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45出手,地主家也没有余粮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88zzcc彩特吧彩天下2018年1一152叫化诗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治疗失恋的最好办法,就是让他忙得没空去伤心,没空去想风花雪月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孙思行沉浸在失恋的伤痛中,凤轻尘一连给孙思行安排了许多事,让孙思行忙得脚不沾地,满脑子都是医学名词,根本没有空去想秦宝儿的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孙思行虽忙,可精神却极好,大大地松了口气:她徒弟果然不凡,这么快就从失恋的创伤中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凤轻尘想太多了,她来得太快了,孙思行还来不及对秦宝儿情根深种。孙思行对秦宝儿顶多有点好感,微微有点小动心,离那什么爱、非你不可还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孙思行怎么说也是受传统儒家思想长大的男儿,虽然因为四处行医,没有当下男人的刻板和迂腐,可也不会和现代的男人一样,在无名无份的情况下,为一个女人就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孙思行是对秦宝儿有好感,得知秦宝儿有未婚夫后虽伤心,可让他更难过的是,秦宝儿在明知自己有未婚夫的情况下,还对他那么好,给他错误的暗示,让他差点就和有夫之妇纠缠不清,成了让自己最不耻的那类人。

    不需要凤轻尘安排,孙思行也会给自己找一堆事,好让自己从这件事情中走出来,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像左岸说得那样,他对女人太不解了,连真情和假意都分不清,为免以后麻烦,他就听师父的安排,和师父看中的女子成亲,师父的眼光总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孙思行察觉凤轻尘最近对他的关注太多,在左岸的提点下,寻了个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和凤轻尘说了,凤轻尘满心欣慰,终于不再紧迫盯人,开始应付那一堆堆的帖子,和凤府对外的事务。

    赏雪、赏花、嫁娶的帖子通通丢到一边,礼到人不到就成了。拜访上门的帖子,凤轻尘清了一批出来,无意中看到连城主的帖子,凤轻尘特意挑了出来,看了两眼又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连城主这是找不到路子,把主意打到她头上,可她有那么好说话吗?要知道,蓝景阳伤害的可是她弟弟,还有她的族人。

    就算她和凤离清歌不对付,可那也是他们凤离族内部的事。蓝景阳污辱凤离族的贵女,也太不把她这个代理凤离王放在眼里吧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准备赴约的帖子清了出来,让管家安排。

    先是进宫给谢太后请了安,凤轻尘才开始在各府活动,告诉京城的众人,九皇叔虽然没有回来,可她凤轻尘回来。

    如此忙了三四天,凤轻尘终于抽空和王锦凌碰面了,一看王锦凌的样子,凤轻尘就大吃一惊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虽然依旧风度翩翩,可那眼中的血丝却骗不了人:“你多少天没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有睡。”王锦凌坐下,在凤轻尘面前也不讲究那些虚礼,歪着身子一靠,揉了揉眉心:“每天睡不到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忙?”凤轻尘这才明白,王锦凌催九皇叔回来的信,并没有夸大。

    王锦凌点了点头:“临近年关政务本就烦多。舟王又蠢蠢欲动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挥兵北上。北陵见宇文元化去打夜城,亦有心和舟王来个里应外合过了这个的冬季,恐怕就会集结兵马,出兵攻打东陵,到时候肯定是一片混战,我们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在九皇叔雄心壮志的要一统九州时,和九皇叔有同样心思的人不在少数。比如北陵,他们就算不能一统九州,也想从东陵身上咬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南陵和西陵都不是安分的。西陵因之前一战损失惨重,虽短时间内没有举兵的可能,但难保他们穷怕了,趁东陵内忧外患之际,在边境骚扰一二或抢夺一些物质。

    东陵虽强,可没有强大可以同时和三国开战的地步,要不是这样,九皇叔也不会步步为营,迟迟不敢对哪个城或者哪个国家出兵,就怕其他国家会趁机攻打东陵。

    听王锦凌将各国的动作一一点明,凤轻尘眉头紧皱:“局势已经严峻到这个地步?”

    和九皇叔相比,凤轻尘的情报网还是不免完善,她能探得一些小消息,但这种隐秘的国家大事,凤轻尘手下那些人还是探不到。

    难怪九皇叔没有动西陵长公主,而是把人送回去,想必是怕西陵趁机添乱。要知道西陵现在还不是天宇说了算。

    王锦凌点了点头:“我也不瞒你,九皇叔再不回来,在连城他们的压力下,我可能会让蓝景阳毫发无伤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连城外交能力很强大,连城主趁九皇叔不在皇城,联合了其他几个城主给东陵施压。东陵要再不放蓝景阳,他们几城就联合发兵,援救夜城。

    东陵和夜城一仗,东陵已经打得很憋屈了,要是各城再派兵援助,东陵必败无疑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王锦凌撑不住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稷下学宫也派人来交涉了,要保蓝景阳。”王锦凌又补了一句,从这句话可以看出,他最近承受的压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这些事,全全要他一个人处理。不管是连城主还是稷下学宫,他们都不会和符临接触,他们只会给王锦凌施压。

    连城还好,官场上的事王锦凌就算压力大,也能应对自如,可稷下学宫不一样。稷下学宫是王锦凌的师门,王锦凌不能拿官场那套去应付自己的师门,会被人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“蓝景阳……”凤轻尘叹了口气,看向窗外:“回头安排我见他一面。”要放人,也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,不让他受点教训她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锦凌苦涩地点头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凤轻尘有多想杀蓝景阳,可他却不得不劝说凤轻尘放过蓝景阳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撑个三五天不成问题,到时候你见见连城主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王锦凌顶着巨大的压力,等凤轻尘回来才松开,就是想要把敲诈连城的机会留给凤轻尘。、

    连城要把人赎回去,不出一点血那是不可能,至于能从连城手上榨出多少东西,那就得看凤轻尘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和王锦凌敲定好蓝景阳的事,凤轻尘又去见了木扎赤族长,那个给她提供牛肉和羊肉的草原族长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么急着见他,是因为他的供应出了问题,她快要断粮了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