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77君臣,为将者不能只会打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私彩平台改单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夜城节节败退,东陵势如破竹。夜城被攻破是早晚的问题。但让东陵大军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杀进了夜城。

    不过让人觉得可惜的事,不是他们用武力攻破了夜城,而是夜城的百姓和内城的官兵打开城门投降,迎接东陵大军入城。

    他们投降也是别无选择,因为他们的城主死了!

    夜城城主夜叶,提剑奔回城主府,将自己的妻子苏绾杀死后,一把火把城主府烧了,包括他自己。

    好在当初建造城主府时,为了防御外敌,外围都是抗打、抗烧的石头,九皇叔带人冲进来时,城主府还没有烧到外面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立刻命人灭火,同时命令宇文元化与司丞带兵围剿夜城反抗者,安抚夜城百姓,平息骚乱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城主府又离护城河不远,火很快就扑灭了,在将士们的开路下,九皇叔踏入一片焦黑的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府一片废墟,隐约还能看出昔日的富贵。火从正厅烧起,主院暂时进不去,小兵冲进去,在哪里找到两俱焦黑的尸体,从身形和衣着勉强能看出,这是夜城与苏绾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搜。”九皇叔只看一眼,就别开脸。

    东陵的士兵二话不说,带人冲残破的城主府,不多时就发现好几个密室,密室里是成箱成箱的珠宝、黄金、字画。

    发战争财是从古至今不变的规律,打仗可不单单是为了一口气,没有足够的利益,任何人都不会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,不然把国库打空了,也就只能等着灭国了。

    一箱一箱珠宝、黄金被抬了出来,在火光下闪闪发光,几个副将看得双眼发光,却没有一个人敢动,他们知道这一次和他们以前不一样,他们不能随意动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禀报王爷,城主府总共有八间密室,所以珠宝字画黄金全部在这。”副将上前禀报,眼中闪着得意的光芒,正等着九皇叔表扬,可不想九皇叔冰冷的道:“再搜!”

    显然,九皇叔这是不满了。

    副将面色一白,带着人又再去翻城主府,务必要挖地三尺,把夜城所有的密室都翻出来。

    “禀报王爷,贼人已活捉,敬等王爷问话。”豆豆英姿飒爽的押着灰老上前,虽然极力克制,可那小眼神却时刻闪着得意。

    灰老一身狼狈,四肢被缚,下巴被卸,丝毫没有高人风范。

    “很好,送去伤兵营。”九皇叔难得和颜悦色地赞了豆豆一句,豆豆激动的两眼放光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豆豆走后没有多久,宇文元化与司丞一前一后走了进来,宇文元化虽然赢了这一战,可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意,甚至有些灰败。

    看到司丞出现,宇文元化就知道一切已成定局。丞是九皇叔提上来,准备接替宇文元化的人。宇文元化打了败战,他手上的兵权肯定要被夺走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心里明白,甚至这一切也是他有意为之,可真当这一天到来时,他才发现自己是这么得不舍。

    戎马一生,他不知道自己了打仗还能做什么。大权在握,生杀予夺,他不知道自己变成普通人能不能习惯。

    可再不能习惯也得忍了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换作他是九皇叔,他也不会用自己这样的人,只可同荣华不可共患难。

    “臣参见王爷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宇文元化单膝跪在九皇叔面前,头埋得极低,司丞跪在宇文元化的身后,脸上波澜不惊,即使心中为重掌兵权而高兴,这个时候也不敢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九皇叔扫了两人一眼,对两人的表现很满意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率先起身,向九皇叔汇报追捕的结果,随即司丞也把夜城百姓的反应如实告诉九皇叔。

    夜城顽固反抗的人不少,宇文元化并没有全杀,只杀了一部分震慑众人,其他人全部关了起来,准备带回东陵。

    司丞的任务也很顺利,夜城百姓这两年苦不堪言,本身就吃不饱,可夜叶为了夜城发展却一再加重税赋,百姓早就卖儿卖女了。

    夜城底层百姓,对东陵攻下夜城并没有太大的感觉,他们只是害怕东陵会屠城,现在听到司丞代表东陵许诺,不会伤百姓一分,并许诺减赋一年,夜城百姓哪里还敢不服,就算有几个要为夜城而战,这个时候也不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城主都死了,他们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夜城顺利拿下,此一战可为圆满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夜叶与苏绾的死。这两人要是活着,他们接手夜城也会容易一些,夜城里潜藏的忠臣也会有些顾忌,其他八城也会赞九皇叔仁厚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“夜城主居然自杀了,真是可惜。”司丞已经知道,他会在夜城留守一段时间,要是夜叶没死他会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“自杀?”九皇叔一脸嘲讽,宇文元化和司丞是聪明,瞬间就悟了:“这不是夜城主与夜夫人?”

