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87试药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c2007彩票资料大全网易能买彩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军中的军医有限,九皇叔要借谷主师弟之手,让灰老发现蓝景阳与连城的存在,自然要带谷主师弟一同回去。这么一来,军中就少了一个,能挑起大梁的军医,于是……

    在征得思行的同意后,思行暂时留在军中,暂代军医一职,凌默自愿留下保护思行,在司丞找到合适的军医后,负责护送思行回去。

    谷主师弟的性子和谷主很像,知道凤轻尘和孙思行,就是谷主天天吹嘘的两个年轻大夫后,谷主师弟相当郁闷:“为什么我总是比他晚一步,拜师门比他晚就算了,发现好苗子也比他晚?”

    这样他还拿什么炫耀,谷主师弟气闷的几天都不肯和凤轻尘说话,怪凤轻尘没有提前告诉他,害他在谷主面前丢人了。

    对谷主师弟孩子气的行为,凤轻尘表示无法理解,一如她不能理解豆豆的想法一样,豆豆得知凤轻尘要离开,抱着凤轻尘的大腿猛哭,说什么也不肯让凤轻尘走,要凤轻尘和思行一起留下来。

    拉不开、踹不开、劝不开。凤轻尘每挪一步,都要拖着豆豆这个大尾巴,害得凤轻尘都没法出门,只能和豆豆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豆豆二起来,凤轻尘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,有凤轻尘在豆豆也不怕九皇叔,几次和九皇叔呛声,一再被罚也不在乎,死乞白赖地抱着凤轻尘的大腿,在地上打滚撒泼,就是不肯让凤轻尘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差点快哭了,最后还是司丞出面,把豆豆给劝住了。

    “豆豆就交给你了。”除了左岸外,终于有第二个能制住豆豆发二的,凤轻尘差点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有司丞在,豆豆总算听话了,再加上豆豆救了宇文元化一命,宇文元化对豆豆也相当的欣赏,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带兵打仗了,空闲的时候便将教导豆豆一些实战技巧,让豆豆忙得没有时间犯二。

    这一天,难得出了太阳,九皇叔和凤轻尘一大早,就在精兵的护卫下出发了。豆豆被司丞派人拘着,没让他来送行,免得他又抱住凤轻尘的腿,不让凤轻尘走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看着,豆豆丢得起这个人,他们还丢不起这个脸呢。

    九皇叔此行,除了带走灰老,还带走了一小部分战利品。从夜城搜刮的战利品,九皇叔留下三成给宇文元化和司丞,让他们自行处理。

    这是军中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,每一次打仗所得的战利品,大头归国库,小头则被将领和士兵扣下,私自分了。

    此次攻打夜城,有九皇叔一干将领都不敢动,只能看着夜城的财宝留口水,心里暗道可惜。要知道他们这几年都没有打过仗,根本没有机会捞银子,好不容易遇着了,却偏偏有九皇叔盯着,根本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好在,九皇叔不是眼里融不进沙子的人,将士们浴血杀敌,拿拿博富贵,这些也算是他们该得的,九皇叔不在意拿这点东西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要太容易得到,这些人也不会珍惜,九皇叔一直吊着众人,直到出发前一天,才让人把三成战利品留下,六成封箱带回皇城。最后一成,用来支付购买战鼓、兵工铲。

    数万面的鼓可不会重天而降,这些都是凤轻尘名下的商队送来的,由夏挽出面与军中交易,换来夜城一成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此行,最亏的就是我了,我这是陪太子念书。”没能成功掺和一脚,苏文清相当怨念。作为一个商人,看着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,他居然连点儿边都没有沾到,实在让他郁闷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夜城最好的良田、房舍、商铺,可有大半在你手上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。”凤轻尘实在不明白,苏文清这是有多缺银子,才会什么赚钱的生意都要插一脚。

    说到夜城的产业,苏文清就来精神了,但嘴上还是谦虚的道:“运气好罢了。这一趟也不过是百来倍的利润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特别欠揍,凤轻尘觉得自己手痒了:“百来倍的利润你还不满足,你想怎样。”数百倍的利润,能让人铤而走险,果然战争财最好发,难怪那么多人近挑起战争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想把整个夜城买下来,可惜九皇叔不给我机会。”苏文清的语气,那叫一个哀怨,那叫一个遗憾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手握紧,免得自己忍不住去揍他:“你知足吧,半个夜城都在你手上了。我以后得改口叫你苏半城了。”要知道,她就是再有钱,也没办法把山东买下来,因为人家不会卖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苏文清惊了一跳:“什么苏半城,这可不能乱叫。”

    幸亏九皇叔今天骑马走在前面,要让九皇叔听到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你紧张什么,九皇叔还能不知道你有多少产业。”凤轻尘凉凉的开口,苏文清一听也是这么个理,这才放下心来:“回头,我把夜城的产业整理一分给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,苏文清是个聪明人,他清楚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为人属下,权利太大换来的不是重用,而是上位者的猜忌。当时,她也叮嘱过夏挽,让她别大肆购买夜城的产业,九皇叔吃肉她跟着喝汤就成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觉得自己太谨慎了,可想到山东那两个探子,凤轻尘就知道这么做才是对的,不管她和九皇叔是什么关系,公事还是要公办。既然她为凤离族选择了九皇叔这个主,就不能让九皇叔忌惮凤离族。

    权利太大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,比如宇文元化。

    夜城的事显然不是一个好话题,两人同时陷入沉默,苏文清正准备另起个话题,马车就停了下来,耳边传来谷主师弟急切的声音:“轻尘,快,快下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凤轻尘掀起帘子,提着药箱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谷主师弟找她,除了去看灰老,就没有第二件事。

    “那老头快不行,脉搏突然加快,我看他快要死了。”谷主师弟嫌凤轻尘还不够,拽住凤轻尘的胳膊,拉着凤轻尘往前跑,没办法,凤轻尘不喜欢别人碰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又给他喂了什么?把人弄死了,小心九皇叔宰了你。”凤轻尘被谷主这位奇葩师弟,折磨的快没有脾气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谷主这位师弟和谷主一样,都喜欢拿活人试药。之前为了审讯灰老,九皇叔让他给灰老喂了不少折磨人的药,逼灰老开口。

    灰老开了口,还熬过了各种毒药的折磨,坚强的活了下来,本以为苦难结束了。结果谷主师弟却觉得灰老是个绝佳试药体,借给灰老医治的机会,又悄悄拿灰老试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保证没有下次,你快点,这次真得很严重,那老头快要死了。”谷主师弟急得跳脚,比平时严肃数倍。

    这下凤轻尘也变脸了,看样子这次的情况,比之前严重数倍,心里一紧,甩开谷主师弟就往前跑。

    灰老,可不能死!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