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71初入,雪狼惹祸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开奖资料大全2018香港tvb明珠台在线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赶路,凤轻尘和九皇叔终于来到,萧逸嘴里所说的,那条极有可能,是通往万剑林的裂缝。

    远远,就看到一缕金色的光,经过层层折射,从裂缝中显现出来。左右两侧峻峭挺拔的山峰,就如同被利剑劈开,切口整齐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相视一眼,带着雪狼往前。两座山峰的中间,只有一人宽的距离,入口处,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。

    裂缝里的气候似乎不受外界影响,风雪都侵蚀不了那块小天地,即使已渐入秋,这块小地方依旧是百花盛开。

    人行其中,氤氲的水汽成丝成缕,时而缭绕指尖,时而盘旋头顶。云遮雾绕,阳光折射进来,宛如梦幻里的仙境。

    一条小道,却呈现出极致的美丽。可是,极致的美丽,往往与死亡比肩。

    这条裂缝足足有千米之长,里面的路曲曲折折,再加上两座山峰极高,除了入口这一块外,里面皆无日照。除了入口处,视线所及的范围外,里面皆是阴暗潮湿之地,从萧逸的嘴里,可以肯定裂缝里面,也生长了不少花草,不过都是喜阴不喜阳的毒花毒草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站在入口,却只能看到阳光照射到的那块,至于里面的路,到底有多曲折难行,恐怕只有走过的人才知晓,而他们无法从萧逸嘴里,问到更多。

    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,为人保证自身生命安全,凤轻尘再三要求九皇叔穿上防护服:“虽然笨拙了一点,可安全至上。”

    他们虽提前服用了谷主解毒丸,可这世间没有包解百毒的药,谷主的药也不可能,对所有的毒起效。

    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大多数情况下,都是先发现病症,才会研究出药剂。

    妻管严!

    在雪狼同情嘲弄的眼神下,在凤轻尘的高压下,九皇叔乖乖换上防护服,以安凤轻尘的心。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自己也换好了,要不是没有雪狼的型号,凤轻尘还想给雪狼换上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他们现在什么都有了,没必要为一把,不知有没有用的剑冒险,要因此搭上一条命,或者受个重伤什么的,那真是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走前面。”九皇叔试着往里走,发现穿上防护服后,只能侧着身子,不然就得举起双手,缩着身子走……

    这路,实在是太逼仄了。难怪萧逸被关了十几年,才能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,雪狼你断后。”作为武力值最渣的那个,凤轻尘自然知道,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,自然不会和九皇叔抢。

    三人排成排,中间空出一人的位置,给对方留个退路,以免遇到危险,没有闪退的空间。

    往里不过百米,便遇到一个转换,九皇叔和凤轻尘瞬间陷入一片黑暗,一丝阳光都照不进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赤道的两极,转折前是白天,阳光灿烂,暖人心脾;转折后便是黑夜,阴冷潮湿,全身恶寒。

    凤轻尘转头,看到雪狼半个身子隐没在黑暗里,而另半个身子还在阳光下,毛发闪闪发亮,随着雪狼往前,身子一点点被黑暗吞没,那种感觉就好像走在黄泉路上,人一点一点消失。

    凤轻尘打了个寒颤,觉得自己太有想象力了。待雪狼走近,凤轻尘弯下腰,帮雪狼将固定在头顶的手电筒打开,三人借着手电筒的光,再次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小心地滑。”

    越往里,里面的空气质量越糟糕,凤轻尘和九皇叔都觉得喉咙在发痛,而两侧湿漉漉、粘糊糊的山壁,就是隔着层层衣服,也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“真恶心。”凤轻尘转过头,借着手电筒的光,看清山壁上那一层层,像是蛇皮的苔藓,立马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少年了,苔藓厚得连刀都刺不穿。

    “湿气重,没有太阳照进来,很正常,你多当心脚下。”越往里,脚下的路越滑,那层层苔藓能让人滑倒了,再也站不起来,要不是借着匕首卡在山壁上,九皇叔都不敢往里走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摔倒,要没有人拉,自己估计真起不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雪狼还好,九皇叔每一步都迈得极重,留下两个极深的脚印,凤轻尘只要踩着九皇叔的鞋印就好,至于雪狼……

    只要慢他们几步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,也亏得萧逸走出去了。”凤轻尘可以肯定,她之前肯定想错了。萧逸不是呆了十几年才下定决心出去,而是一次次走出去,却一次次失败,经过多次失败才寻得方法,成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极度执拗的人,如果没有被现实彻底打垮,那他一定会取得比常人更大的成就,可惜萧逸心如死灰,没了人生目标,不然定是一个人才。

    走进裂缝,便不知天日,只能饿了找食物吃,渴了寻水喝。这个时候,凤轻尘的智能医疗包就发挥了妙用,把食物和水放在里面,完全不需要占空间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,萧逸是怎么走出去的。”越往里,凤轻尘就越佩服萧逸,没有强大的信念支撑,这条种一个人真得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目标,自然就有前行的动力。”对萧逸来说,里面那个孤崖就是监狱,萧逸是里面唯一的犯人,不想死在那里,想要出来报仇,就一定要从这条路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目标太不明确了,所以才会觉得这条路很漫长?”凤轻尘取出三分食物,分别递给九皇叔和雪狼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”雪狼痛苦的扭了扭身子,被两边湿漉漉的苔藓蹭了一身,狼毛粘糊糊的耷拉下来,雪狼一脸烦躁,恨不得将那些沾了苔藓,越来越重的毛剪掉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。”三步一米,凤轻尘一边走,一边数着步子,他们现在走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个速度绝对算快得,当然,这是因为前面靠近阳光的那段路好走,而越往里会越来越难。同时,在黑暗、让人窒息的空间呆久了,他们会越来越烦躁,体力也会变差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不用担心,他们和萧逸不同,他们不是一个人。两人一狼,一路有对方相伴,再难走得路,他们很快也能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”雪狼烦躁的嚎了两句,一爪子将装牛肉的木桶扑开,牛肉的香气飘了出来,雪狼的坏心情被治愈了。

    雪狼抓起木桶,就准备将香喷喷的酱牛肉往嘴里倒,可就在此时,前方突然响起一阵声响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