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68公干,我心忧天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最快更新30码期期必中d55cc天空彩票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、孙思行与十八骑,一路轻车简从,在午时左右抵达了东陵和夜城交界处,远远看到迎接的兵马,凤轻尘并不意外,九皇叔要是不派人来接那才叫做奇怪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孙思行没有看到九皇叔,怕凤轻尘不高兴,便想着安慰一二,结果却发现凤轻尘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我们是来办正事的。”九皇叔要是不顾身份来接她,军中那些人头一个就会反对。

    军中一般没有女子,女子在军中只有一个作用,那就是军妓。凤轻尘是过了名路,以大夫的身份来的,她和孙思行这样的身份,还受不起九皇叔亲迎。

    既然一切都是按官方的程序走,九皇叔也只能派相应的副将来接凤轻尘,不能太过招摇,以免凤轻尘还没有踏入军营,就先引起众将士的不满。

    凤轻尘虽不至于通透灵慧无人能及,但这点道理还是明白,再说她不是在乎这种形式的人,和副将相互报了姓名、核对了公文后,便随着他们进入营地。

    那副将见凤轻尘如此好说话,心里亦狠狠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今天得到这个差事时,同僚可是很同情他,就怕这位凤姑娘见到九皇叔没来接自己,便把气撒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……这个姑娘还是明事理的!

    副将不知,他口中明事理的姑娘,此时正想着,见面后要如何不讲理的和九皇叔说话。

    她来边境确实是担心九皇叔,可并不表示她就忘了上次的争执。她虽不是小心眼的女人,可有些事却不是说放就能放下。

    她意难平,她心里委屈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算过她为九皇叔做了多少,当然也不会去想,九皇叔为她做了多少。在她看来,不管他们为对方做了什么,这都是他们愿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九皇叔却嫌她做得不够。

    在京城她忙得应对众人,没空去想,就是偶尔想起,也会刻意找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后来又发生蓝九卿的事,她心神俱伤,也无心去想。现在……

    离营地越地,凤轻尘的心就越乱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涌了出来,一时间尽不知是要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此时的心情,颇有几分近乡情怯的味道,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好,面对九皇叔的准备。

    想要逃离,可走到这一步调头回去根本不现实,凤轻尘只得放弃这个想法,想着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横竖她还有公干的名意。

    结果,凤轻尘忧心半天,发现军中上下对他们的到来表现得极淡然,根本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。不对,就是把他们当作朝廷派来的大夫,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多八的关注。

    果然,她太把自己当回来了。凤轻尘自嘲一笑,十八骑默契地后退半步,直觉告诉他们,不离凤轻尘一点,很容易倒霉。

    一到营中,凤轻尘一行人就被小兵带到后方:“凤大夫,孙大夫。这里便是军医们的往处。凤大夫,那个单独的营帐则是你的,如果你带来的人需要营帐,则要自己去领取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多谢。”要说心里不难受那绝对是骗人的,凤轻尘再怎么好强可也是一个女人,九皇叔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,可真叫她伤心。

    不过,凤轻尘也不是矫情的女子,更不会自哀自怜。九皇叔既然把道划出来了,她按着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她凤轻尘只是朝廷派来的大夫,她会做好一个大夫该做的事,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打发了十八骑和引路的小兵去领东西,自己则和孙思行将行礼放好。两人稍做收拾,便换上干净的医生袍去伤兵营。

    前两天东陵和夜城打了一仗,加上之前受伤的士兵,整个伤兵营都挤满了人,还未走近就闻到浓郁的药草味,还有混杂在其中的臭味。

    孙思行眉头微皱,为伤兵营的卫生忧心。凤轻尘倒是很镇定,她在战场上呆过,知道受伤的人太多,大夫忙得昏天暗地,很多事情都注意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现在是冬天,倒是没有汗臭味,伤口亦不容易化脓。凤轻尘从口袋摸出口罩,递了一个给孙思行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军中一直做中性打扮,医生袍又宽大完全看不出身材,现在把脸一遮,外人根本看不出她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这里不是玩的地方,出去。”两人怪异的打扮,引来军中老大夫的不满,二话不说就把人哄走。

    孙思行被推得后退两步,尴尬地解释道:“我们是朝廷派来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派来的大夫?”那人上下打量了凤轻尘和孔思行一眼,一脸不屑的道:“东陵没人了嘛,居然派两个药童,你们能做什么?认得全药材吗?我可没空教学徒,你们哪来的回哪去,我没空招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大夫不是药童。”孙思行很认真地解释,老大夫不屑的笑了一声,随手指向一个角落,那里有不少头破血流的伤员,正等着大夫包扎。

    “大夫是吗?成……那里的伤员看到了嘛,把他们的伤口包扎好。”这人摆明是故意刁难,可孙思行根本没有发现,点头就上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什么都没有说,跟在孙思行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胆。”那位大夫倒是颇为佩服孙思行,不过他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孙思行和凤轻尘,转头又陷入忙碌中,为那些断腿、断胳膊的士兵止血包扎。

    “小,小大夫,你们能行吗?”那些伤口狰狞,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伤员,看到凤轻尘和孙思行如此年轻,心里也很担心,可现在军医都在忙,他们没有得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等。”病人不配合,不信任,对大夫来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,凤轻尘给了对方一个冷眼,将药箱放在脚边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不等,大夫,你先替我止血。”有一个胸前被划了一刀的伤员,忍着痛开口。

    此人伤口有半尺长,血肉外翻,血注不止,再不止血就不死日后身子也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带上手套,拿出止血钳就开始清理伤口,至于麻醉?这里的伤员不需要,也等不到麻醉起效果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伤员,能得到大夫及时医治,便是万幸!——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