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74善念,他这样的人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正版香港资料原版正料赌神四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做人就得心存善念头,凤轻尘把那套衣服给蜥蜴人,不过是举手之劳。本着之前他们答应过蜥蜴人的原则,在蜥蜴人把他们安全带出来后,凤轻尘就想着尽最大的力,做到答应蜥蜴人的事,从来没有想过要蜥蜴人回报,却不想得到的回报,远远超过他们的付出。

    于凤轻尘而言只是无关利益的一件小事,可对蜥蜴人来说,这却能改变他的命运,让他不用抱着遗憾而死,蜥蜴人自然对凤轻尘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有了那件作战服,蜥蜴人试着往前迈步,此时已是夕阳西下,虽然几缕阳光,却不灼人,蜥蜴人带着渴望与期盼,一步一步往外走,当太阳照在他身上,他没有流血脱鳞片时,蜥蜴人跪趴在地让,无声的落泪……

    他自由了,他终于不用被困在那里,他终于可以走出,那个困住他大半生的牢笼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”蜥蜴人想要大声呐喊,想要将心中的喜悦说出来,可张嘴却只能发出最单调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九皇叔站在身后,看着蜥蜴人,两人相视一笑,凤轻尘眼中是淡淡的暖意,那神情就好像,她像病危的病人家属宣布:你们放心,病人已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那一刻,身为大夫,她能得到满满地满足,一如现在。

    蜥蜴人趴在地上,又哭又笑……雪狼瞥了一眼,便不屑地移开,四处打理周围的环境,试图寻找水源,好把粘在皮毛上的那层苔藓给清洗掉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头像九皇叔靠近,爱干净的狼,它实在受不了自己浑身臭哄哄、粘腻腻的样子。

    走出狭长的裂缝,又是另一番景致,四周芳草萋萋,放眼望去只有青葱玉绿的凤尾竹,竹子不高,约莫和凤轻尘的身高差不多,一排排错落有致,看上去虽不密集,但也不会熙熙落落。

    这些竹子即不密集又不高,按理应该不会阻挡视线才是,可凤轻尘和九皇叔却发现,站在出口,只能看到前面几排竹子,再多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竹林和我们刚刚走的裂缝似乎一样,看上去是笔直一条,实则里面弯弯折折,阻挡我们的视线。”凤轻尘看了一伙,没有发现什么端倪,便拿着一根小树枝,在地上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竹子,应该是人为种的。”凤轻尘在地上画了无数个小圈圈,这些圈圈代表竹子种的位置,凤轻尘用线连了连,发现这些竹子,每五株都能连成一个z字,而且左右前后都能连。

    “好强。”凤轻尘不懂阵法,她只知道种竹子的人,利用人的视觉落差,用这一排排竹子,让人以为这是整片整片的竹林,除了竹子外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九皇叔也发现,这片竹林很平静,九皇叔完全感觉不到危险,只觉得这些竹子种的方式很眼熟,他似乎在哪里看过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”那边,雪狼发现一个大湖泊,激动的大喊大跳,扑腾一声跳入池子里,可下一秒凤轻尘和九皇叔,就听到雪狼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雪狼这一声狼嚎,就好像被人踩了狼尾一样,凤轻尘和九皇叔怕雪狼出事,连忙冲了过去,蜥蜴人听到声响,也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雪狼被烧焦的狼尾,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雪狼上次在西陵,一身狼毛被烧得差不多,现在好不容易长出来了,结果这又被烧了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雪狼快哭了,前爪抱着脑袋,在地上打滚:它没脸见人了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九皇叔最有良心,轻咳一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雪狼刚刚从水里跳出来,可这池子里的水透亮平静,九皇叔完全看不出问题,丢了一块石子进去,水面漾起层层涟漪后,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雪狼一脸委屈地站了起来,指着湖面告状:里面有东西,烧我尾巴。

    “水里有火?”凤轻尘一脸疑惑,见九皇叔也是一脸不信,便想要上前一试,却被九皇叔制止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雪狼的毛都快烧没了,万一里面的水溅出来,把凤轻尘灼伤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九皇叔示意自己后退,随手折了一片竹叶,九皇叔将竹叶探入水中,取出……

    竹叶依旧青绿,叶子上还沾着水珠,九皇叔伸手轻触,发现湖水沁凉,一丝温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唔?”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雪狼双眼闪着问号,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撒谎,雪狼大着胆子,伸出爪子去碰湖里的水,结果发现湖水根本就不透。

    我没有骗有你们!

    雪狼快哭了,双手抱着脑袋,死命在地上撞:它糊涂了,它明明是在水烧伤的,证据还在呢,怎么这水一点不烫。

    “别撞了,没有不相信你,也许湖底有什么,被你的尾巴给碰到了。”凤轻尘上前,给雪狼顺了顺毛,作为北陵最寒之地的生物,雪狼不怕冷但很怕热。

    晚一步过来的蜥蜴人,听到凤轻尘的话连忙点头附和,看雪狼又伸出爪子去碰湖水,蜥蜴人连忙制止:“不……不。”

    嘴里发现嘶嘶地破音,见九皇叔和凤轻尘都看着他,蜥蜴人用爪子,在地上画了一块铁,然后在铁上画了一团火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蜥蜴人用手笔划,告诉凤轻尘和九皇叔,这一池水,是他们用来洗煅烧的铁,这里的水不能碰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明白了,连忙把雪狼拉开,雪狼耷拉着脑袋,可怜兮兮地围在凤轻尘身后。蜥蜴人指了指前方的路,示意凤轻尘和九皇叔跟他走,他带他们去找剑,找万剑林中最好的剑。

    “稍等一下。”凤轻尘示意雪狼把尾巴竖起来,给雪狼抹了一层药膏,蜥蜴人双手托腮蹲在一旁,犹豫半晌,在凤轻尘准备起来时,终于决定把手伸出去,可一看到自己手背上的鳞片,蜥蜴人又飞快地缩了回来,眼睑微垂,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与受伤。

    他是怪物,他这样的人,哪怕全身血淋淋,也没有人会给他抹药……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