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65议论,怎么算都是错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红姐报码室开奖结果现场报码开奖直播香港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1865议论,怎么算都是错

    翌日,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,来宗庙前看国师风采的人,将宗庙附近的几条大街都围满了,来得晚的,连站得位置都没有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茶楼、客栈的好位置,也早早被有权有钱的预定了,准备让家人出来,好一睹国师和东陵摄政王风采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出门时,时辰已不早,等他们赶到时,宗庙外已是人山人海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在官府提前让官兵开道,专门留了一条路,给皇上和权贵行走。身为特权阶层,他们从来不需要担心,人太多挤不进去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爱看热闹的人真多,这才一天的功夫,要是时间长,恐怕京城周边的人,都要赶来了。”凤轻尘一脸惊叹,看样子不管处在什么时代,国人爱看热闹的习性都不会变。

    “宗庙平时极少开放,西陵百姓对国师好奇实属正常。”这世间有几个人,不想要知道自己的天命。能得国师指点一句,可以受用一生,西陵的百姓会挤来凑热闹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特别的,说不定就能得到国师的青睐,从此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他们是来看你的。”凤轻尘指着,街道两旁茶楼、客栈里,悄悄打开窗子,探头探脑的丫鬟小姐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,恐怕是知晓九皇叔会来,特意来看九皇叔的。要知道,九皇叔这好男人的名声,连太子妃都知晓,这些人肯定也知一二。

    早知道她就不来了,留在别馆虽不安全,可也比站在这里,给人评头论足的好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王锦凌。”九皇叔看了一眼,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不比他差,等伙落下荷包玉佩,肯定也不会少。”凤轻尘明知九皇叔是什么意思,还特意这么说,让九皇叔彻底歇了和她说话的心思。

    凤轻尘噗嗤一笑,拉了拉九皇叔的衣袖:“好了,好了,我闹你玩的。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拉长着脸,手上的动作却依旧轻柔,小心地扶着凤轻尘一同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只脚踏出来,就听到人群里响起一道高亢的声音:“看,你们快看……是东陵的九皇叔。那个刚刚下马车,身穿黑色滚袍,衣领和袖口用金线绣着花纹的,就是东陵的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可真得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和大公子长得一样好看,大公子可是有玉郎之称,他怎么可能差。”

    “东陵的女子真幸福。一个九皇叔就这么好看,再加一个大公子,真正是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幸福,应该是九皇叔身边的那个女子,听闻九皇叔最厌女子,不喜女子靠近,唯有一个叫凤轻尘的女子,可以与他靠近。听说,九皇叔就是为了凤轻尘,才质疑国师的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开始卖乱自己消息灵通,不过这些人是不是有心人安排,还真难说。这么一宣扬,东陵九皇叔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消息,恐怕就要坐实了绝色皇后传奇。

    “那人就是凤轻尘?长得也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是何等绝代风华的美人,才能让东陵九皇叔这样的男子情有独钟,今日一见真是失望之极,东陵九皇叔的眼光,不过如此。”有自认不俗的千金,高傲放言。

    “艳俗风尘,俗不可耐。东陵九皇叔,怕是没有见过真正的贵女,东陵贵女不过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联袂出现,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路人的议论声不绝于耳,躲在雅室的贵女纷纷伸长脖子,看完后亦是不停地抱怨。

    这些主忙着讨论云了,甚至忘了给九皇叔丢手帕或香囊,又或者西陵没有这样的习俗。

    四周纷杂吵闹,凤轻尘只觉得脑袋生痛,不自觉地皱了皱眉,九皇叔以为凤轻尘不满,以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:“嫉妒罢了,不必理会。”

    凤轻勾唇一笑,虽说并不在意,可听九皇叔此话,心里万分熨帖:“我只是嫌他们吵罢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并肩前行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用实际行动,告诉那些说酸话的人,这世间能与东陵九皇叔并肩而行的女子,唯有她!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刚到,身后就传来太监尖细的喊声:“皇上驾到,皇后娘娘驾到,太子殿下驾到。”

    道路两旁的百姓,纷纷转过身,远远看到皇上的仪阵,便纷纷跪下,高喊万岁,声音参差不齐,叫了数句才渐渐整齐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聪耳未闻,继续往前,站在自己的位置前,等西陵皇上一行过来。

    龙撵走近,帝后携手,前行时皇后与太子落后半步,伴在皇帝左右,在皇帝准备拾阶而上时,国师一身道袍,从宗庙走了出来,身后是数十个身着道袍的弟子,而一直常伴国师身侧的大弟子,也就是国师的孙子,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看样子,国师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唇角微扬,看了国师一眼,随西陵帝后一同踏入宗庙,宗庙外无数人引颈张望,可随着两扇朱红大门缓缓关闭,他们什么也看不到……

    宗庙内,皇上与九皇叔寒暄片刻,又关心了一下凤轻尘的伤势,便让国师开始推演:“早日找到长公主,也好早日还长公主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皇上依旧不承认,长公主是暗杀凤轻尘的幕后凶手。九皇叔无意与皇上纠缠,自是不会接话,只是以眼神示意国师,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国师垂眸,命弟子送上推演的罗盘,朝皇上行礼后,便朝事先搭好的高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风吹来,道袍飞舞,站在高台上的国师,颇有几分仙风道骨,在场的官员与侍卫,皆眼也不眨地看着国师。

    国师神情肃穆,不受外教的影响,开始当众推演长公主的下落,随着一个个古老而神圣的动作,国师仿佛置身云中,周身隐有仙气萦绕,宗庙内似乎也流着一股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众人渐渐屏住了气呼,看国师的眼神充满了炙热与崇拜,唯有凤轻尘和九皇叔依旧神色淡淡……

    “这两人……”皇上眼中闪过一抹担忧,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不等皇上深思,只见国师手中的罗盘飞速旋转了起来,呼呼呼的带起一阵风声,如同狂风乍起……

    趁众人不备,太子西陵天宇将双手背到身后,飞快地打出一个手势。在众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国师身上时,宗庙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子悄悄溜了出去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