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58信任,风光背后的血泪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你好今天晚上开什么肖628833看图解特一句话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恐怕只能问国师了!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相视一眼,最后选择不提。

    西陵皇帝的心思谁也猜不到,更不用提,还有那个不知有多少水平的国师在,这两人在一起,会做出怎样的决定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和九皇叔猜测西陵皇帝的心思时,西陵皇帝正冲着长公主大发脾气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的推断,虽不是十分正确,但也**不离十。昨晚刺杀凤轻尘的人,就是长公主派的人。

    长公主让手下的人,假装百鬼宫的人,先放火,再趁乱杀凤轻尘,抢走凤谨。

    长公主知晓,左岸一直在暗处保护凤谨,有左岸在凤轻尘会死,但凤谨一定不会出事,所以长公主丝毫不担心凤谨会出事。

    可惜,计划完美的刺杀,却一连出了数个纰漏,不仅没有达成目的,反倒惹来一生腥。

    长公主的人漏算了左岸师父的存在,更不用提突然出现的九皇叔,这两个变数,让刺客完全没有优势,别说杀凤轻尘了,连全身而退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东陵九昨晚在城内,还救了凤轻尘吗?那你告诉朕,朕今天看到的是什么人?”这不是西陵皇上,第一次冲长公主发脾气,但绝对是最严重的一次,可见他今天真是气狠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丢脸丢狠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在他看到九皇叔进来的那一刻,他有多愤怒。

    “朕告诉过你无数次,给朕安分一点,别再惹事生非,你还嫌这几年惹得事不够多,嫌朕为你收拾的烂摊子少了。”西陵皇上一甩衣袖,气呼呼坐在龙椅上。

    长公主跪在殿中央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,泪眼婆娑地道:“皇兄,臣妹知错了,臣妹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臣妹对天发誓,臣妹得到的消息绝对没有假,昨天东陵九真得在城内,并且救了凤轻尘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想听这些,朕只知道,朕今天的行为就像是跳梁小丑。你当东陵九不明白朕为何去别院吗?”皇上一想到,九皇叔那双洞悉一切的眸子,就忍不住烦躁。

    自打他当上皇帝起,他就再也没有被人轻视过,今天在东陵九身上,他再次体会到,被人轻视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皇兄,这里面一定有问题,臣妹绝不可能欺骗皇兄你。皇兄,你要相信臣妹,臣妹绝不可能做伤害皇兄你的事。”长公主一脸泪水,急切地看着皇上。

    皇上冷笑,居高临下地看着长公主:“不会伤害朕?你让朕怎么想相信,东陵九昨晚还在城内,朕也下旨封锁城门,任何人不得外出,你告诉朕,东陵九是怎么出现在东陵队伍中的?”

    皇上相信东陵九昨晚在城内,正因为相信才愤怒。东陵九今天的归位说明什么,说明西陵有内奸,而这个人还是他亲近信赖的人,不然没有能力神不知鬼不知觉的,把东陵九送出去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相信臣妹,臣妹真得不知。皇兄,这天下谁都会背叛你,但臣妹一定不会,臣妹为了皇兄,什么都可以牺牲,又怎么会背叛皇兄你。”长公主边哭边说,务必打消皇上的怀疑,见皇上仍有疑虑,长公主咬咬牙,闭眼说道:“皇兄,臣妹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?当年臣妹可以委身在那些变态的身下,任他们凌虐;可以委身讨好父皇,求父皇的宠爱,现在臣妹也可以为皇兄做任何事。皇兄你要相信臣妹,臣妹绝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长公主已是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这些耻辱的过去,她从不愿意提及,她把这些事埋在心底,假装一切不曾发生,这样,她便永远是那个风光霁月的长公主。

    今日特意说出来,是因为她察觉到,皇上对她日渐不满,尤其是前两年病重那一次,更是让皇上对她心生怀疑,她必须重新得到皇上的信任,哪怕亲手将心底,早已腐烂的伤口挖出来,也再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皇兄,当年我们兄妹二人那么难,我们都走过来,难道现在皇兄你不相信臣妹了吗?臣妹这一生已经毁了,臣妹别无所求,只求皇兄你的江山稳固,寿与天齐。”长公主泣不成声,又手作揖,匍匐在殿前。

    此时的长公主,不是西陵手握大权,权倾朝野的长公主殿下,她只是一个,被人欺凌却无力挣扎的弱女子。

    当年凌辱她的人都死人,可那又如何,那些伤害永远留在她心里。别说她的身体,就是她的心也是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外人只看到她当大公主的风光,可有谁看到,她风光背后的血泪。

    出生皇家又如何,没有母亲、母族保护的孩子,在宫里活得比下人还不如。没有皇上的宠爱,就是一个宫女、太监也敢欺辱她,也敢把她饿得半死。

    天宇说得没有错,她这一生都是靠男人。父皇在位时,她靠父皇。皇兄继位后,她靠皇兄。

    那些耻辱的过去,她已经快忘掉了,可今天却再次被提及,要说不恨、不怨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长公主匍匐在地,双手死死地握成拳,指甲嵌入手心,手心一片湿漉……

    男人,是这天底下最不可靠的东西,不管当初她牺牲多少,始终得不到皇上全副信赖,想要不受人牵制,还是要自己掌权才行!

    西陵皇上知晓自己这个妹妹,已经变了,可想到过去那些事情,他对长公主始终多一份纵容,也多一份心疼。

    “此事,朕不再追究,把后面的尾巴清理干净,别让东陵查到你头上。”西陵皇上抬了抬手,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长公主这个计划成功了,确实能大大缓解西陵的压力,可偏偏长公主没有成功。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,是长公主动手前,根本没有和他商量过。

    这才是皇上最不满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长公主哭得肝肠寸断,泣不成声,心里却说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她知道,皇上虽然嘴上说不追究,可心里却仍旧防备着她,仍旧不信她,曾经许诺给她儿子的皇位,也只是一句空话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