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72大师,有消息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西兰45秒彩规律生肖马绘画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在这个幽深、半封闭的空间,一点细微的声响,都能引起人的注意,更不用这越来越响亮的蛤蚧鸣声。

    甚至,凤轻尘还从中,听到几丝嘶嘶声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遇到麻烦了。”凤轻尘以最快的速度,将手上的食物寒进嘴巴里,嚼了两口便混着水吞了下去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我们应该是遇到蛇类了,蛇类一向喜欢这种潮湿阴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把木桶丢远一点,别影响我们打架。”凤轻尘飞快地取出手枪,顾不得靠在岩壁,那像是蛇皮一样的滑腻感,紧紧地贴着墙壁而站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在这个狭小、逼仄的空间里,他们能活动的地方实在太小了,而蛇类能行动的空间,却比他们多的多。

    “雪狼,爬上去。”九皇叔指了指山壁顶,示意雪狼往上爬,横在中间,而他则与凤轻尘一人守一边。

    雪狼的利爪,在这个时候显现它的威力,匕首都穿不透的厚苔藓,雪狼一抓子挥过去,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槽印,唰唰两下,前爪与后爪各撑住一侧,三两下就爬到了凤轻尘和九皇叔头顶上。

    上面的风景真好。雪狼有些陶醉了,能站在九皇叔和凤轻尘头顶上的人,可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“往前走走,看看前面有什么。”雪狼头顶上的手电筒,光虽弱,却足够照射到攻击范围内。

    雪狼哼唧了一声,乖乖往前挪,不过三五步,雪狼就停了下来,一声嚎叫,见雪狼飞速往下滑落,爪子将两侧的苔藓抓散,飞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凤轻尘呛了一下,抬手将面前的苔藓屑子挥开,一抬头就看到雪狼嘴里叼着一只蜥蜴,那蜥蜴的颜色与苔藓完全一样,要不是被雪狼叼在嘴里,凤轻尘根本看不出它与苔藓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变色龙,这下麻烦了。”凤轻尘一看那玩样儿,头就大了,可同时又庆幸,因为蜥蜴一般无毒,除非他们极度背,不然绝不会被毒蜥蜴咬中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”雪狼一口将蜥蜴吞下,吃惯了酱牛肉的雪狼,相当嫌弃蜥蜴的味道,可浪费食物是不对的,它只得勉为其难的吞掉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,看看有多少。”对这种只寻食物,杀伤力不大的小东西,九皇叔没有与之打斗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白白浪费力气。

    作为临时侦察兵,雪狼再往前爬,巨大的狼身,好在前爪和后爪一高一低,可以让雪狼把身子舒展开,不用蜷缩在中间,不然雪狼肯定会哭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两人没有动,蜥蜴的杀伤力虽不大,可要是数量庞大,一样能让他们吃大亏,蚁多咬死象的道理,他们懂。

    雪狼的速度很快,不过一个眨眼间便回来了,只是它的神色很不对,像是被什么吓倒一般。

    只要是不太复杂的意思,凤轻尘和九皇叔都能从雪狼的眼中,读出它要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们的运气着实不错。”凤轻尘还有心情说笑,可见她的心态之好。

    拜托,萧逸一个人都能走出去,他们两个人不至于这么背的,这群蜥蜴十有**是被食物吸引过来的,实在不行那就牺牲一点吃得好了。

    不管前面有没有危险,九皇叔都不打算让凤轻尘冒险,指了指雪狼道:“你坐到雪狼的背上。”

    雪狼知道事态的严重性,哗啦一下落了下来,示意凤轻尘坐下去,凤轻尘知道自己战斗值并不强,和蜥蜴一类的物种近身博斗也不现实,乖乖地坐到雪狼背上,准备在上面放冷枪。

    嘶嘶的声响越来越大,又和蛇吐信子不一样,凤轻尘眉头一皱,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,她印象中蜥蜴的战斗值,似乎不太高。

    就在凤轻尘想要开口提醒九皇叔时,一个与苔藓相同颜色的影子,突然飞了出来,朝九皇叔扑去:“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这道身影好似岩璧的一部分,贴在岩壁上,连一点气息都寻不到,如果不是那双血红的眸子,九皇叔和凤轻尘就是视力再好,估计也发现不了它。

    “蜥蜴人。”凤轻尘惊叫一声,他们遇到的居然不是蜥蜴群,而是蜥蜴人,这战斗值可不是同一个水平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凤轻尘连忙提醒,同时将手枪对准蜥蜴人,开枪……

    嘭的一声,子弹嗖的离膛……

    双方距离很近,蜥蜴人反应虽快,可也快不过子弹,啪……子弹打穿他身上的鳞甲,鲜红的血飙了出来,同一时刻,九皇叔的长软剑也到了蜥蜴人面前,长软剑如同水蛇,缠得蜥蜴人根本无法遁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机不可失,将飞虎爪射出,自己吊在半空:“雪狼,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不需要凤轻尘多说,雪狼就明白了凤轻尘的意思,雪狼下落时,狼爪对准蜥蜴人,离蜥蜴人只有一掌的距离时,一爪子将蜥蜴人按在岩壁上,后爪抵在另一侧,将蜥蜴人压得死死的……

    空间太小,蜥蜴人无力反抗,就算他有能力反抗,也完全不是雪狼的对手,蜥蜴力眼中闪过一抹惊慌,张嘴想要召唤小蜥蜴,可才发出一出一个单音,九皇叔的剑就到了眼前,蜥蜴人吓得不敢再叫,吃力的开口:“不,不,不要……杀我。”

    几个字,说得断断续续,声音听着也怪怪的,就好像刚学会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会说话?”凤轻尘诧异地挑眉,放长飞虎爪的绳子,慢慢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人。”蜥蜴人能表说的词汇相当少,只能用手比划,血红的双眼盈着一层雾气,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流,盯着凤轻尘和九皇叔眼也不眨。

    蜥蜴人全身覆盖一身墨绿色的鳞甲,可他的双手却和人一样,五指能弯曲,很灵活,只是指甲很长、很硬,如同野兽的爪子,能轻易将猎物撕碎。

    “你原本是人,是在这里呆久了,才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九皇叔不屑吭声,凤轻尘只好负责问话了。

    蜥蜴人重重点头,眼中满是激动与期望,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蜥蜴人用尽全力,才把“饿”字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闻到了食物的香味,才出来觅食,他十几年没有吃到过,人肉吃的食物了,食物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救,救我……剑,剑。”蜥蜴人指着九皇叔手中的剑,双眼放光,万分激动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呃……他不会是说,他是铸剑师,九皇叔?

    凤轻尘怕自己理解错误,默默地寻求九皇叔的肯定,九皇叔迟疑片刻,缓缓点头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运气似乎不错,这人十有**是琴剑山庄的铸剑大师。看样子,天子剑不难找了!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