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50火起,此时最重要的是逃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会特供资料玄机解析香港正版四不像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热气往上,白烟袅袅升起,在隐篱先生的面前,结成一片淡淡的雾山,烛光一照,透着几分朦胧,让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隐篱先生一看就是茶道高手,每一个动作都恰当好处,没有刻意摆出来尊贵优雅,一举一动浑然天成,双眼认真得看着茶具,随着他的动作,周遭的空气似乎也变得宁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男人,是没有天大野心的。隐篱先生此举,九皇叔懂了,心中的戒备也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王爷是有心情陪我喝茶了。”隐篱先生知道,九皇叔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和九皇叔碰面后,隐篱先生就很期待和九皇叔再次见面。九皇叔是个极聪明的人,隐篱先生一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打交道,不需要说太多,只要一个动作、一个眼神,对方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,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和九皇叔相识不久,隐篱先生却把九皇叔当作好友,一个懂他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喝喝看,我泡的茶,合不合你的胃口。”隐篱先生倒了一杯茶,递到九皇叔面前。

    他有一件事,需要九皇叔帮忙,问九皇叔愿不愿意帮,而这也就是,他今晚约见九皇叔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隐篱先生虽然说得极含糊,九皇叔仍旧明白他的意思,九皇叔没有急着接过茶,而是意味深长地看隐篱先生一眼,直到隐篱先生眼中露出一抹苦笑,九皇叔才接过他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在隐篱先生期待的眼神下,九皇叔轻啜一口后,将杯子往身后一丢:“水温偏高,坏了一壶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那就再泡一壶。”得到想要的答案,隐篱先生极高兴,重新泡了一壶温度适宜的茶。

    两人相谈甚欢,隐篱先生更是兴致高昂的拉着九皇叔手谈一局,九皇叔带着三分无奈,七分理解,陪隐篱先生下了一局。

    “老夫许久没有这么高兴了。”隐篱先生笑得很欢快,如同一个孩子,笑着笑着,眼泪就流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说起来,也不怕你笑话。在此之前,我从来没有想过,会有这么一天,等这一天,我等太久、太久了了。”隐篱先生心中太苦,太苦了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,一个骄傲的世家公子,如果只因为娶了公主,不能施展自身才华与报负,隐篱先生还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男人,无法在庙堂上博一席之位,他还可以做个风流名士,寄情山水,挥洒自己的才华,总之以隐篱先生的性格和才华,即使不为官也能让自己名声斐然。

    让隐篱先生无法接受的,是他娶了一个人人皆知的荡妇,一个公开找男人,生私生子,给他带绿帽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政治对手,看他的眼神也是同情与幸灾乐祸,骄傲如隐篱先生,不怕别人看不起,不怕别人嫉妒,可他怕别人的同情,那种带着施舍的怜悯,让他难堪。

    哪怕再不将长公主放在心上,哪怕习惯了外界的非议,隐篱先生也想摆脱长公主,永远地摆脱长公主!

    隐篱先生求九皇叔帮的忙,就是请九皇叔,在他休妻时,暗中助他一把,这一次他必须抓住机会,永远摆脱长公主。

    没错,隐篱先生忍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可以休妻的一天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就没有驸马休公主的先例,他便要开这个先例,休了那个,带给他耻辱的女人;休了那个,带给他无尽难堪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之前的人生,就像九皇叔所说的那样,因为水温,坏了整壶茶,因为一个女人,毁了大半个人生。

    而今……他终于快要解脱了,可以将这个耻辱剜去,他怎么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篱先生的失控只有这么一瞬,片刻后隐篱先生便冷静了下来,自嘲一句话,与九皇叔继续聊起正事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依旧是那般隐晦难懂。说人生、说茶、说琴、说棋,什么都说就是不提凤谨与长公主的事。可这两人的事,却在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中,一一交换了彼此的想法。

    两人志趣相投,聊得颇为投机。而此时,在小院的凤轻尘,却陷入一片火海……

    火海!

    前后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小院外便燃起熊熊大火,将凤轻尘几人堵在火堆里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半柱香前,一群黑衣人从暗处冲出去,如同不要命的往前奔,火油、火箭齐齐朝凤轻尘住的小院射来,饶是端王的手下,个个都是精兵强将,可也挡不住对方有备而来、人多势众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凤轻尘暂住的小院,就陷入一片火海中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快跑,起火了,起火了。”夏挽和春绘从睡梦中惊醒,连外衣都来不及披,跌跌撞撞下床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听到动静后,抱着凤谨一个翻身就跳了下来:“我和凤谨自己可以出去,你们先走。”凤轻尘抄起一件外衣,将凤谨背在身后,用外衣绑了起来:“凤谨,抱紧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。”凤谨被突来的变化吓懵了,等他从睡梦中惊醒时,又被浓烟呛得不行,哑着嗓子叫着:“姐姐,我怕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屋外便是火光冲天,将所有的出路都堵死了。屋内热气升起,好似要将人榨干,在屋内多呆一秒,便是煎熬。

    “凤谨不怕,姐姐在……闭上眼,姐姐很快就会带你出去。”情况紧急,凤轻尘没空安抚凤谨,又抽了一件衣服,将雪狼裹紧:“雪狼,往外冲。”

    “嗷……嗷呜。”雪狼身上的狼毛都竖了起来,狼眼是熊熊燃起的火光,雪狼挡在凤轻尘的面前,踌躇不前……

    “快,撞开门冲出去。”凤轻尘又催促了一句,雪狼嗷叫一声,闭着眼睛冲了出去,露在外面的狼毛,在遇到火光的那一瞬间,就被烧焦了。

    “嗷,嗷呜……”雪狼大声嚎叫,愤怒异常,恨不得将放火的人撕碎。

    它说了,它就最讨厌起火了,它的毛呀!

    “是雪狼和姑娘。”夏挽和春绘眼中一喜,不顾大火阻拦,直接冲了过来,丝毫没有想到,凭她们两个冲进去,不仅帮不上忙,还要麻烦人来救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