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53圆滑,你不相信本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人要走好运的20个征兆998009老钱庄开奖直播l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明天东陵的九皇叔就要到西陵,今晚,凤轻尘却在他们的保护下受了伤,到时候皇上为了平息东陵的怒火,找不到凶手,自然要拿旁人给东陵出气。冰火!中文.t

    “不知会不会倒血霉的,被皇上推出来当替罪羊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凤姑娘不是说,会为我们请功吗?”那人不知,他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,引得同伴一阵担忧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的请功,也要皇上认呀。据说东陵的九皇叔,很重视这位凤姑娘。得知凤姑娘在西陵遇到暗杀,丢下国事便跑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国的消息没有那么灵通,东陵的官员会给九皇叔,想一个“理所当然”的理由,西陵将九皇叔塑造成,为了美人不顾江山社稷的昏庸无能之辈,自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西陵皇上可不希望,九皇叔的威名,传到西陵百姓耳中,让普通百姓也知,西陵九皇叔如何的强势、勇猛,压得各国皇帝都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一行人,一到陵特使暂住的别院,就受到了最好的招待。东陵特使,本就是为了凤轻尘的事而来,看凤轻尘一身是血的出现,自然不敢怠慢,当下就将原本留给九皇叔一行人住的主院打开,将凤轻尘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热水已经准备好了,你先梳洗一下,大夫很快就来了。”特使是个聪明的官员,没有大家公子眼睛在头顶上的傲气,也没有寒门子弟,不肯向权贵低头的清高,这样的人一旦有机会,绝对能功成名就。

    从凤轻尘一进来,特使便围着凤轻尘一行人转,这个分寸又拿捏得极好,不离凤轻尘太近,也不会听不到凤轻尘的命令。

    善于察言观色不是什么坏事,至少凤轻尘就觉得此人很会办事,让人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选得这个官员很不错,有能力也有眼识,好好打磨一下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虽说读书人,一向不喜欢处事圆滑世故的人,认为这种人没有原则,可凤轻尘却认为,只要不害人,圆滑擅于世故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当官的,只有圆滑世故,能左右上下都混得开,才能走得长远,只有走得长远了,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。

    “本王会记得重用。”凤轻尘说前途不可限量,这位特使别说有能力,就算没有能力,九皇叔也会给他一份不错的前途。

    “摄,摄政王爷!”特使呆呆地看着九皇叔,咚的一声,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前,特使的双腿就软,跪倒在九皇叔面前,连连请罪:“王爷恕罪,下官不知王爷亲临,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特使虽然看到九皇叔这个人在,可因为九皇叔没有受伤,再加上九皇叔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,特使并没有注意九皇叔,九皇叔这一开口,可把这位年轻的官员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九皇叔冷冷地打断对方请罪的话:“安排大夫给其他人治伤,这里不需要你,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下官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特使冷汗淋漓,心中懊恼万分,早知九皇叔在,他就不在凤姑娘面前献殷勤了。

    朝廷上下谁人不知,摄政王揉搓大公子,就是因为大公子有事没事,就爱往凤姑娘面前凑,引得摄政王极不满。

    “希望摄政王没有记住我这么一个小官员。”特使虽然知道这个可能很小,可依旧心存期待。

    以至于,他日后升官时,还在想是不是九皇叔忘了他,而没有想到,是因为凤轻尘一句看好,他才有了比别人更多的机会。

    特使走之前,把下人通通带走,屋内只有凤轻尘与九皇叔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会办事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箭镞挖出来,你找个人来帮我。”凤轻尘虚弱地靠在长榻上,启动智能包,拿出药箱。

    “伤口在胸前,本王帮你。”虽不是第一次,可九皇叔看到凤轻尘平空拿出东西,还是忍不住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这要让人看到,非得把凤轻尘烧了,西陵那个国师也不知有多少水平,他怎么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给我准备一面镜子,我可以。”九皇叔的手虽稳,可不是拿手术刀的料,他的手可以拿笔、拿剑,但拿手术刀真得很怪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本王?”虽然是第一次,但九皇叔相信自己能做得很好,他以前给自己挖箭头,也没有把自己弄死。

    “信。但我是医生,我现在还能动手。”凤轻尘绝不承认,她怕痛。

    不管是九皇叔帮她取箭头,还是她自己动手,她都不能打麻醉。九皇叔是第一次动手,就算天赋再好,不会出意外,可速度也提不上来,为了不让自己痛死,少受点罪,凤轻尘坚决拒绝让九皇叔动手。

    曾有大夫,在医疗简陋的情况下,自己给自己割阑尾,她取个箭头又有什么难的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的坚持下,九皇叔最终败在凤轻尘的坚持下,只能沦为助手,给凤轻尘打杂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伤口旁的衣服剪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精……”

    “镊子。”

    “刀……”

    “止血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我没力气了,我要休息一下。”箭头还没有取出,可凤轻尘已经累得不行,全身都湿透了,靠在床头直喘气。

    拿刀子戳自己的肉,哪怕是给自己治伤,一般人也下不了手。扎了一刀就不想再扎第二刀,那种痛受一次,就足够让人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凤轻尘能在自己清醒的状态下,眼也不眨地扎下去,让九皇叔佩服。

    九皇叔静静地看着凤轻尘,没有吭声……

    好吧,他承认,他帮凤轻尘取箭头,绝对没有凤轻尘做得这么好。在医治外伤方面,九皇叔没有见过,比凤轻尘更出色的大夫。

    略作休息后,凤轻尘又继续之前的工作,一刻钟后,凤轻尘将箭头卡住的血管一一处理好,虚弱地靠在床头,指着胸胸前那个血窟窿的道:“可以了,帮我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见九皇叔拧眉,凤轻尘又补了一句:“放心,不会飙血出来。”她又不是雪狼,舌头舔一舔,就行能止血,自然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冒险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按凤轻尘气说,轻轻一个用力,便将箭头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噗嗤……虽然没有血流如柱,可依旧溅了九皇叔一脸,凤轻尘整个人都蜷了起来,差点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真***痛,别让我知道是谁下的手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