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77天子剑,九州令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正版频果报2018报彩图2017鸡年125期开奖记录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一步最难,踏出了第一步,哪怕前路再难,凤轻尘也要走到底,凤轻尘将身体的韧性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往前走,行至危险处,凤轻尘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就怕一不小心,把银线吹动了,然后自己倒霉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简直是要人命的节奏。”凤轻尘累得直粗喘气,四肢酸得厉害,却不敢伸展开,佝偻在一个小角落,小心翼翼地防备着,生怕汗珠掉下去,打在银钱上,害得自己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以稳为主。明天再出来也可以。”不远处,传来九皇叔的叮嘱声。

    他站在身后,将凤轻尘的艰难尽收眼底,知晓要走到竹林中心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在这里,没吃没喝,我会渴死的。”她是有智能医疗包,可这里有地方给她打开吗?

    她站在这里休息,还得保持右脚踮起,左腿向后伸直,身子绷紧,脑袋朝右靠,双手一前一右伸开的姿态。这样的情况下,她就是有东西也吃不了。

    吃不饱,她哪里有力气前行。

    “退回来。”天子剑虽重要,可再重要也没有凤轻尘重要。

    “都走到这了,你说我甘心退吗?”凤轻尘不敢回头,待气息平稳后,又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走得很慢,眼前银线的布局,她闭着眼睛都能记清,可即便如此,凤轻尘有好几次,都差点撞上银线,不过这一些九皇叔他们完全看不到。

    随着凤轻尘渐渐朝中间靠拢,九皇叔和雪狼只能凭借银钱被挡的那一段,来猜测凤轻尘的位置和动作。

    约莫两三百米左右的路,凤轻尘走了两个时辰,终于在她觉得全身快要僵硬时,看到中间那一块,能容纳一个人站直的空地。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一刻,像现在这般,觉得站起来也是一种幸福。”凤轻尘踏出银线网,将佝偻的背伸直时,差点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真心觉得,她的腰快断了。在这银线中两个来回后,凤轻尘可以肯定,自己身体的柔韧性又提高了一层,以后说不定能在床上反守为攻了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凤轻尘蹲下来,从智能医疗包里取出一把小刀,把明显与别的地方,不同的土地给挖开,没挖多久就看到一个乌木盒,凤轻尘伸手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盒子是笔直埋下去的,半人高,砚台般大小,不算沉。凤轻尘抱在怀里,将盒子打开,里面是一把极普通、极普通的剑。

    至少在凤轻尘眼中,这把剑真得没有什么特别的,即不亮也不暗,要说材质吗?凤轻尘也看不出特不特殊,不过剑柄上有一个图案,凤轻尘看着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和我那块令牌上的图案很像。”凤轻尘仔细看了一眼,发现果然是一模一样,不过这个图案要大一点,也要鲜亮点。

    如果这真是天子剑,那手上的那块令牌,估计也和前朝有关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先带出去再说。”凤轻尘将剑盒上,放进智能医疗包。

    “剑被取出来了,这银钱不消失吗?”凤轻尘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竹林,有那么一瞬间想哭了。

    人要穿过这银线林都难,要是没有智能医疗包,谁他娘的能背着一把剑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绝对是要人命的节奏。”凤轻尘暗骂一声,认命的再往银线里钻。

    这种事,没有什么一回生两回熟,掌握了诀窍,一样得小心,一样不能放松。凤轻尘和来时一样小心,速度也是一样的慢,甚至更慢。

    她的腰快疼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鬼地方,就是堆着银山,金山,我也不再来一次。”凤轻尘觉得,那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人,酸痛的快要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走了大半的路,天渐渐亮了,凤轻尘看着颜色越来越淡的银线,心里一片焦急。

    尼玛,再不快点的话,天要亮了,她真得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顾不得腰酸背痛,咬紧牙关加快速度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和蜥蜴人,看着渐渐明亮的天空,心里隐隐发急,他们就怕凤轻尘走到了一半,然后天亮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话,凤轻尘就得保持一个固定姿态一整天,等天黑才能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银线的颜色渐淡,蜥蜴人急得团团转,雪狼也急得在原地打滚,当他们看到凤轻尘的身影时,并没有高兴,而是暗暗为她着急。

    还有将将五十米左右的路程,凤轻尘必须快,不然她就真得出不来了。在银线里,保持一个姿态一整天,那绝对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凤轻尘自己也很着急,可越是这个时候,她越不敢加速,就怕一急出了乱子,然后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九皇叔知晓这个道理,在凤轻尘离他们越来越近时,九皇叔一个冷眼扫过,示意蜥蜴人和雪狼安静点,别制造紧张气氛。

    雪狼立刻伸出前爪,将自己的嘴堵上,同时保持直立的姿势不变,表示自己很配合。蜥蜴人不懂九皇叔的意思,看了雪狼一眼,犹豫了一下,也乖乖地学雪狼,把嘴巴堵上,然后不说话也不走动。

    世界安静了,九皇叔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双眼停留在凤轻尘的身上。看到凤轻尘又以各种奇怪的姿势,把自己折成一团,又伸展开来的凤轻尘,九皇叔再次肯定,他真得不行!

    三十米……二十米……十米

    天越来越亮了,原本在黑暗中,如同荧光棒的银线,此时就剩下一点点虚影,而很快这一点虚影都没有,凤轻尘完全看不到,银线在哪里。

    凤轻尘离出口越来越近,眼见就差最后三米左右的路,天亮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凤轻尘保持侧身的姿势不敢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连一丝影子都没有,银线彻底消失了,即使她人就在竹林里,也看不到银线在哪里,但她知道这些银线并没有消失,它们就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蜥蜴人和雪狼同时看向九皇叔,以眼神寻问。

    没法办。

    要是天暗了,他还能点个火把,把四周照亮,可现在天亮了,他要怎么让这一片空旷的竹林变暗?

    “老天爷,你绝对是在玩我。”凤轻尘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看不到哪里有银线,就表示她现在一动也不能动,可要保持这个姿态到天黑,她肯定会死!

    “救命呀!”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