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69没空,姐又不是应召女郎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数码挂牌一句真言2018十二生肖运程图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,要用医术来证明自己是不是大夫,不管是凤轻尘还是孙思行都不怕,他们怕的是连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伤兵的注视下,凤轻尘动作迅速地给那位伤员止血,不过眨眼间伤口就清理干净,那泛白的死肉也被凤轻尘一一剪去,那位疼得满头是汗,可看凤轻尘眼神平静,手上的动作毫不滞涩,便忍着痛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惯狰狞可怖的伤口,这点小阵仗凤轻尘真不放在眼里,和热武器制造的伤口相比,只要不在致命的部位,这刀伤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将染血的止血棉丢到一边,凤轻尘拿起缝合用得的针线,就在这些大头兵想要调侃凤轻尘是绣花娘们时,凤轻尘三两下就将狰狞的伤口缝合起来,把众人的话都堵在嘴边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?”看到这一幕的人,嘴巴立马成了o字型,半天都合不拢。身边观望的伤员再也坐不住了,一个个对凤轻尘道:“大夫,你给我包扎了一下,我这口子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,还有我……”伤员纷纷开口,一扫刚刚的死气与不信任。

    “都坐好,一个个来。”凤轻尘呵了一声,这些伤员便呐呐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得罪大夫。

    刚刚刁难孙思行的老大夫,看到凤轻尘露得这一手,诧异地扬了扬眉,满意地道:“看样子这次来的人,还真有点本事,这下老夫可以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可老大夫手上的动作却是半点不慢,而有凤轻尘和孙思行加入,老大夫身上的压力也确实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病人太多,老大夫没空和凤轻尘、孙思行说什么,三人默契的各守一方,从伤重的开始,一一替伤员包扎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孙思行都有工作狂的潜能,两人一忙就直接忙到天黑,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,才暂时放下手上的工作,跑到外面准备就热汤吃两个馒头。

    可馒头才塞了一半到嘴里,就被老大夫打断:“快,快……别吃了,没空给你们吃饭。有一个腿被马踩断地士兵,看样子快不好了,你们帮我一起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轻尘和孙思行把嘴里的馒头一丢,拍了拍手就准备进去,就在这个时候,传令的小兵突然跑了过来,叫住凤轻尘:“凤大夫,请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凤轻尘顿住脚步,转身反问。

    “凤大夫,摄政王有请。”小兵一板一眼的说道,好像九皇叔召见是多大的恩宠一般。

    “摄政王?”凤轻尘挑眉,随即沉下脸道:“没空。”说完,便大步往营帐里走,根本不鸟九皇叔的传令兵。

    想见就见,当她是应召女郎呀!

    “凤大夫,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楚,我说的是摄政王也就是九皇叔要见你。”小兵追上前,想要拦住凤轻尘,却被老大夫推开了:“不都说了没空嘛,还唧唧歪歪什么,我这等着救命呢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经意间看到老大夫露的这一手,心里明白这老者怕是不寻常,什么话都没有说,继续往里走,老大夫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错,不错,知道救人要紧。

    传令兵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去的三人,站在那里半天都没动,他完全不相信,在军中还有人敢无视摄政王的召见。要知道,就是宇文将军也不敢违抗九皇叔的命令。

    传令兵在门口站了足足一刻钟,才确定这个事实,默默地回去将情况汇报给九皇叔知晓。本以为九皇叔会不满,可不想九皇叔只是说了一句:本王知道了。便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变化太快了。”传令兵呆呆地出去,抬头望着不见星光的天空,摸了摸脑袋,发现自己的脑子完全跟不上九皇叔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?”豆豆巡视路过,看到这传令兵的呆样,也跟着往天上看,可什么都没有:“难不成你会看星象?可今晚没有星呀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传令兵连忙回神,看到豆豆职位比他高,连忙行了个礼,却不回答豆豆的问题。

    豆豆好奇心重,想要再寻问两句,却被同伴拉长了:“摄政王要你巡视营地,你再耽搁,小心摄政王让你一辈子都只能巡视营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怕。轻尘来了,他就不敢欺负我了。”豆豆嘴里嘟囔,可还是乖乖地继续巡罗,对凤轻尘的到来半点不知。

    伤兵营里,凤轻尘、孙思行和那位大夫,正在围那位被马踩断腿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大腿粉碎性骨折,失血过多,肌肉坏死,建议高位截肢。”孙思行摸骨后,立马得出结论,却引来老大夫的不满:“身体发肤受这父母,怎可轻易毁之。”

    “它大腿的肌肉全部坏死,血管破裂,完全无法通过血管重建来减轻症状,只能进行高位截肢,虽然风险很大,可总比现在就死的好。”孙思行据理力争,丝毫没有之前腼腆与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。我们尽力施救,实在不行那就放弃,截肢后他也不一定能活下去。”老大夫坚定地摇头。伤兵员每天死去的士兵不知多少,老大夫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尽量去救,如果救不活他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孙思行不赞同地的皱眉:“按正常的施救方法,他活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两个在处理外伤上很有一伤,你们试试,也许能救。”老大夫自是知道,此人伤势严重,不然也不会找凤轻尘和孙思行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只能截肢。不然我无能为力。”不等老大夫否绝,孙思行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们无权决定他人的生死,我们可以征求伤者的意见,他这个时候还有意识,由他来决定自己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大夫这次不再否定。

    孙思行把伤者弄醒,确定他此时处在清醒状态,孙思行将情况一一说明,那伤者想都不想就选择截肢:“我要活下来。我娘还等着我回去,哪怕拖着残缺的身子,我也要回去见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。”老大夫叹了一声,在战场上见惯了生死,他已经不把人的生死放在眼里,根本没有想过受伤的人有多想活下去,哪怕付出一条腿的代价,他们也想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也是为伤者着想。”孙思行连忙欠身,执晚辈礼。

    三人商量妥当,便准备为伤者进行截肢手术,而在这方面凤轻尘和孙思行是专家,老大夫不是一个拿大的人,知道自己的不足,便自发地沦为两人的下手。

    三人忙得晕天暗地,根本不知伤兵营外,有一个人站在那里,目光紧盯伤兵营,如同雪山上的松柏,一动不动……——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