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79自残,不想与九皇叔为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卖洗衣液怎么发朋友圈2017年二生肖运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诚如凤轻尘所猜测的那样,凤轻尘进去的作用就是当人质,不管她愿意与否,南陵锦凡都要她用自己来换村里人的命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在这个时候动手,除了这个点凤轻尘又累又饿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才刚刚谈妥这件事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一再失败让南陵锦凡威信扫地,那群怪人越来越不信任南陵锦凡了。不过对于南陵锦凡提出,要小心凤轻尘的说法,众怪人一致同意。

    在进入村子前,南陵锦凡特意让一个村妇,拿了一套村姑的衣服给凤轻尘换上,确保凤轻尘不会夹带任何有杀伤力的武器进去。

    好在凤轻尘不是有洁癖的九皇叔,很爽快地换上了虽干净却明显是穿过的衣服,同时把长发重新打散,随意包了块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对这个装扮并没有异意,作为一个人质凤轻尘很配合,配合到让南陵锦凡怀疑凤轻尘脑子是不是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死?”南陵锦凡记得,凤轻尘一向很惜命。

    “怕呀。”凤轻尘回答的很诚恳。

    “既然怕死,为什么还要进来,你不会以为我不会杀你吧。”南陵锦凡审视地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我一点也不怀疑你想杀我的决心,可惜这里你做不了主。”凤轻尘嘲弄地看着南陵锦凡,视线落在他身后如同幽灵的白衣人身上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白衣人阴恻恻的笑了两声:“桀桀桀……凤姑娘果然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,只好聪明一点。”凤轻尘回答的很实在:“阁下的目的是想出去,而我的目的是要救这个村子里的人,咱们目标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以为凤姑娘的目标是要我们的命。”白衣人从南陵锦凡身后飘了出来,这个时候凤轻尘才看清,这人的审美有多变态,居然连鞋子都是白色,这人有多爱扮鬼。

    凤轻尘故作诧异地看着白衣人,惊讶的道:“阁下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我一直想要杀的人,只有他一人。”为了怕众人弄不明白,凤轻尘特意指了指南陵锦凡:“我和锦凡殿下结怨以深,我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很久了,都想着要对方的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们确实是误会什么了,不过现在误会解开就好了。”白衣人顺着凤轻尘的话往下说,可凤轻尘却隐约觉得有那么一点古怪,而下一秒凤轻尘就明白了,疯子的逻辑是正常人无法思考的。

    白衣人突然拿出一把匕首丢在桌上:“凤姑娘,听锦凡殿下说你很擅长用阴招,为了我们的安全,想委屈一下凤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要我自残?”凤轻尘看着桌上的匕首,瞬间就悟了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第一次,她恨自己的脑子转得太快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要这么理解也没有问题。凤姑娘见过我的同伴,应该知晓我们这些人和常人不同,我希望凤姑娘能和我们一样,这样大家走在一起,就不会太突兀。”白衣人的声音隔着一层布传过来,让人渗得慌,凤轻尘有那么一瞬间想笑,这群人天生残疾,现在是要她也加入,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凤姑娘,你没得选择。”白衣人不客气地催促,屋内的气氛也凝重了几分,很是压抑,对没有武功的人来说,这影响更大,甚至是一种压制。

    凤轻尘似乎不受影响,面对白衣人的威压,依旧不理会:“我不接受。”她才不要自虐,这一刀切下去可长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不肯,那我只好让这村子里的人代过好了。你说,我是挖他们一颗眼珠,还是切掉鼻子的好呢?”白衣人很认真的征求凤轻尘的意见,凤轻尘也很认真的回答:“我觉得你们还是先逃命的好,如果我估计的没有错,九皇叔这个时候应该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次绝对不是忽悠人,按她和九皇叔商定的计划,差不多就是这个时辰,九皇叔会来接应她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夜城没有那么好攻破。”南陵锦凡刚出言否绝,就看到一身形矮小的男子跑了进来,在白衣人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不到白衣人的表情,只看到他听完后,突然看向自己:“凤姑娘果然料事如神,九皇叔离此地还有十里,你说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劝你们束手就擒,你们也不会同意。所以还是乖乖地逃吧,至于挖眼珠还是削鼻子,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手,你们应该明白,夜城现在已经算是东陵的领土。九皇叔这人极其护短,你要在东陵的地盘,伤了他的子民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。我想你们应该不愿意和九皇叔为敌。”要不然,依南陵锦凡的作风,哪里会如此礼遇她。

    心思被猜中白衣人也不恼,只是点了点头:“凤姑娘,我们无意与九皇叔为敌,只是初到九州大陆,许多事情不了解,才冒犯了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确实想要杀了名满九州大陆的九皇叔,瓜分九皇叔的热血,可明显他们不是对手,既然如此他们就换个策略好了,横竖他们和九皇叔不存在利益之争,双方没有必要成为死敌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脸色大变,暗道不好,不等他开口,凤轻尘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:“我们和贵主无仇,不过是与锦凡皇子有些恩怨,贵主能将锦凡皇子交给九皇叔,我想九皇叔一定会满意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让白衣人很心动,如果一个南陵锦凡,能换来九皇叔和他们和平共处,那么他们不在乎牺牲南陵锦凡,横竖他们不会缺代言人,要找一个比南陵锦凡更好用的人,一点也不难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被人当成牺牲品丢出来,这种滋味可不好受,尤其他心高气傲,当面被人如此轻视,他怎么可能不气,可他深知现在不能和这群人撕破脸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深深地吸了口气,提醒白衣人:“别忘了灰老还没有回来,算算时间,灰老极有可能被九皇叔的人杀了,就算没有死,依现在的局面灰老恐怕也没有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南陵锦凡还是很有本事的,灰老一出白衣人当场禁声,凤轻尘眉头微皱,一看屋内气氛不对,便知大势已去,再说下去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再说了,蓝九卿死于灰老之手,她不可能真放过这些人,与其在这里费尽心机的算机,不然直接一点,到时候用拳头说话。

    外面那群江湖人不怎么听她的命令,但一定会配合九皇叔的行动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地方,即使同为强者,女人的地位也会比男人差,更不用提她还没有九皇叔强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昨晚写好了,想想又不怎么满意,一大早爬起来重写,让节奏快一些。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