    烧得漆黑一片,确实不好认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正在此时,搜索的副将一脸喜意的上前:“禀报王爷,属下在正院发现一间地下室,夜城主与夜夫人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换上平民百姓服装的夜叶与苏绾被士兵押了上来,两人面容脏污,夜叶双眼神无神,一脸颓败,苏绾面如死灰,双眼含恨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士兵见两人不配合,重重在两人小腿上一踹了脚,两人叫吃痛,咚的一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夜叶拼命挣扎,犹如困兽。苏绾倒是一动不动,死死地咬着唇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……”这三个字,苏绾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:“有种你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杀?杀两个没用的人做什么,告诉世人他多冷血吗?让其他八城害怕,联手反抗他吗?他怎么会做这种傻事。

    要一个人的命多的是光明正大的方法。

    九皇叔冷笑:“来人呀,扶夜夫人起来,别让夜夫人动了胎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知道。”夜叶不敢再动,赤红的双眼瞪着九皇叔,恨不得把九皇叔吃了。

    奸细,他身边出了奸细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回答夜叶的话,而是命人好好照看夜叶与苏绾,不能让他们两个人出事。

    为显示他对降臣的厚待,这两个人会平安回东陵,如果安分的话,还能富贵下半生,但终生不会再有自由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,你放开我。你这个佞臣,你有种杀了我,杀了我……”夜叶拼命挣扎,想要扑向九皇叔。

    夜叶本身就有武功,押解他的士兵颇有几分吃力,眼见夜叶就要挣开,九皇叔说道:“东陵不介意照顾一个残废的城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见咔嚓一声,夜叶的双腿生生被司丞打断了,众人惊了一跳,心里暗暗后怕:这是什么节奏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夜叶惨叫一声,如同一滩烂泥,摔倒在地,幸亏押解他的士兵反应快,连忙将人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……我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夜叶痛得嘴唇直哆嗦,豆大汗珠一滴一滴往下落,双唇咬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司丞将手上的棍子一丢,一脚踢在夜叶的心窝:“夜城主带夫人逃跑时,不幸摔断双腿。来人呀,还不快抬夜城主下去医治,摄政王仁厚见不得这血腥。”

    司丞说得义正言词,完全就是事实的模样,把在场的众人惊得风中凌乱:这司少帅可真是神人,这种话他也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吐槽归吐槽,众人却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,把死狗一样的夜叶拖了下去,又继续查抄城主府,把夜城历代城主积攒下来的财富,通通搬空……

    捉到了夜叶,九皇叔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呆着,把余下的事物交给了宇文元化和司丞,九皇叔便走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走,宇文元化就走到司丞身旁,朝司丞竖起一个大拇指:“少帅大才,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可宇文元化话里话外都是鄙夷,在他看来,司丞刚刚的举动,和那些谄媚奉承的宦官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为人臣子,自当为君上分忧。揣摩君上的心意是为人臣子的本,君上仁厚圣明,很多事不好说,为人臣者除了能打胜仗外,也要把这些让君上烦心的事一并解决。”司丞半点不生气,他能理解宇文元化,任何一个将军面对夺自己兵权的人,都不会有好感。

    司丞说完便继续去做自己的事,留下宇文元化愣愣地站在原地,思索司丞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宇文家的失败,是不是因为宇文家从来没有把君上放在心上,从来没有去想君上在想什么,他们需要主动为君上做什么?

    宇文家从来是君上一个命令,他们就一个动作,所以宇文家的人即使再能打,也得不到君上的信任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他们的主子还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一点,宇文元化笑了,笑得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他身后的亲兵上前,关切地寻问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抹了一把脸:“本将军没事,只是想明白一些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,现在想明白太晚了,宇文元化压下心中的沉重,投入到夜城善后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也许,这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领兵,他不想让自己有遗憾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家里那位出差,帮他打点行礼忙得有点晚,今天只有两更了,请大家原谅。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