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42监视,有重兵保护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522788香港最快开奖pk10自动投注挂机软件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端王奉命带凤轻尘进宫问话,可现在凤谨身体不适,端王自然不会强行把人带走,端王让人进宫禀报后,便一直在院外等着,等到太阳西下,凤谨才算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身污移地走了出来:“请王爷稍侯,容我一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坦然大方,丝毫不觉得自己一身污脏,不能见人。端王愣愣地看着凤轻尘,觉得凤轻尘这样子分外熟悉,机械地点头,脑中不由得浮出一个清现脱俗的女子,那个女子是小团子的母亲,也是他的王妃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和凤轻尘一样,每次小团子生病,都亲自照顾,把自己弄得又脏又丑也不在乎,那个时候他讨厌那个女人,看她做什么,都认为是有目的的,总是把她的好意当成恶意。

    可现在想起来,却发现自己一直没有忘记那个女人的一颦一笑,甚至她的长相越来越清晰,午夜梦回,总觉得那个女人,就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他的王妃,他的妻子,他最对不起的那个女人……端王双手捂住脸,告诉自己不要再想,不要再想了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已经死了,他再想也没有用,他再想那个女人也不会活过来,倔强地对他说:“王爷,我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凤轻尘试探地叫了一句,端亲王一怔,猛得抬头,正想起身开口,却发现一滴冰冷的液体,顺着脸颊滑落,端王这才发现,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他已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端王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的,胡乱的擦了一把泪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,起身对凤轻尘道:“皇上要见你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能走,凤谨的情况不稳定,随时都有再复发的可能。”凤轻尘不是好奇的女人,端王明显是有故事的人,可她没有打听意思,更没有安慰的想法。

    端王的私事与她何干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带凤谨一同进宫。”端王相当大方,这也是西陵天宇特意争取,让端王出马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西陵,除了端王外,其他人都不会为凤轻尘着想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立刻回答,端王知道凤轻尘担心什么,说道:“你不能保护他一辈子,他既然有这样的母亲,就必须要承担这样的后果,这些谁也帮下了他。早点让他认清亲生母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对他只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对天家的大部分的孩子来说,生母对他们只是一个符号。同样,他们对生母而言,也只是一个争宠固位的工具。很多时候皇子与生母,不过是利益共同体,一如他的生母与他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说凤谨还小,可想到长公主并不会因为凤谨小就放过他,便同意了端王的提议,带着凤谨与端王一同进宫。

    左岸与他师父,在下午的时分已经回来了,只不过小院被重兵把守,他们不好靠近,看到凤轻尘与凤谨一同外出,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。

    左岸继续留下来盯着,左岸师父则一路尾随端王一行,护送凤轻尘进宫。

    宫里的人急着见凤轻尘,路上自是没有什么意外,可因为凤谨睡着了,凤轻尘再三要求马车放缓速度,不能把凤谨闹醒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直到太阳完全落山,凤轻尘与凤谨才进宫,宫里的人早已急不可奈。

    西陵皇上并没有在正殿招见凤轻尘,而是在一个小偏殿。偏殿内除了西陵皇上外,还有太子西陵天宇,崔家家主崔浩亭,崔家一位老族长,长公主和隐篱先生。

    隐篱先生会出现在这里,是因为他是长公主名义上的丈夫,就算他与长公主一直不合,这个时候也不能不顾天家颜面。

    端王把凤轻尘带到,便退了出去,留下凤轻尘一个人抱着凤谨站在殿中央。

    殿内,服侍的下人都退了出去,只有凤轻尘一个站着,西陵皇上看着凤轻尘,眼神有些恍惚……像,实在是太像了。

    西陵皇上已经忘了,他找凤轻尘来的初衷,只是盯着凤轻尘看,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容颜。

    凤轻尘皱眉,抱着凤谨的手不自觉地加重。旁人不知为什么,西陵长公主心里却明白,西陵长公主暗道不好,同时责怪自己忙糊涂了,只记得拖凤轻尘下水,却忘了凤轻尘这张会惹事的脸。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低咒了一声,连忙出声呵斥凤轻尘:“大胆,见了皇上还不跪下。”

    皇上一怔,连忙收回眼神,轻咳一声,威严却不失友好的问道:“你就是凤轻尘,以沫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是,我的父亲是东陵凤大将军。”凤轻尘知晓一些过去,但没想到西陵皇上,对她母亲用情如此之深,见到今日的她,居然还会失神。

    能让玄霄宫宫主记一辈子;能让一国帝王念念不忘。她母亲,必是一个传奇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好,你很好,没有辜负你母亲的期望。”西陵皇帝自动过滤凤战的名字。在没有见到凤轻尘之前,西陵皇上只把凤轻尘当成凤战的女儿,九皇叔的女人,西陵轻易不能杀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见到凤轻尘后,西陵皇上对凤轻尘多了一份特别的感情,那就是:凤轻尘是陆以沫的女儿,是他心爱女子的女儿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凤轻尘幸运,她长得偏向陆以然,要不是这样,也得不到西陵皇上的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要是一般的女子,听到另外一个男人,如此夸赞自己的母亲,定会认为被污辱了,可凤轻尘却不认为,她只为自己的母亲骄傲。

    急转而下的剧情,让西陵天宇与崔浩亭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,两人相视一眼,又飞快地错开视线,隐篱先生似乎知道什么,可他却没有开口的意思,视线若有似无地扫过凤轻尘怀中的凤谨。

    皇后说,这是他的儿子。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由长公主为他生下的儿子。

    初听到这个消息,隐篱先生完全无法接受,他唯一的子嗣,居然是由长公主生下的,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可此时,看到被凤轻尘抱在怀里的凤谨,隐篱先生却觉得自己的心一片柔软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儿子了,与他血脉相连的儿子。

    隐篱先生的眼神隐忍而小心,如果不是凤轻尘时不时注意凤谨,绝对不会发现,隐篱先生一直在偷看凤谨。

    看样子,隐篱先生知道了凤谨是他儿子,而且还不厌恶凤谨,如此一来,凤谨在西陵又有多了一份保障,凭隐篱先生现在的地位,长公主的胜算恐怕会越来越小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万一,隐篱先生和长公主达成协议,要推凤谨当皇帝怎么办?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