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32变数,这世间没有一成不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平特一肖两期必开一期金彩网天下与你同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步惊云打入百鬼宫,是极冒险的行为,一旦暴露,就会成为百鬼宫和连城共同的敌人,受到两方同时攻击,到时候他想要从连城出来,可就难上再难……

    同样,凤轻尘在西陵所做的一切,无疑也是走钢丝,要不是有小团子这张护身符在,凭她有万般手段,在西陵也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凤轻尘还未到西陵,她的一举一动,就在西陵锦衣卫的监视下。不仅仅是西陵长公主,就是西陵皇上,对凤轻尘的到来也很重视。

    西陵皇上不认为,凤轻尘千里迢迢来西陵,就是为了给凤谨看病。政治家总是喜欢把事情复杂化、阴谋化,凤谨可是长公主的儿子,西陵皇上不认为,凤轻尘会有那么善良。

    善良的女人,无法独立支撑门户。

    想到北陵、东陵的局势,西陵皇上把凤轻尘的到来,看作是为东陵在西陵找盟友,或者分化西陵,让西陵抽不开身,无法参与这场大战,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不过西陵皇上如此想,实在是凤轻尘的身份太特殊了,西陵皇上无法把她当成普通女子对待,也无法把她的到来,当成普通的事件。

    所以,在得知端王世子被凤轻尘救下时,西陵皇上就不对端王抱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端王有多重视他那儿子,皇上无比清楚。事关睿儿,端亲王行事便没了章法,而事实证明皇上的推断是正确的,只是一个轻轻地试探,端王便倒向了西陵天宇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不是说睿儿是早夭的命吗?为何现在还活着?”端王想要的太医,被长公主截走,他想要见的国师,则被皇上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满头银丝的老国师,在首席大弟子的搀扶下,颤颤抖抖上前,一脸凝重的道:“老臣糊涂,睿世子的命格,老臣已经看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?难不成他有真命天子之相?”皇上皱眉,眼中闪过一抹阴鸷。身为帝王,皇上实在不喜,这种超出掌控的事屡屡发生。

    老国师摇头:“不……睿世子和天宇皇子一样,身上从来没有真龙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说天宇没有真龙之气,依朕看,他的太子之位,倒是越坐越稳。”皇上压低声音,隐约透着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西陵本就是外忧不断,现在又起内患,照这样下去,不知何年才能挤身强国之列,成为九州大陆一流的强国。

    “天宇皇子身上的龙气,只是借来的假龙气,久不了。”老国师自信满满,即使是被符氏抛弃的旁系,可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希望国师大人没有看错。”皇上稍稍收起威压,随即又一脸烦躁:“朕就两个儿子,一个死了,一个没有真龙之气。朕的江山,就没有人可以继承吗?”

    皇上看似自言自语,实则是在等国师的答案,可偏偏老国师这一次却没有看口,直到皇上问起,老国师才惶恐的开口:“皇上别急,那人只要出现了,老臣就一定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比皇上更想知道,这西陵具有真龙之气的人到底是谁,这样他的家族才能提早投资,才能长长久久的尊荣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皇上想到自己的身体,暗暗有分着急,可又不想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来,只得装作不在意,挥了挥手:“端王想必等急了,去端王府看看,让他安心。”

    最主要,回来告诉皇上,让皇上安心。为何有早夭之相的睿儿,又活了下来,是命中还有一劫吗?

    这个问题,老国师也很想知道,他曾为端王演算过,端王命中无子,睿世子的面相也是早夭之相,两者结合起来,绝不可能有错。

    一出宫殿,老国师身旁的大弟子,也就是他的亲孙子,开口寻问:“爷爷,是不是有人,改了睿世子的命?”

    此人身着玄衣,面容宁静,双眼平静无波,像是无欲无求的高人,外表很俱有迷惑性。

    “自从磊太子出事,爷爷就猜测,应是有一个命格奇特的人出现。因此人,许多人的命都被改了。比如长公主,还有天宇太子。”老国师黯然的眸子,闪着精光:“一玄,你记住。命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,命中充满变数,我们能看到的,只是其中一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就如同,他看到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,选择往左走的路,而他接下来的一切,都和这个选择有关。

    可当这个人,因为某个原因,选择向右走,那么他的命就变了,和他相关的人,命运也会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“孙儿明白。”玄衣男子点头,走了几步男子又停了下来:“爷爷,东陵那位姓符的大人,会不会就是本家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老国师面色一沉,斩钉截铁的道:“本家的人,被赶出九州大路时,发过誓,除非蓝氏与凤离氏相求,否则他们绝不会踏入九州大陆半步。而且他们所有的书籍,和推演的罗盘都被毁了,本家的传承已断,就算是本家的人,也不会推演命理之法。”

    老国师说得又急又快,一口气没缓过来,歇了一下,平定了情绪,才继续道:“本家的人早就失了推算命理的传承,就算本家的人来了,也只是三流水平,远远比不上我们。在九州大陆,我们羲字这一支,才是真正能推算命人的相命师。”

    老国师看了一眼身旁的孙子,怕他不自信,郑重的说道:“一玄,你记住,符家的传奇已是过去式,现在,在九州大陆,唯一会演算天命的,只有我们这一支。日后,即使遇上符家后人,你也不必妄自菲薄,失了我们这一支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明白。”玄衣男子一玄嘴上应上,可心里却仍旧不安,他总感觉,东陵那位姓符的大人,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。

    身为命理师,他的直觉总是比一般人准。

    祖孙二人一路无语,一个想着小团子的事,另一个则想着远在东陵的符临。殊途同归,祖孙二人同时再想,到底出了什么意外,为何这么多人的命,都和他们当年推算得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书城活动,本月14号之前,月票是双倍,投一张当两张,有月票的亲们,还请你们14号前投给阿彩吧!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