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41良心,拉凤轻尘下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848484最精谁内部资料凤凰浴火重生图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之前在长公主府上演的一幕,此时正在凤轻尘占住的小院重演。

    端亲王带着兵马,将凤轻尘暂住的小院团团围住,侍卫分立两侧,身着铠甲,手持长枪的端王如入无人之地,威风凛凛的踏入小院。

    见端王这个架势,就是长公主心中亦会有所畏惧,更不用提常人了,可偏偏凤轻尘看到端王进来,却如同寻常朋友到访。

    “王爷来得正好,我正想去找王爷。”凤轻尘笑盈盈地起身,右手摆出一个请的手势,侧身给端亲王让路。

    “找本王?”端王斜了凤轻尘一眼,大步跨入院内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向王爷打听一件事。”凤轻尘说得坦然,倒是让端王一怔,停下脚步侧身问道:“这么说昨晚的事,果然与你有关?”

    “昨晚什么事?”凤轻尘一脸不解:“王爷,我只是想要问,西陵有没有比较好的大夫,我弟弟旧病复发,需要一个好大夫。”

    啊呸……端王差点呸凤轻尘一口血,自己就是大夫,还问他打听大夫,真是假得可以。

    端王冷笑:“凤轻尘,你别装傻了,看在你救了睿儿了份上,本王不会为难你,但你要装疯卖傻,本王可就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请王爷言明,轻尘不懂王爷在说什么。”看样子,左岸和他师父得手了,只是这两人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回来。

    是出事了?还是继续捣乱去了?

    “哼……不懂?好,本王就告诉你,昨晚发生了什么事。”端王气得一屁股坐下,将昨晚发生的事,一一告诉凤轻尘。

    昨晚,凤轻尘从端王府要走的那位大夫逃跑,长公主府的人发现了踪迹,前去追踪,却不知怎么一回事,与崔家的人撞在一起,并发生打斗。

    打斗时,不仅那位大夫死了,长公府的人还失手打死崔家三公子,并且被崔家人抓了个正着,长公主就是想经抵赖也不行。

    崔家人虽然行事谨慎低调,可也不是好惹的。崔家人没有撒泼发疯,而是直接去官府报案,请官府缉拿凶手和幕后主使者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亦连夜进宫,带着崔家主一同面圣,肯请皇上严惩幕后主使者,还崔家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崔家势力不小,在西陵就缺一个打入的机会,现在一口一个幕后主使者,摆明此事崔家不会善了,要借此事在西陵立威。

    如果死的是一般人还好说,可偏偏死的崔家权势与名望皆不俗的崔三公子,崔家人绝不会善罢甘休,为了平息崔家人的怒火,皇上只得连夜召长公主见面。

    长公主绝对是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降,半夜被人挖出来面圣不提,在宫门口,众目睽睽之下,抬轿的轿夫居然脚一软,同时跪在地上,将长公主摔了出来。

    宫门口出事,禁卫军便高喊拿刺客,一时间闹得宫里上下都不得安宁,可偏偏折腾了大半个时辰,连一只苍蝇都没有找到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从轿子里滚出来,摔得鼻青眼肿,抬轿的轿夫,小腿上皆有一点淤青,摆明这一切都是人为的。长公主不干了,哭着喊着说这是崔家地报复,要以刺杀长公主的罪命,拿崔家问罪。

    崔家主当场气得变脸,说长公主欺人太甚,在宫门口自导自演一出闹剧,栽赃给崔家。

    一个是太子妃娘家,一个亲妹妹……太子妃娘家虽行事低调,可皇上很清楚,崔家势力不小,再加上此事错在长公主,证据确凿。是以,即使皇上有心偏袒,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。

    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听到端王的说明,凤轻尘暗暗松了口气:果然是成了,就是闹得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夫,是从你手上跑出去的。”这就是长公主揪住凤轻尘不放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凤轻尘这是撒无赖,长公主要有证据,早就让锦衣卫来抓人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皇上相信就行,证据在皇宫无用。”端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有错,可别忘了,我是东陵人。”所以,别拿西陵这一套强加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是东陵人,没有一个东陵九皇叔当靠山,你当长公主会放过你。”端王挑眉,摆明是不相信此事与凤轻尘无关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解释,双手一摊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别说人不是从我这里跑掉的,就算是,长公主也不能凭此治我的罪。派打手抢人的是长公主,动刀子杀人的长公主的属下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罪,那是不是打兵器的师父也有罪,要知道杀人的兵器可是他打的?另外……生那几个打手的父母是不是也有罪?要知道,杀人的人可是他们生的。还有……崔家三公子是不是也有罪,什么时候外出不好,偏偏在长公主要抓人时外出,自寻死路怎么能怪长公主是吧?”

    这一番嘲讽的话,要是当着皇上和长公主的面说,那两人的脸色一定会非常精彩。至于端王?

    他管长公主是不是被人嘲讽了。

    “伶牙俐齿,本王总算明白,你为何能得九皇叔青睐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居然明白?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。”凤轻尘顺着端王的话问道,同时将主题扯远了,端王张嘴想要回答,才发现自己上当了,连忙闭嘴将主题扯了回来,正欲再盘问凤轻尘,夏挽却一脸焦急地走了出来:“姑娘,小少爷又吐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脸色一变,匆匆朝端王告罪一声:“请王爷稍候,我家弟弟不舒服,有什么事我们稍侯再说。”说完,也不管端王脸色如何难堪,丢下端王一干人,旋身朝室内走去。

    端王站在院外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屋内,时不时就传来凤谨呕吐哭泣的声音,还有凤轻尘哄凤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些,足已证明夏挽没有骗人,再想到凤轻尘刚刚苍白疲累的脸色,端王不用问也知道,凤谨不舒服,凤轻尘昨晚必是一夜未睡,在照顾凤谨。

    怎么说,凤轻尘也是小团子的恩人,端王奉皇命办事不能不来,可他也不会太过为难凤轻尘。招来属下,让他先进宫禀报一声,让宫里那几位吵得不可开交的人知道,凤轻尘昨天一整个晚上,都在照料长公主的儿子,根本没空去陷害长公主。

    长公主要攀咬凤轻尘时,先摸摸自己的良心,她要有半点良心,就不会在这个时候,拉凤轻尘下水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亲爱的,你们实在是太给力了,月票又冲上了第一,不加更我都不好意思。今天有点小忙,作为家庭主妇,周末有一堆家务要做,弱弱地问一句,我改天加更成不?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