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51心疼,招惹不起这样的女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镇站资料单双四肖神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没空陪孙思行玩你猜你猜你猜猜的游戏,直接道:“思行,有什么话你就说。”她可以肯定,孙思行一定不满她待秦宝儿的态度。

    果然,孙思行犹豫片刻说道:“师父,虽然我和秦小姐之间有些误会,可是秦小姐她没有恶意,她是真得很崇拜师父你,想要亲近师父你,你能不能对她好点?”

    孙思行看凤轻尘皱眉,立马改口:“只要别这么苛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对秦宝儿苛刻?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可听到孙思行这么说,凤轻尘心里还是很不舒服,压下心中的失望,凤轻尘勉强笑道:“思行,这一切都是秦小姐自找的,我并没有要求秦小姐对我这么体贴,处处关心我,时时关注我。

    思行,秦小姐不是我什么人,我没有义务对她好,更没有回应她热情的义务。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,这样的病人我这一生要遇到无数,如果人人都像秦小姐这样,而我又要一一回应,那么我这辈子什么都不用做,光应酬那些病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孙思行着急地想要解释,可发现自己说来说去,似乎都无法说服自己,更不用提说服凤轻尘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孙思行可怜巴巴地看着凤轻尘,凤轻尘终是不忍苛责孙思行,轻叹了口气:“思行,不是每一个对我们好的人,我们都要对她好,也不是每一种好我们都要接受。”

    秦宝儿这种好,凤轻尘就消受不了,秦宝儿的种种行为,已经给她带来了困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秦小姐没有恶意,可她这种对谁都殷勤备至的做法,很容易让人误会,也会给我造成困扰,毕竟我真得没有时间,天天顺着她、回应她的善良美好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看孙思行不认同,又继续道:“秦姑娘对人好,不分男女,我是姑娘家还好,如果我是一个男子呢?她这样对我,我肯定以为她倾慕于我,到时候说不定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,甚至害自己受伤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话是在拿自己做比喻,可换言之也是在说孙思行,秦宝儿就是用这种善良美好,与孙思行暧昧,让孙思行不知不觉中就看中她,然后……又一脸无辜的说,自己只是把孙思行当成哥哥。

    也许秦宝儿是真得把孙思行当成哥哥,可是这种暧昧太伤人了,尤其是对孙思行这种不识情滋味的单纯少年来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思行张了张嘴,想到秦宝儿不论何时、何地,逮到机会就关心自己,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得空的行为,孙思行一肚子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起来,路上他确实因为秦宝儿耽误了行程,也耽误了不少正事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是我错了。”孙思行低头认错,凤轻尘却没有多高兴,只是轻轻摇头,转而提起凌默的事:“你刚刚说,你确定了凌默喉咙里的异物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一提这个,孙思行就把秦宝儿抛到了脑海,怒气腾腾,可偏偏是了半天,又说不出重点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凤轻尘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孙思行一脸尴尬,抬头看了凤轻尘一眼,眼中的怒火更胜,双手紧紧握成拳,闭着眼说道:“凌默喉咙里的东西,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行说到这里又是一顿,凤轻尘都快被他给急死了,就在凤轻尘打算放弃时,孙思行咬牙说了出来:“师父,凌默喉咙里的异物是男子,男子的睾丸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说出来,孙思行的耳尖都能掐出血来,而他的话就像魔咒,花厅一片寂静,凤轻尘嘴巴微张,愣在当场……

    孙思行悄悄睁开眼:“师父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思行,你说,你说……”凤轻尘整个人还是呆呆地:“凌默喉咙里卡得是……”那两个字,凤轻尘没有说出来,但哽咽的语气却让孙思行明白,凤轻尘在为凌默难过。

    说开了,孙思行也没有之前那么羞涩,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我问过绿晴姑娘了,是凌默自己的。是凌默哥哥让人割下来,然后喂到凌默的嘴里,有一个吞了下去,这个就卡在喉咙里,这么多年来一直吐不出来,也吞不下去,就好像长在喉咙里一样”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他不让人碰。”凤轻尘知道宫刑有多残忍,却没有想到凌天居然会用在凌默身上。

    那个初见时风光霁月、风度翩翩的凌天,居然有如此阴暗的一面,对自己的弟弟下这么狠的手,就算是复仇,可那时候的凌默有什么错?

    孙思行点头附和,叹了口气:“师父,凌默他真得很惨。”饶是见惯各式各样的病人,也没有遇到一个像凌默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和凌默一样,比凌默更惨的人也有,只是你没有遇到。”凤轻尘比孙思行更快稳定情绪:“思行,别去想那些我们做不到的事。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尽最大的能力,帮助凌默摆脱病痛,走出阴影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把握可以医好凌默的伤,可他心里的伤我怎么医?凌默这辈子都不可能……”孙思行说到后面,根本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凌默这辈子都不可能当个男人,他这辈子都被凌天毁了。

    “顶天立地,有担当、有责任心便是真男儿。”凤轻尘拍着孙思行的肩膀:“别为凌默担心,他比我们想象中的坚强,他会好好地,以后的生活只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凌默的病情只有凤轻尘和孙思行两人知晓,凤轻尘和孙思行都不是多嘴之人,他们二人也特意警告过绿晴,这件事谁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这是凌默的伤,说出来就是生生把凌默结了疤的伤口扣烂。

    绿晴哪里会说不,绿晴感动凤轻尘和孙思行为凌默所做的一切,当即就给凤轻尘和孙思行跪下来了:“能遇到凤姑娘和孙大夫,是小主子的福气。绿晴代小主子给两位磕头了。”

    不顾凤轻尘的阻拦,绿晴执意给两人磕满九个头才停下,而他们不知,在暗处凌默与左岸将这一幕尽收眼底。凌默红着眼睛,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