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08大典,没儿子撑腰真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买吗,出什么生肖今晚特马点我必中201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除了蓝景阳要上门求诊的信件外,还有一封从连城发来的密封。

    密信除了说蓝景阳的身体外,还有连城最近的动态。蓝景阳病后,连城的大权再次落到老城主手里,可老城主似乎有些压不住。

    连城几个有权的人,背后似乎都有支持者,在蓝景阳病倒后,便开始争权,连城内部很不稳,处在群龙无首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们可以着手,吃下连城。”夏挽的眼中闪着精光,野心勃勃,但这种野心并不让人讨厌,这是对自己实力的肯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夏挽的提议凤轻尘很心动,可凤轻尘很清楚,她再心动,都不能染指连城。

    不管是连城还是邰城,那都是九皇叔未来的领土,凤离族作为皇权的附庸者,是不可能占地为王的,他们不能重蹈前朝的覆辙。

    夏挽一看就知凤轻尘想左了,连忙详说:“姑娘,我们不需要动刀动枪,只需要和那些人一样,在连城内部选一个合适的人,扶他上位,然后彼此互惠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在连城找个代言,帮这个代言人上位,然后借他来从连城获利,甚至控制连城。

    就如同当年,九皇叔在西陵,扶持谁也不看好的西陵天宇一样,扶西陵天宇上位后,九皇叔就可以借西陵天宇,掌控西陵的政局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凤轻尘肯定毫不犹豫同意,可现在这么做,实在不划算,要不了几年,九皇叔就会发兵攻打各城,她这个时候费心做这些,到时候说不定连一成好处都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也不想,就拒绝了夏挽的建议。

    虎口夺食的事,她还是别做的好,即使那只老虎是她的另一伴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九皇叔领兵出征,城门处举行了盛世的践行仪式,围观的百姓将两旁挤得水泄不通,耳边全是百姓对九皇叔和王锦凌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场上全都是年过半百的老臣,九皇叔和王锦凌在这一群人的衬托下,异常醒目。

    一个尊贵霸气,一个温润端方,两人面对面而站,君臣和谐……

    吉时到,大军出发!

    九皇叔告别众臣,坐在帝王能做的车架上,带着一万人马,前往北陵前线!

    百姓不知朝廷中的斗争,也不知九皇叔此前亲征有何目的,他们只知道,九皇叔为了保护东陵,不顾危险,亲自上战场。

    看着九皇叔与大军出发,东陵的百姓不约而同的,喊出:“东陵必胜!”“摄政王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东陵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摄政王必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音一波高过一波,即使九皇叔的大军只剩下一个影子,这些人依旧热情高涨,不停地喊着“东陵必胜”“东陵万岁”

    要不是“万岁”只能用来称呼皇帝,这些人恐怕会喊出“九皇叔万岁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人群中有不少一激动,就喊出“九皇叔万岁”,只是声音太小,被淹没罢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站在百官前方,看着渐行渐远地九皇叔,唇角轻扬:“还能收买人心,九皇叔这一招还真是一举多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声音太小,他旁军的官员一个字也没有听清,只隐隐听到王锦凌发出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派人告诉太皇太后,摄政王出发了,让她不必担心,有她在寺庙为王爷祈福,王爷一定大手。”王锦凌想到远在寺端的敏夫人,心情再次大好。

    同时一刻,一大早就出城,站得山顶,看着大军渐行渐远的凤轻尘,在心底默默地说道:一定要平安回来!

    风吹来,衣袂逆风鼓起,如瀑布的长发也在身后飘起,周身萦绕着离别的伤感,凤轻尘也沉浸在离别的伤感中,可就在此时,站在凤轻尘身后的左岸,没好气地开口:“你到底还要站到什么时候?这风吹在脸上,跟刀刮似的,你不疼我还疼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离别的愁绪,就这么被左岸打散了,凤轻尘回头,没好气地瞪了左岸一眼:“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最后看了一眼,只剩下一个虚影的大军,凤轻尘转身下了山,左岸跟在身后,冷着脸嘀咕:“那么多人送九皇叔,也就你一个,大清早的来爬上,折腾人。”

    默……凤轻尘后悔了,她应该把左岸丢给孙思行,把凌默带回来了。凌默比左岸可爱多了,至少不会吐槽她偶尔失常的行为。

    好吧,她承认天不亮,就爬到山顶等大军出发的举止很愚蠢,可这真不能怪她,她也不知自己中了什么邪,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画面,觉得很符合此时的情境,她就行动……

    记得电视、电影里,这画面都挺美的,为何到了自己身上,就是什么也看不清,还有风刮得脸生痛呢?

    对了,还有下山走得脚生痛。

    她发誓,下次绝不玩这种浪漫了,一点意思也没有,她吃了苦,九皇叔还不知情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离京,京城那些被压制的人,又开始蠢蠢欲动,一个个琢磨着趁机给自己弄些好处,想从敏夫人那里下手的,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可惜,九皇叔早就做了防备,敏夫人身边的下人,全部被九皇叔清了,现在留在敏夫人身边的,全部是九皇叔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受命于九皇叔,用心服侍敏夫人,也要把敏夫人变成睁眼瞎,外界的消息半点传不到她耳朵里。

    敏夫人醒来时,整个人都懵了,她完全没有想,有一天她会落到这样的地步。她来东陵,可不是为了做一个,在寺庙祈福的老婆子,她是为了东陵太皇太后,或者太后的权利而来,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走走。”敏夫人死死压抑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要指望九皇叔,不能在九皇叔面前,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。那样,她就真得把自己的路堵死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请……”服侍她的人并不拦,只是敏夫人只能在院子里走一走,一旦走出去,暗处的侍卫就估出来,挡住她的去路,门外的小沙弥,也会一脸坚决地拦住她,不让她出门。

    敏夫人很想破口大骂,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,就是当年被逼入宫,也没有被人限制自由,现在这算什么。

    死死地握拳,敏夫人告诉自己要忍,一定要忍住,忍到册封大典,她就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寺庙,她一刻都不想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