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79保管,本王都是你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请问今睌买什么特马香港正版王中王中特网四不像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不管是九皇叔还是凤轻尘,他们都没有见过天子剑,盒子里到底是不是天子剑,他们谁也吃不准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取出剑,一看到上面九州令的图案,就知这是天子剑无疑。

    九州令的图案,无法仿制,不管技艺多高超的工匠,都无法做出九州令的神韵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差别,别人也许看不出来,可握有九州令牌,能号令所有握着子令牌的九皇叔,一眼就确定剑上的图案,是九州令无疑,而且还不是子令牌,而是和母令牌一个图案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天子剑。”九皇叔没有把话说死,毕竟谁也不知,前朝蓝氏还有什么东西,他虽是蓝氏后人,可明显他身边的前朝后人,对他多有防备,许多事情都不曾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是天子剑就好,不然这一趟就亏大了。”她的腰都快弯断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眼角微微上挑,轻笑一声:“就算不是天子剑也不亏,这竹林很别致,回去本王让人给你做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竹林用来放重要东西,绝对是极佳的选择,当然,用来囚禁人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回去让左岸试试,说不定真能成。”和竹林的银线一比,红外线防盗警报器什么的简直弱暴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可以。”要闯过去难,要建一个却不是多难的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转头看了一眼竹林,竹林里的竹子,全部被银线绞成一截一截,只剩下一小截桩子露在外面。空地插满了剑,阳光一照,银光闪闪……

    这才是万剑林!

    不过,九皇叔对这些剑不感兴趣,万剑林里的剑,可不是白拿的,他们不贪心,拿到天子剑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天子剑放回盒内,盒上盖子,递给凤轻尘: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给我?”凤轻尘没有接:“你不是说这是天子剑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?”是她想的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九皇叔点头: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这可是天子剑,这么贵重的东西,还是你自己保管吧。”天子剑有什么用凤轻尘不知道,但光听名字也知,这剑就算一无事处,可至少能代表蓝氏天子,这种意义重大的剑,他们拿在手中也许用处不大,可要落到蓝景阳手里,就意义非凡了。

    “你保管和本王保管有什么区别?本王都是你的,更不用提一把剑了。”九皇叔一脸严肃,完全没有说笑的意思,凤轻尘满头黑线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明明是一句**,很让人心动的话,他却能说得一本正经,严肃得像是在谈公事。

    能不能,别这么没情趣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无语,在收起天子剑前,凤轻尘先递给一旁的蜥蜴人看,蜥蜴人接过剑,双眼放光,朝凤轻尘竖起大拇指:就是这把剑!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雪狼看这些人,半天也不理它,心里那就一个郁闷,一屁股挤开蜥蜴人,朝凤轻尘露出自己血淋淋的大嘴:求安慰!

    “怎么了?伤成这样。”凤轻尘惊了一跳,立刻蹲在雪狼面前,雪狼这才满意,将握在爪子里的断牙递给凤轻尘,然后朝九皇叔吱牙:九皇叔害得。

    “没有合适的地方,飞虎爪没地方挂。”九皇叔指着飞出去的飞虎爪,很淡定地解释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下想怪也怪不了,雪狼这一状白告了。凤轻尘愧疚地拍了拍雪狼的头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它不要这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回头给你镶上。”凤轻尘给出实际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镶上也没法用,这牙肯定没法再用力撕咬东西了。

    那怎么办?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手心还沾着血的狼牙,一脸为难:“要不,我把这颗牙打个孔,做成项链给你带上。这可是你英勇的象征。”狼牙不是有避邪防惊吓的说法嘛,雪狼本就是灵性之物,它的牙做成项链肯定会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它一嘴的牙,要再带个狼牙项链,那像什么样,它又不是豆豆那个二傻。

    还不行?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带。”凤轻尘试着问,雪狼仍旧不满了,凤轻尘再问:“要不,给凤谨带。”

    这个可以……

    雪狼心里已经同样了,可却不着急表现出来,故作深思,在凤轻尘一脸期待下,才高傲地点了点头:你要让凤谨不怕我,肯带狼牙项链,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。”凤轻尘快跪下了,她就没见过,这么傲娇的狼。

    雪狼很受用,得意地点了点头,狼嘴一张,一口血水流了出来,凤轻尘收起狼牙,示意雪狼张嘴,给她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闹了,让我看看嘴里伤得怎么样,要是伤得太狠了,你好几天都不能吃牛肉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不能吃牛肉?

    不能吃牛肉,就意味着它的口粮,全部要给蜥蜴人吃,这绝对不可以。

    雪狼恶狠狠地瞪了蜥蜴人一眼,吓得蜥蜴人差点跳起来,连忙把手中的剑递给凤轻尘了:“不……”再三表示,自己不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凤轻尘在雪狼脑袋上弹了一记,把天子剑收了起来,给雪狼把嘴里的伤上药后,一行人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回去时依旧花了三天,同样是在晚上,才到达裂缝口。

    要从裂缝走出去,白天和夜晚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凤轻尘和九皇叔完全可以直接走人,可考虑到蜥蜴人的心情,两人坚定再多留一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害怕外面的世界,害怕被人类伤害,可要不迈出这一步,你的世界永远只有这么大。我们明天就出去,你再考虑一个晚上,明天再告诉我们,你要不要跟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你可以放心,我们既然把你带了出去,自然不会放任你不管,我无法保证会给让你活得怎样,我只能说,我会尽力医好你的病,不让人伤害你,也不会逼你做什么,如果实在无法接受外面的生活,你要回来,我也可以让人送你回来。”没有蜥蜴人,他们根本拿不到天子剑,也无法安然无恙的穿过竹林。

    蜥蜴人于他们,有救命之恩。凤轻尘愿意帮蜥蜴人一把,以免他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蜥蜴人痛苦地抱着脑袋,一脸挣扎。

    凤轻尘给出的条件很诱人,他不知道,他不知道要怎么办?

    蜥蜴人双手抱着头,蹲在地上,凤轻尘和九皇叔相视一眼,默默地离开,让蜥蜴人一个人好好想一想。

    动物总是比较了解动物,蜥蜴人是人不错,可他的心思和本能,都像动物靠拢,雪狼能清楚地感知到蜥蜴人的不安与彷徨,雪狼犹豫片刻后,走到蜥蜴人身边,用爪子拍了拍蜥蜴人的背……

    兄弟,下不了决定,就跟着哥走,哥罩你!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