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19宁可错杀,也不放过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下第一彩全资料114电话号码的作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小孩木着一张脸,呆呆地坐在那里,没有哭闹亦没有表情,只是死死地盯着凤轻尘,眼也不眨,那样子就好像没有灵魂的娃娃……

    小孩虽不哭闹,可凤轻尘也不敢离小孩太远,开枪将身边几个杀手搞定后,凤轻尘便过来抱小孩,对上小孩死气沉沉,空洞无神的眸子,凤轻尘忍不住开口安慰:“别害怕,我不会丢下你。”

    小孩眼珠子转了转,依旧没有表情,像是机械娃娃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单手将小孩抱起,却不想手臂因刚刚摔疼,一时使不出力气,一个踉跄,差点把小孩给摔了。凤轻尘吓了一跳,连忙换手,这才将小孩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动作快一步,我们先进城。”凤轻尘抱着小孩城门挤,同时出声提醒十八骑。

    这是城门口,很快就会有官兵过来,这里的混乱不会太久,显然对方也想到这一点,攻势更猛,不怕死的往前冲,一副不杀了凤轻尘和小孩,就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该死,根本走不动。”城门口依旧是一片混乱,人挤人,一个个哭着、喊着,凤轻尘带着一个孩子,根本无法往前挤,不过走两步,就被人挤到了外围。

    而凤轻尘也不敢往里挤,就怕人群里混了一个杀手,对她或者小孩下黑手。

    就在凤轻尘抱着小孩,快要被挤到边缘时,左岸师父解决了拦路的杀手,一路杀到凤轻尘身边……

    是的,一路杀过来。只要没有躲开的人,都一刀甩过去,至于对方是杀手,还是无辜的路人,左岸师父都不在意,他的眼里只有凤轻尘,凡是挡住他保护凤轻尘的人,全部该死!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一路浴血奋战,左岸师父终于杀到了凤轻尘面前,不过面对凤轻尘时,左岸师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轻尘看了一眼,左岸师父身后的血路,默默地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宁可错杀,也不放过!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左岸师父这么做不对,可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下,只有这样做,才能保全自身的安全!

    左岸师父暗暗松了口气,连忙护着凤轻尘往前挤,而此时,挤成一团的人群,突然朝两旁退去,就如同摩西分海一样,自动给凤轻尘让出一条路,左岸师父和凤轻尘面前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有左岸师父血腥手段在前,即使众人依旧不安、慌乱,也没有人敢挡左岸师父面前,免得被这个杀神一剑给秒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暗暗松了口气,不禁暗想:世人果然都欺善怕恶。

    警察总在一切都结束前才出现,西陵的官差也不例外。凤轻尘抱着小孩进了城,恶匪被十八骑杀得差不多了,西陵的官差才缓缓跑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春绘一张俏脸吓得发白,在官差来之前,把凤轻尘扶上一辆马车:“姑娘先上车,这里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总要有人出面解决。今天这事,明显是冲着凤轻尘来的,不管是出于对西陵官府的配合,还是自身安全问题,今天的事都要一查到底我和校花的故事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轻尘抱着小孩上了车,春绘虽然对凤轻尘手中的孩子好奇,却没有多问,放下车帘,让车夫把马车驶到公主府侧院。

    凤谨住在公主府,却是一个**的院子,进出也不由公主府的正门走,这是左岸的要求,长公主虽不满,可实在拗不过左岸,只得咬牙忍了,这也就方便凤轻尘和小孩进去了。

    左岸得知凤轻尘进城的消息,早就派人在门口等了,马车一到就有人开门,让马车直接驶进院子。

    左岸要保护凤谨,夏挽不能离开凤谨,来接凤轻尘的一人,便是一个陌生的下人:“奴婢宣草,奉左公子之命,前来迎接姑娘,请姑娘随奴婢来……”

    宣草走在前面给凤轻尘带路,对凤轻尘怀中的小孩,没有半分好奇,就像没有看到一般。

    凤谨住的地方不算大,很快就走到,刚到门口,左岸和雪狼就听到动静,一人一狼同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呜。”雪狼冲凤轻尘叫了一句,声音有几分萎靡,狼眼布满血丝,似乎没有休息好。左岸亦是胡子拉茬,看上去落魄至极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左岸的嗓子嘶哑,不知是上火,还是熬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凤谨的病严重了?”凤轻尘知道,凤谨的病一直没有好,心里也很担心,那么小的孩子,一病上个月,好不容易养好的底子,又毁了。

    日后,也不知要多久,才能调养回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边说一边往里走,左岸落后半步,低声说道:“没有更严重,可一直不见好,这几天吐了好几次,整个人瘦得像猫儿一样,蔫蔫的没有精神。”

    左岸很是自责,他把所有的错都归到自己的头上,要不是他没用,保护不了凤谨,不得不把凤谨送到西陵,凤谨也不会受这么大的罪。

    活泼可爱的凤谨,一到西陵就病蔫蔫的,一点精神也没有。要说西陵这地不和凤谨犯冲,左岸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左岸一心记挂着凤谨,根本没有发现凤轻尘怀中有个孩子,而凤轻尘这几天,已经习惯走哪都带着小孩,一时也忘了介绍,直到小孩因为左岸的靠近,不停地“呜呜呜……”叫,才引起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左岸一惊,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,小孩吓得全身发抖,嘴唇直哆嗦,死命地咬着唇,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,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,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左岸……收起你的杀气,还有,后退两步。”凤轻尘连忙安抚小孩,雪狼亦是一脸不解,不过雪狼一向机敏,看情况不对,连忙退开,只是时不时地介长狼脖子,想看个究境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夏挽听到声音,从内室走了出来,看凤轻尘与左岸一人站一边,一脸地不解。

    “别怕,别怕……没事的,这位大哥哥不是坏人。”小孩在凤轻尘的安抚下,已经平静了下来,只要左岸不靠近,小孩便不会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左岸皱眉,一脸地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长得有那么吓人吗?凤谨怕他,这个初见的小孩也怕他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一时半刻说不清,回头再和你细说。”凤轻尘手酸了,抱着小孩换了一下手,夏挽见状连忙上前,准备接过小孩:“姑娘,奴婢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凤轻尘正要说别靠近,却发现小孩对夏挽的靠近,并没有表现出不安与害怕……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