地劝说大家,知道推脱不掉后,便选了几个人和自己一同前去找九皇叔。

    凌堡主绝不会做这种得罪人不讨好的事,明面上得罪九皇叔的事,凌堡主更不会做。

    一群人略做收拾便去见九皇叔,却不想还没到帐篷门口就被黑骑拦住:“没有王爷宣召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这威风十足的亲王架势,把众人唬了一跳,有两人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九皇叔待人冷漠疏离,虽不好亲近可也从不以身份压力,现在一见九皇叔摆出亲王的谱,一个个心里都没底。

    能被凌堡主挑来应付九皇叔的人,都不是笨蛋,在江湖上身份也不低,他们自然明白,那些人所说的话不过是猜测,拿没有半点证据的事指责九皇叔,九皇叔一怒之下说不定还要拿他们治罪。

    “这事只凭我们单方面猜测,不如我们先回去,从长计议?”昊天宗的长门是个聪明人,也是个怕事的人,第一个提出撤。

    凌堡主不说话,只是时不时看向玄月宫主。玄月宫主与九皇叔的恩怨都摆到了明面上,凌堡主知晓不需要自己多言,玄月宫主就会出头,却不想玄月宫主也不想将恩怨放在明面上,指望着凌堡主出头。

    两只老狐狸对视,谁也不肯先开口,见众人萌生退意,玄月宫主无法,只得出言劝说众人:“就因为是猜测,才需要九皇叔给我们一个解释,这一次死的都是各门各派的嫡系弟子,是我们门派的未来,可不能让他们白死,看九皇叔的神情,这事虽然与他无关,可他也是知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玄月宫主言之有理,我们要让死去的人心安。”凌堡主继续维持正义的假面,昊天宗的长门虽然还想退,可走到这里也容不得他。

    按见亲王的规矩,凌堡主等人报上名号求见,黑骑冷冷地丢下一句等着,便进去通报九皇叔。

    结果凌堡主一行人没等到九皇叔宣他们进去,就看到一群受伤的弟子和黑骑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众人担心自己的弟子吃亏,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这厢黑骑和那些受伤的弟子已经打起来,凌堡主等人连忙上前拉开:“住手,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黑骑愤愤松手,那些弟子见师父来了,也不再闹事,而是一言我一语的告起状来:“师父,我们也受了伤,而且伤得比这些人都重,可这位凤大夫却不肯给我们医伤,而是给这些乌漆麻黑,一点小伤的娘们包扎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师父,你看我这胳膊,再不止血就要废了,可这位凤姑娘却不肯给我包扎,硬要我排队。排什么队,再排下去我的血都要流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,可告起状来却一个个不含糊,你一言我一语比菜市场还要热闹,偏凤轻尘沉得住气,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,继续手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。”凌堡主眼中闪过一抹怒意,他的儿子凌天也受伤,而且伤得不轻,胳膊和背后都有伤,偏现在还没有包扎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担心,凌堡主一脸痛心:“凤姑娘,你身为大夫,怎么可以不给病人医治,你这样做可对得起病人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?凤姑娘,你身为大夫,不顾病人的死活,你这是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吗?”

    “不肯给病人医治?你哪知眼睛看到我不给病人医治,你没看到我面前这么多病人吗?”凤轻尘将绷带缠好,打了一个结,抽空回了凌堡主一句,又道: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给病人治病,可做事要分轻重缓急,这些人伤得并不严重,一点小伤根本不会致命。”不过是划伤也要包扎,未免太娇气。

    “伤不严重就不是伤吗?”凤轻尘趁拿药的空档,看了一眼凌堡主和受伤的众人:“还有精力打架,看样子一时半刻还死不了,撑到下山找大夫是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凤姑娘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,身为大夫你应该为病人着想,他们的伤势更严重,你应该先给他们医治。”凌堡主理所当然的要求,却忘了凤轻尘并不是他们请来的大夫。

    “凌堡主这是命令我?以什么身份?别忘记了,我可不是贵堡请来的大夫,凭小小一个天穹堡,还请不起我。”凤轻尘咚的一声将药水放水,离得近的人都吓了一跳,凌堡主更是皱眉:“凤姑娘,你身为大夫,一点医德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没有医德了?我是没给伤者包扎,还是往他们身上戳两刀了?”凤轻尘冷笑,说话的当口又替一名黑骑清理好一道小伤口。

    众伤员更是气得不行,和他们碗大伤口比,黑骑那点伤真不好意思拿出来。

    凌堡主气得直喘粗气,旁人连忙劝说,让他不要和一个女子计较,凌堡主赚足了面子了,继续对凤轻尘说道:“凤姑娘,我不和你一个女子计较,你要有什么不满,针对我一个人就好。这些人都是我各门各派的精英弟子,他们是江湖的未来,还请凤姑娘先替他们包扎伤口,以免拖久了毁了根基。”

    处处为人着想,牺牲小儿成全大我,凌堡主充分展现出江湖大侠客的无私情怀,可这分无私却是踩着凤轻尘上位,凤轻尘要是会配合那才有鬼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