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89发愁,我们两个会好好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玄机永久城名999973买马规则介绍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被人倒打一耙的滋味实在不好受,要知道,和老大夫那中医大拿的仙风道骨相比,凤轻尘这长相拿出去,还真没有人相信她的医术比老大夫好。

    这件要传出去,凤轻尘就是解释一百遍,也没有人会相信她,好在九皇叔知道内情,不然凤轻尘肯定会呕死。

    老大夫相当聪明,知道凤轻尘这次气得不轻,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凤轻尘面前,让凤轻尘找不到罪魁祸,而凤轻尘又不喜欢迁怒别人,只能生闷气了。

    苏文清知道前因后果后,不仅没有安慰凤轻尘,还狠狠地嘲笑了一番,凤轻尘彻底无语了。好在九皇叔贴心,知道凤轻尘今天被气狠了,傍晚扎营时,特意带凤轻尘去附近转转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还没有全黑,扎营的地方有草有水,景色还是不错的,可凤轻尘完全没有心思欣赏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在生气?”九皇叔停下脚步,侧身看着身旁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闷闷地摇头:“不生气。只是下次,别再找我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明明可以阻止,却放任老大夫一再拿灰老试药,她心里很不舒服,这种感觉比杀人还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“好,没有下次了。”九皇叔想也不想就点头,反倒让凤轻尘不好意思,闷声解释了一句:“这次也是意外,毕竟我们谁也想不到,在军中医术高明、沉稳冷静、救死扶伤的老军医,拿人试药的时候,会这么任性疯狂,完全没有人性。”

    一种新药研究,不可避免会拿活人试药,医药行业血腥肮脏的事不少,凤轻尘知道可并不代表她能接受,更不用提老大夫所试的那些药,完全不是为了救人,只是为了自己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他们师承一脉。”谷主亦喜欢拿人试药,九皇叔倒不意外老大夫的行为,只不过谷主比他有分寸。

    “谷主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他能吗?”凤轻尘冷讽,带着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九皇叔眼中滑过一丝笑意,宠溺的道:“所以谷主才能继承玄医谷,他只能隐性埋名在军中,躲仇家追杀。别和他计较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和他计较。一大把年纪了,还像个孩子似的,比豆豆还不靠谱,我和他计较也只会气死我自己。”九皇叔的安抚是有效的,凤轻尘这伙气消得差不多了:“记得提醒护卫,别让他再接近灰老。”

    “灰老已经知道了?”这么说来,白天的情况就很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这么多次了,灰老肯定会防备,灰老并没有把药全喝下去。药虽起效但没有那么严重,灰老的心跳加剧是他故意制造的假象,灰老当时是清醒的。”

    灰老能骗过老大夫,却骗不过智能医疗包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当时还有心情和他说话。”九皇叔想到凤轻尘白天气急败坏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装得很像,连本王也被骗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装呀。”凤轻尘没好气地白了九皇叔一眼:“我是真不高兴,任谁隔三差五收拾这种烂摊子,都高兴不起来。他不是小孩子,旁人没有义务为他犯得错负责,他要再这么下去,早晚有一天会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不喜,日后不理便是。”九皇叔看凤轻尘的鼻子,被风吹得通红,伸手将人揽入怀里:“本王会让谷主来接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轻尘依偎在九皇叔怀里,双手抱住九皇叔腰,脑袋埋在九皇叔的怀里,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真是个大孩子。

    九皇叔勾唇一笑,轻轻拍着凤轻尘的背,神情温柔,眼神宠溺,就像是在哄孩子一般。凤轻尘在九皇叔胸前蹭了蹭,显然是很满意……

    天渐黑,外面已是伸手不见五指,扎营的地方已点起火堆,凤轻尘情绪已经平静下来,拉着九皇叔回到营地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到营地,便有副官来找他,看副官神色凝重的样子,想必是有急事。凤轻尘朝九皇叔摆了摆手,让他别担心自己,便和苏文清坐到一块。

    “你们和好了?”苏文清挪了一个位置,离凤轻尘更近,将手中的烤肉分了一串给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完全不懂,苏文清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,莫名其妙地看着他:“什么和好,我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?你们那也能叫好好的?”苏文清努力维持风度,没把白眼翻出来:“拜托,就你们两之前那样,只比陌生人强一点,你没看到这一路上,大家都不敢说话嘛。”都是被九皇叔给吓得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了,又没吵架、又没冷战,哪里不好了。”凤轻尘仔细回想,仍不觉得她和九皇叔之间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哪里好了?你们两个看上去和和气气,可中间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纱。你说你们两上,哪有一点温情脉脉的样子,看你们两这样,我都为你们着急。”以前还好,凤轻尘对九皇叔热情如火,什么事都把九皇叔放在首位,可现在呢?

    两人好像在比赛,比谁更冷静,比谁更理智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凤轻尘眼露迷茫,对着火光发呆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九皇叔那性子我就不说了,他天生就这样,你刚认识他那伙,应该知道他那人一天都不说几个字,现在还好了一些。至于你……你说你学九皇叔哪点不好,怎么偏偏把他的闷骚给学会了,再这么下去,你们两个还怎么过呀。”苏文清这是真得为九皇叔和凤轻尘愁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……会好好的。”苏文清的话,让凤轻尘心里泛起一片苦涩,这段时间他们总是忙、忙、忙,忙到没有时间想起对方,忙到没有空陪对方。

    她确实要好好想一想,是她爱得不够深,还是九皇叔忽略了她?

    苏文清悄悄地挪开,没有打扰凤轻尘。作为旁观者,苏文清知道这事责任在九皇叔,九皇叔这别扭的性子,就是苏文清都为他累。

    苏文清就不明白了,九皇叔都可以为了凤轻尘,把蓝九卿这个身分永远结束,怎么就不能坦白地告诉凤轻?怎么就不能对凤轻尘主动一点呢?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