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49画舫,只要开口就能办得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一百二十八期开生肖和四不像图跑狗新一代论坛123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是夜,西陵天宇走后,九皇叔也准备离开。九皇叔没有和凤轻尘说去哪,凤轻尘也没有问,只是看西陵天宇走的时候,一脸严峻,凤轻尘隐约明白,此行会有风险。

    “自己多小心,别让我为担你心。”临走前,凤轻尘上前,替九皇叔将衣服整理好,两人靠得很近,轻轻吸了口气,就能闻到对方的体香,九皇叔低头,唇落在凤轻尘的头顶:“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至少,他不会让自己隐入危险中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轻尘轻轻地靠在九皇叔的胸前,听着九皇叔沉稳有力的心跳声,轻声说道:“我等你回来。”要说不担心,那是骗人的,今晚九皇叔没回来之前,她肯定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明天,本王明天会随东陵官员,一同进京。”言下之意,就是今晚不会再回来,让凤轻尘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虽有失落,但并无不满,凤轻尘知道九皇叔来一趟不容易,能把一天时间花在这里,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倒是九皇叔有些遗憾,从昨晚到现在,两人也就只有这么一刻是独处的,之前身边一直有人,连说个悄悄话都不行,现在想说却寻不到好的契机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趟真得只能算,是为隐篱先生而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问我去见谁吗?”要说情话,现在的气氛不对,九皇叔无法做到脱口而出,这个问题最保险。

    “我问,你会告诉吗?”凤轻尘仰头看着九皇叔,九皇叔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问了。”凤轻尘轻轻推开九皇叔:“什么事都要过问的女人,很可怕。你给了我空间,同样我也要给你相应的尊重,事事过问,我又不是老妈子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成九皇叔的负担,让九皇叔每每想到她,都觉得累与害怕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真不明白你脑子想得是什么。”九皇叔伸手,把凤轻尘拉了回来,揉了揉凤轻尘地的头顶,把凤轻尘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,才心满决心意的收回手,在凤轻尘生气前,先道:“凤谨的病情你别担心,江南那一块前段时间出了点小状况,现在已经没事了,郭保济在赶来的途中。”

    “江南那里出什么事了?与琴剑山庄有关?”琴剑山庄的萧逸,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蓝景阳和那位神秘的姑姑,似乎想从萧逸嘴里套出什么,一直在派人接触萧逸。”九皇叔想到江南传来的消息,心里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“没有查出是什么吗?”九皇叔的人都查不到,蓝景阳的人更查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萧逸不知情,还是嘴巴太严,从他嘴里什么也问不到。”大家都问不到,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琴剑山庄的遗址呢?有派人去查看过吗?”

    “那块地,在玄月宫手上。玄月宫早就把琴剑山庄翻了个底朝天,真要有什么的话,玄月宫就不会去找萧逸。”九皇叔在凤轻尘额头弹了一记:“好了,这些事你必担心。在这里等着,本王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痛啦,都说了不要再弹额头,会留印子。”凤轻尘揉了揉额头,趁九皇叔不注意,抓起九皇叔的手咬了一口,然后了,转身朝屋内跑。

    跑到门口才停下来,一脸恬淡地直看着九皇叔,好似刚刚咬人的不是她:“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九皇叔站在原地,深深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毫不留恋地离去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一点也舍不得走。和凤轻尘在一起,哪怕有凤谨和雪狼这两个大障碍在,他也觉得很温馨,很舒服。

    不需要言语,只要抬头时能看到凤轻尘,就很好了……

    依旧是在画舫,隐篱先生似乎对画舫情有独钟,九皇叔到时,时辰已不早,河畔上画舫稀稀落落分散得极开,隐篱先生的画舫停在河畔正中央,要上去先得乘小船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相当微妙,要没点胆子,还真不敢上去。

    “爷……”西陵天宇派来的护卫,看到河上的情况,心里极度不安,希望能打消九皇叔上船的念头。

    画舫停地位置宜设伏,但不宜保护。隐篱先生如果要对九皇叔下黑手,完全可以在画舫上安排杀手,或者让杀手,提前潜在水中,而护卫在事发时,根本无法及时赶到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画舫出事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九皇叔摆手,示意这些人不必多言:“盯着,别让人靠近。”提前安排的杀手,九皇叔不惧。九皇叔防备的是,西陵的官兵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要让西陵拿到他潜进来的证据,此次两国的合作,东陵必将要给让出大部分利益给西陵,这是九皇叔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西陵天宇安排的人,不敢违背九皇叔命令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九皇叔踏上小舟,朝河中央的画舫行去。

    小木船一路前行,很快就来到画舫旁,画舫上彩灯齐亮,却冷冷清清没有半点声响,九皇叔轻身一跃,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爷,我家老爷有请。”九皇叔刚站稳,就有一个老仆走了出来,带着九皇叔七拐八弯,朝画舫里走去。

    走入画舫,下了一层,清扬的琴声传入耳际,老仆停在门口,摆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先生好雅幸。”九皇叔啪啪地拍起巴掌,将隐篱先生的琴声打断。

    隐篱先生略有几分遗憾的收手:“王爷来得真不是时候,只剩一节。”凤谨和皇子身份上,只差一等,要争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差最后一个音,也不是完整的曲子。”别说差一等,就是差半等,凤谨也没有争得可能。

    “王爷要求太高,并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。”隐篱先生擒着一抹淡然的笑,优雅地起身,摆出一个请的姿势。然后跪坐在左侧,将一旁的茶具取出,不紧不慢地泡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笑而不语,惬意地坐在一旁,以欣赏的眼神,看隐篱先生泡茶。

    今晚,他来了,孤身登上画舫,足已让隐篱先生明白,他的信任,以及对西陵的无畏。隐篱先生有什么事,只要开得了口,他东陵九就能办得到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